萨奇画廊Newspeak 2 开幕——来自评论家们的点评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迪克-埃文斯作品

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下面按照受评论家喜爱程度的顺序从高到低列出了对每件作品的评论,此外,有大约20位艺术家被完全忽视了。

迪克-埃文斯(Dick Evans)利用黑色的硅碳化合物制作出了一个黑暗而又阴森恐怖的浪状物,以纪念葛饰北斋(Hokusai)的作品《神奈川的巨浪》(Great Wave off Kanagawa)。这件作品还受到了Metro 报以及 the Mirror报的青睐,他们还将这张作品的照片作为他们的首页图片。

【相关资讯】

萨奇画廊-星期日电讯报艺术奖(学生组)候选名单揭晓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毛里奇奥-安切利(Maurizio Anzeri)则对一些古老的画作进行了修改——他给它们镶边,并使它们的一部分变得模糊。Metro报对这件作品的点评是看起来“引人注目而又使人心绪不宁的”,而Mirror报的点评则是“具有异国情调的、神秘的而又使人内心不能平静下来的”。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安娜-巴瑞波尔(Anna Barriball)旨在从我们熟悉的事物中唤起某种神秘感。她的确也做到了。她用黑色的胶带将一个衣橱裹起来,用描图纸将一扇门裹起来,反复地擦损之后则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美感”。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安西娅-哈米尔顿(Anthea Hamilton)创作的物件组合,则是借鉴一些富有想象力的作品的立体元素,并将这种立体元素用古怪的方式出来。这样的作品获得了人们的普遍好评,也深得《独立报》(The Independent)的喜爱。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伊德里斯-克汉(Idris Khan)则拍摄了许多饰面的照片,例如比彻(Becher)图画般的水塔。他通过这样的方式创作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Amazing in their depth”。这些精致的画面都来源于没有生命的物体。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安妮-哈迪(Anne Hardy)仔细地拍摄了一些通过胡乱涂画而创作出来的虚构场景。这样的胡乱涂画却使他们创造了一种对事件、地点以及事件的精确描绘。神秘而又使人着迷,这点我绝对赞同Mirror报的观点。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托比-齐格勒(Toby Ziegler) 则为当今的电脑时代重新制作了一幅修拉(Seurat)的风景画。他的这幅带有几何图形的风景画,没有带有人类社会普遍特征的星形树叶从像素化的树木上飘落下来。每一个观赏者都为这幅画驻足停留,拍照留念。这幅画也的确能够吸引人们的眼球。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泰萨-法穆尔(Tessa Farmer)在她的作品Swarm中,创作了一个挤满了昆虫的玻璃容器,这件作品“精心地构思了一个小精灵们与花园中的昆虫战斗”的场景,这样的场景是十分残酷的——尤其是当它被选为了某些文章的主题图片时。我情不自禁地想要为泰萨竖起大拇指。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乔纳森-沃特里奇(Jonathan Wateridge)在极大尺寸的画布上描绘了飞机残骸,其中桑地诺的支持者与宇航员在增加了传统画作的精确性的同时,也为画作增加了某些当代的元素。然而这幅画作却被Mirror报批评为“没有更深层次的含义”。另一方面,画作自然的状态与简单的表现方式却受到了观众们的青睐,毫无疑问,他的作品将在拍卖行中大受欢迎。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亚历山大-赫达(Alexander Hoda)用废物创造了一些集成艺术品,并且用黑色的乳胶将它们覆盖了一遍。不幸的是,赫达看起来并不是真正地了解自己——萨奇画廊中的艺术家们对他的作品点评不一,其中包括认为他的作品“探索了肉体关系、欲望和冲动,如果从不同的环境去感受它们,你将会发现它们不完全是罪恶和堕落的。”

导读:通过一件在萨奇画廊Newspeak 1中展出的作品,我们来引入评论家对参加Newspeak 2的艺术家的点评,这其中既包括积极的一面,也包括消极的一面。可惜的是,这样的分析被公正地限定在展出作品的范围内,因此难免造成了对展览整体评论性总结的缺失。

卡拉-布萨蒂尔(Carla Busuttil)的作品Wooden Spoon在瑞安-塞维尔(Brian Sewell)看来是完全缺乏创造力的。事实上这也很难争论得清楚。对绘图技巧的故意缺失看起来仿佛没有任何目的,除了能够任由观众们自由发挥想象以外。


【编辑:李璞】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