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干巴洛克》-疯狂的Marina Abramovic


导读:1997年《巴尔干洛克》在威尼斯双年展现场表演,连续四天每天六小时,她哼唱悼念歌曲,蹲坐如山的淌血火红牛骨之间,从牛骨上刷洗下微存的血末,作为艺术家对世界战争与残忍暴行的低喃抗议。而后,她获得威尼斯双年展最高艺术家奖。


  Rhythm 5, 1974。


  肉体极限与表演意识。在地上以石油侵入大型木造共产党五星标志。艺术家点燃火焰,身躺五星中央以作个人政治历史背景与超凡式身体净身。艺术家在火焰中心即刻因缺乏氧气与浓烟而失去意识,大火焰热开始贴身。艺术家无动于衷。终于观者与现场医生抢入大火将艺术家救出。


  Rhythm 0, 1974。


  「关于观者与表演者之间。艺术家在房间內放上告示,准许观看者使用桌上的72样物件与艺术家进行强迫式接触。物件包括:笔、剪刀、匕首、十字弓、灌肠器与一把有一颗子弹的手枪。艺术家完全被动静坐六小時。观看者的紧张与适度逐渐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崩解。观看者剪碎艺术家衣物並作示开枪。这是艺术家最接近死亡的表演作品。」


  Rhythm 10, 1973。


  「艺术家的第一场表演。俄罗斯游戏。艺术家摆放二十式短刀,任取一把飞快在五指指缝尖狠剁,在刺伤之时立换下一把短刀,重复,并录影。在重复第二十次之时,艺术家播放录影,并记住短刀在桌面敲打的轻快旋律,重复实验。」

  Rhythm 2, 1974。


  「无意识与表演。艺术家服用抗肌肉瘫痪药物,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观察自己身体的剧烈反应。艺术家在痙攣状态下再服用减缓肢体活动的抗忧郁药物。陷入昏迷。」


  玛莉娜?阿布拉莫薇琪(Marina Abramovic)为70年代最早以表演为新型创作方法的艺术家之一。玛莉娜父亲为南斯拉夫二次大战战争英雄,母亲为战时少校。她曾说过母亲以军事方式持家,所有她切割、鞭打、放火烧自己或几乎死亡的表演都必需在晚上十点前结束,所以她才能順利赶回家。《巴尔干巴洛克》导演皮耶?库力博夫和玛莉娜合作成就此部关于这位行为艺术家精神无限上网的痛感自传。尽管后来拍出视觉与意象特异的美感游击队 (Les Guerriers de la beaute),仍然很难想像皮耶如何导演这位穿行肉体与精神意识极限三十多年的行为艺术家。多半仍像玛莉娜疯狂导演这罕见的一切。在片中,所有玛莉娜重要表演作品被召唤显灵。她并写剧本以饰演自己,穿贴艺术家的简单预言(逼人压迫感凝重的语调)、皮耶专注的影像灰白色调在数个真实与虚幻的身份间跳跃,关于玛莉娜精神宇宙的真实宛若神秘小说的碎片。


  尽管强调自己创作完全无关政治,片中她常以共产党员造型出现,多次行为表演中,共产党五星型如影随行。她只承认她的作品和家乡战争暴力、父母与东正教的精神压迫、共产社会有那么一点相关。而片名《巴尔干洛克》则来自1997年,她在威尼斯双年展所作现场表演而来。连续四天每天六小时,她哼唱悼念歌曲,蹲坐如山的淌血火红牛骨之间,从牛骨上刷洗下微存的血末,作为艺术家对世界战争与残忍暴行的低喃抗议。而后,她获得威尼斯双年展最高艺术家奖。《巴尔干巴洛克》是一部捕捉这位20世紀最举足轻重的行为艺术家的半真实记录片。1973年创作至今,她不时提醒观看者,她感兴趣的不是死亡与自残,而是尝试了解自己精神与肉体在存活边缘的高度自由感,并视艺术家为改变人类观点与现存社会集体意识而存在。


【编辑:海英】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