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美信:精英贫血与社会冷漠


导读:当代中国处于传统与现代的夹缝之中,权力资本化与新极权主义进入如火如荼的亢奋阶段,保守主义文化自然成了整个既得利益阶层的思想形态。在如此关键的历史当口,文化良知和社会责任成为时代最急需而又最稀缺的精神资源和道德力量。

当代中国处于传统与现代的夹缝之中,权力资本化与新极权主义进入如火如荼的亢奋阶段,保守主义文化自然成了整个既得利益阶层的思想形态。在如此关键的历史当口,文化良知和社会责任成为时代最急需而又最稀缺的精神资源和道德力量。中国毕竟还没有形成一个成熟的中产阶级社会,知识分子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本该有着不可忽视的职能作用。然而,当代中国,从学者、官员、医生、出家人、艺术家,没有一个群体足以充当社会的精神力量,他们在道德上的毫无号召力,根源在于良知与责任、正义与勇气的缺失。因此,民间对精英阶层普遍持有一种抵触态度,一方面中国知识分子的确存普遍苟且懦弱,缺乏独立精神和正义勇气;另一方面,在“阶级斗争为纲”的毛时代,无产阶级专政和去知识分子化已扎根于社会意识之中,并转化一种底层社会的民粹主义。可以说,底层社会对知识分子持有羡慕与嫉恨的复杂敌意,它又造成知识分子的孤立感,格外不情愿承担公共角色,转而热衷升官发财和苟且偷安。当良知与正义沦为一种孤立的痛苦,任何人都别想活得有生命尊严。

“八9事件”对中国知识界的士气是个沉重的打击,不仅如此,它使中国的权力腐败变得肆无忌惮,金钱霸道更加有恃无恐,从而形成一个权力资本化的野蛮社会。尽管中国在经济方面有所发展,但却付出了生态、能源、伤残、暴力的高昂代价,仅水源污染造成的健康危害就难以估计。这还只是物理性伤损,制度腐败、道德荒芜、价值混乱、信仰真空才是社会的内在危机,没有人能够从中获得良好生活的安全感,正如那些制造“地沟油”的无良奸商,同样会成为他人唯利是图的牺牲品。可见,极权政体无法抑制自身的权力腐败,其危害性不限于物质利益层面,更从根本上败坏了社会的价值体系和道德秩序。“小悦悦事件”不仅表明那些见死不救路人的道德冷漠,还证明了中国社会已陷入一种道德无能感的普遍事实,不论那18位路人主观上愿不愿意援救小悦悦,他们在道德上是毫无约束和无所代价的,或者说没有人比他们具有更高的道德优越感。那些对小悦悦事件深表痛心、愤怒、谴责的人们,他们同样陷入一种道德无能感之中,每天都要面临身边的生活惨状,跟小悦悦相比,受到的伤害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性质却毫无两样,人们只有无能无奈地去面对周围一切。

经过三十年来的经济发展,中国的民主与法制却没有取得相应进展,社会不公无处不在,两极分化矛盾异常突出,个体极端暴力越演越烈,其严峻形势已不亚于上规模的局部战争。群体事件的涌现,哪怕一点微小事件都可能酿成恶性惨剧,这又刺激着极权主义的神经,不计代价地采取高压政策,更为严厉地扼杀异己力量,控制社会舆论和自由知识分子,大量使用毫无良知的技术奴才和文化打手。可以说,当前中国主流文化代表了整个既得利益阶层的意识形态,不论他们持有怎样的政治纲领和思想主张,其目的在于捍卫切身利益。专制主义向来都以国家名义进行“奉天承运”,愚民政策总打着“执政为民”的幌子。然而,这一切离不开知识分子的纵恶帮凶。几千年来的封建中国,最不缺的是“男奴女仆”和“中庸君子”,这种奴性的驯化过程必将衍生出独裁者的权力欲,人们对权威盲从,潜意识里则更加渴望玩弄权术。

一 、重估传统人文精神

就大历史而言,任何时代的进步,内动力均来自各个社会阶层利益的平衡兼顾和良性竞争。三十年来,中国始终坚持“***路线”,一条腿前进和一条腿后退的发展模式,一味偏向经济发展,在制度改革与思想创新上却显得有气无力,尤其民主法制与市场经济的脱节,导致权力腐败和社会堕落,对整个道德秩序形成直接的巨大冲击。权力阶层与既得利益集团为了巩固自身利益和法权地位,只会持有一种保守思想立场,诸如传统文化、民族精神、爱国主义、历史经典都一一成了愚民道具。最荒唐的莫过于复古主义和怀旧情绪的普遍抬头,凡是现实中的种种权力腐败和道德缺失,有人都归咎于民族传统精神和价值体系遭到西方现代化和文化殖民主义破坏的结果。因此,只要恢复民族传统文化便能建立一个健康而自信的现代中国,转而把民主宪政、人权观念、普世价值视为西方帝国主义的文化霸权。事实上,孔孟思想完全不适合现代社会的复杂体系,即便孟子的“民重君轻”思想也是历史假象,儒家强调的“三纲五常”的“三纲”,完全不符合现代文明价值观,正是这个致命的前提,使“五常”(仁、义、礼、智、信)等普世性价值被彻底架空,结果是王权思想和愚民文化的大行其道。

中国传统文化几乎没有追求“正义”的价值理念,特别在“独尊儒术”之后,“百家争鸣”便流于传说,“家天下”成为国家道统,知识分子不过是极权淫威的文化奴才。因此,每个传统中国人只关心他们的家庭和亲属,一切都建立在狭隘的宗族血缘之上,从而削弱了大社会的公正秩序。人们为了自身利益的扩大化,把家庭血脉和裙带关系扭结成利益堡垒,它的排斥性必将损害正义的道德秩序和公平的社会竞争。随着时代的发展演变,传统的宗法秩序显然不足以维系现代社会的复杂化社会交往、生产交换和利益分配,一个缺乏现代性秩序的社会,不仅传统伦理秩序将全面失效,最终还将造成整个社会的秩序混乱和道德真空。如极端个体暴力行为,放在传统中国势必面临巨大的伦理压力,任何极端行为都可能殃及其家人,不论自杀还是犯法,对所有家庭成员将造成沉重打击,甚至彻底家破人亡。王法中的“株连九族”刑律使人不敢轻举妄动,即使舍得自身性命也要顾忌亲人安危,宗法精神中家族集体荣誉和道德名誉,更是亲人后代的精神力量。可是,在现有不伦不类的社会状态下,传统道德的失效与现代法制的松弛,使得人性中最扭曲的东西获得全面释放,学者教授、政府官员、富有阶层在道德上流于麻木不仁,何况那些本来就活得压抑的下层社会。

一切既定文明是现有社会形态的历史基础,没有突破性的创造力,原有矛盾将永远处于恶性循环状态。对一个社会而言,观念解放、制度改革、文化创新、历史反思,它们虽然无法达到一劳永逸的历史功效,但确保了一个社会有机体的康健活力。当下中国的社会矛盾,均来自几千年封建传统与现代文明的内在冲突,一方面是“物器维新”,另一方面是“体制维旧”。那么,在儒家传统精神与马列主义无法解决社会矛盾的情况下,不仅需要借鉴古今中外的文明资源,更需要开拓文化的全新力量,否则历史毫无出路。然而,当前中国却呈现出政治专制化、文化民族化、大众民粹化、道德犬儒化、历史愚乐化、价值金钱化、知识工具化、生活消费化、信仰空洞化,没有相应对等的制衡力量和多样文化生态。

导读:当代中国处于传统与现代的夹缝之中,权力资本化与新极权主义进入如火如荼的亢奋阶段,保守主义文化自然成了整个既得利益阶层的思想形态。在如此关键的历史当口,文化良知和社会责任成为时代最急需而又最稀缺的精神资源和道德力量。

保守主义文化思想占据时代的主流意识形态,根源在于国家权力的过度腐败,丧失了政治合法性和道德号召力,因此必须采用愚民文化手段来巩固自身既得利益。然而,中国知识分子秉承“学而优则仕”的官本位思想,缺乏西方知识分子那种探索知识真理、追求崇高正义的独立自由精神。因此,中国学者的官僚化,造成中国没有严格意义的公共知识分子。从“洋务运动”到“五四运动”,读书人起来主张“维新”和“革命”,除了担心西方列强入侵带来亡国灭种,更大程度上是为了维护他们自身既得利益和传统权力地位。随着殖民历史的退潮,中国读书人的奴才禀性和封建思想便立即复活,包括今天的读书人也基本一脉相承。当代中国知识分子之所以不是严格意义的知识分子,除了他们没有文化创造价值之外,最关键的是他们没有探索真理、挑战权威、追求正义的独立精神,其作用不外是技术官僚或权力附庸。换言之,绝大部分中国知识分子在文化上是食客、在人格上是侏儒,因为不具探索真理、追求正义、捍卫自由、挑战权威、坚持独立的知识分子精神。相反,他们成为权力的御用工具和愚民的洗脑机器。

知识分子的精神缺失,如同春天里花朵缺少雨露一样遗憾。一个成熟的康健社会,知识分子在生活中是普通人,唯独在探索真理、捍卫正义、挑战权威和坚持独立精神上,才能体现出他们的独特价值。不论是普及知识还是制度建构、文化创新和生产发展,都离不开知识分子的共同努力。在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知识分子甚至转向批判大众中产阶级,这是民主化带来大众价值观霸权和工业化引发消费主义泛滥的必然结果。可见,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和创造价值,具有某种历史超越性,他们必须对一切权威事物、流行文化进行批判,这是有效防范社会宰制的必要手段。中国是个发展中社会,没有一个独立自觉的文化群体,必定沦为乌合之众的恶俗社会。故此,中国需要一股全新的文化力量,从知识界与艺术界,并扩大到各个社会阶层,最终实现权力民主、社会公正、文化多样、思想自由的文明社会。

二、现代启蒙在中国的失败

一个社会最悲哀的莫过于知识分子的懦弱苟且。当然,中国历史上曾有过春秋战国时代,它将知识分子的才情智慧发挥得淋漓尽致,从而构成了一个思想上早熟而老成的文明古国。其次是清末民初,在西方的先进文化与铁蹄威迫之下,激发一大批青年知识分子对封建传统的清算和救亡图强的使命激情,这便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此外,中国人基本在单一的封建王权和道统思想中度过了两千年。“五四”期间是军阀混战的乱世,它必定是机会主义的历史温床,也是培育政治强人和独裁者的文化土壤,注定是由一个“打土豪、分土地”的农民力量主宰历史变数。现代启蒙在中国的失败,必然殃及几千年历史文化遗产。

“85”期间的社会思潮表现为“传统复苏与现代扩张”的文化局面,它是社会主义体制和文化大革命走入历史死胡同带来的历史缝隙,从而出现了下呼上应的改革浪潮,邓**的复出、华国锋的下野;农民自发 “包干到户”、学术界要求“思想解放”,形成整个80年代的“百业待兴”与“百花齐放”大好局面。整个“八五思潮”是秉承“五四”精神传统,这跟那些文革劫后余生的“牛鬼蛇神”有直接关系,但这份历史精神遗产随着这代人的谢世而消失殆尽。嗣后的“造反派”或“毛孩子”完全沿袭了新中国传统,他们历经了“金钱万恶”到“金钱万能”的价值大动荡,加之“六4”挫折,彻底毁灭了这代人的理想信仰,他们从被欺骗愚弄转向行尸走肉,从而造成一个权力腐败、道德沦丧、信仰缺失、知识堕落的当代中国。

上个世纪80年代所形成的“伤痕文学”、“先锋艺术”,这股力量对其时的社会思潮具有积极意义,但却无法摆脱中国文化的惯性宿命,大部分所谓的“文化先锋”均为机会主义,重蹈了从起义到招安的历史路数。可以说,占据中国当前主流文化核心地位的“当权派”,他们既是封建文化的御用工具,同时又是愚民思想的病原体。先锋派文化曾旗帜鲜明地主张颠覆一切保守文化势力,通过思想解放促进社会发展。正是这些先锋派的艺术家,今日纷纷走向招安的红地毯,不仅跟体制内文化势力同流合污,甚至公然大打“祖宗牌”、“民族牌”,成为名副其实的国粹主义。这一切,可能跟人类生命周期、利益本能有密切关系,表明历史进步不可能靠一代人去完成,需要不断有新生文化力量促进历史前进,否则人类文明将面临激情动力的枯竭。

张艺谋和蔡国强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两位“艺术弄臣”,他们曾以“文化先锋”自居,现在公然为专制主义大献赞礼。作为一个具有批判精神和文化良知的艺术家,显然不该赞成拿上千亿民脂民膏搞国家政治形象工程。可以说,如今的文化明星,大都是歌功颂德和媚俗无耻的家伙。“85”思潮中的文化精英,大部分人放弃了理想原则,转而粉墨登场,剩下的理想主义者则是在沉默中老死,最终成为“85”精神的守灵人。“89”之后,中国的理想主义和自由主义迅速萎缩,改革派理论家和先锋派艺术家遭到彻底边缘化,从而出现非正面对抗的痞子文学、颓废美术、地下音乐,它们无法掩饰整个九十年代文化的激情扭曲,前卫艺术的呆痴、玩世、泼皮、投机、暧昧、扭曲,不再有充满士气的崇高力量。可见“八九”枪声不仅是血腥的,更是整个时代的精神梦魇。如历史强人所说:“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平安”。

三、开启良性的历史起点

没有一个完美的文明社会,但只要能够良性循环、平衡通畅,大部分人将会平和地走过一生,自己带走的是幸福,留给别人的是美好。中国是个生活成本很高的社会,不论是政治行为还是商业活动、两性关系还是待人接物,普遍存在巨大的精力消耗。这一切的根源在于人性扭曲和理性欠缺,它表现在每个人身上一种不通畅的惯性压迫――彼此消耗的生存法则,包括社会诚信度与安全感的严重缺失。

如何建立良性循环的社会制度,需要创造性的先决能力和理想激情,而不是等待矛盾激化才被动应对。可以说,中国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沉陷于一种消极的被动状态,保守主义文化思想始终占据了主导位置,并形成了一种民族的文化性格和观念定势。专制政体的权力独大和官本位,不仅破坏了社会的制衡体系,同时抑制了人们的独立个性、思想激情和正义意识。同样,极权体系的长期稳定,反映了社会个体的内在精神缺失,它纵容权力损人利己和任意阉割他人的生效条件。因此,保守文化势力视一切新生事物以及文化思想为死敌就毫不奇怪,这就是它本能地阻碍社会解放、思想自由、文化进步的秘密所在,其目的是巩固自身的既得利益和历史地位。独裁与愚民本身是孪生体,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宏观范围是国家的权力体制,小范围是个体国民的观念意识。那么,要解决当代中国问题,还是要回到具体的人身上,不论他是什么人,都要拉到棺材板来讨论分析,权力是一种最可疑的东西,如何有效地防范它已成为判定一个现代文明国家的主要标准。

半现代与半传统的当代中国,可谓是老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新问题不断涌用。在专制政体下,民众只有国家义务,不享有公民的权益。正如执政者一向所说那样,由于历史国情的缘故,中国民众还不具有民主政治素质,他们只会滥用政治权力和手中选票,因此需要“执政为民”来确保国家的稳定发展。然而,知识分子和市民阶层,他们相比绝大部分农民,拥有一定福利保障和社会优越感,使他们完全有理由维持社会现状。也就是说,中国中产阶层普遍不具现代公民的价值追求,他们只关心自身利益而不惜牺牲社会良知,如北京和上海两个大城市的人都不遗余力地捍卫现有户籍制度,目的在于维护他们的现有利益和优越感地位,无所谓制度公正和社会平等,它充分体现了知识分子阶层的普遍麻木不仁,毕竟他们拥有一定的社会话语权和政治建构力。非常不幸的是,现代文明在这个畸形制度下,国家机器变得更为扭曲,如电子技术、传媒手段成了新极权暴力工具。再如后殖民主义理论登陆中国,被诠释为民族主义与文化认同、专制主义与中国特色的合法依据。

当前中国社会矛盾和文化困境,急需一股全新力量来打破僵局。作为受过一定教育的当代中国人,应该很清楚世界发展的历史潮流,也清楚个人的分子力量对整个社会的意义。没有勇气的生命不可能拥有生活尊严,没有独立的精神更不可能有创造价值。特别在一个道德荒芜、激情萎靡、权力腐败、价值混乱的乌合之众社会,知识分子应有不可推卸的觉醒意识和文化责任。大历史之所以不会萎缩,那便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进取本能、自由意志和正义精神,只是长达两千年的专制暴力,磨灭了中国人的个性天赋和思想激情。历史上有秦始皇焚书坑儒,汉末党锢之祸,当代中国有阶级斗争运动和文化大革命及“8九事件”,它不仅打击了知识分子的精神士气,让其沦为极权主义的文化附庸,还直接抹杀了整个社会的文化良知和公正秩序。


【编辑:成小卫】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