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子思想的地位和价值”国际学术研究会在邯郸学院隆重举行


荀子思想是赵文化的高峰,对中国传统文化影响极为深远。《邯郸学院学报》编辑部以“赵文化研究”专栏创办13年来发表的荀子与赵文化研究论文为学术积淀,策划了由邯郸学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协办的“荀子思想的地位与价值”国际学术研讨会,于101215日在邯郸学院隆重举行。来自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大陆和台湾、香港地区8个国家和地区的50多位荀子研究专家出席了研讨会。这是我院第一次举办重要国际学术会议,也是河北省第一次举办赵国思想家“荀子思想的地位与价值”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收到论文35篇,近50万字,反映出当今荀学研究的最新成果。

开幕式由邯郸学院党委副书记董海林研究员和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袁济喜教授主持。邯郸学院院长杨金廷教授致欢迎辞,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执行院长、著名历史学家黄朴民教授致开幕词。杨金廷向嘉宾介绍了邯郸悠久的历史、邯郸学院的建校史和升本以来的快速发展情况、汇报了他对荀子思想的地位和价值的解读。黄朴民教授在致辞中,首先代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老校长纪宝成教授和国学院的全体同仁对“荀子思想的地位和价值”国际学术会议在邯郸学院召开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对邯郸学院能举办层次这么高、气氛这么热烈的国际学术会议给与了很高的期待,对康香阁编审、梁涛教授以及相关人员的辛勤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在谈到丰富多彩的邯郸文化时,黄朴民教授指出:在邯郸10大文化中,重中之重无疑是赵文化和建安文化。而文化里边,在器物文化、制度文化、思想文化这三个文化类型中,思想文化无疑是重点。思想文化在赵文化当中,又以荀子为中心。邯郸学院抓住了荀子的研究就抓住了赵文化的重点,就突出了重点,就起到了纲举目张的作用。

《邯郸学院学报》编辑部常务副主编康香阁编审介绍大会筹备情况。会议宣布成立荀子与赵文化研究中心。杨金廷教授任中心主任,聘请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博士生导师梁涛教授任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康香阁编审任中心常务副主任和学术委员会执行主任。杨金廷教授和梁涛教授共同为荀子与赵文化研究中心成立揭牌。

在两天的时间里,会议连续举办了7场学术报告。普林斯顿大学柯马丁教授(美国),京都大学郑宰相教授(日本),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李晨阳教授,清华大学哲学系贝淡宁教授(加拿大)、历史系廖名春教授,复旦大学林宏星教授,中国人民大学袁济喜教授、梁涛教授、干春松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张奇伟教授、王楷教授,武汉大学储昭华教授,华中师范大学赵国华教授,中山大学杨海文编审,华南师范大学周炽成教授,台湾大学佐藤将之教授,台湾政治大学刘又铭教授,台湾云林科技大学李哲贤教授,香港教育学院郑吉雄教授,香港大学邓小虎教授等28位专家作了28场精彩报告。会议论文议题主要集中如下几个方面:一是对荀子“人性论”的研究有了创造性的诠释。针对荀子的“性恶论”,有学者提出了“性朴论”,“弱性善”和“中性论”的观点,打开荀子“人性论”研究新的建设性空间,不再局限于过去那种对“性恶论”负面解释的感受。二是对荀子的“礼法”思想与社会秩序研究有了新的解读。西方传统的观点认为中国礼制分等级、分尊卑是不平等的表现。加拿大籍学者贝淡宁教授从中西比较的角度研究荀学礼制后发现,中国礼制的背后其实隐藏着更高层次的公平精神,在这个更高的平等精神下再分等级。他甚至认为西方过去是误会了中国传统礼制次序的平等精神。三是关于孟子和荀子的地位问题有新的呼声。不管是台湾还是大陆,从宋明以来直到今天,在儒家里边,大家都知道孔孟的地位高,荀子的地位低。在这次会议讨论中,学者普遍认为荀子的地位应该提高,至少应该提升到与孟子相平等的地位。四是荀学思想史的研究有新进展。荀学史的研究过去认为比较模糊的、沉寂的,但这次却呈现出比较活跃的局面。五是《荀子》文本分析的考订研究。《荀子》整部书有30多篇,那些篇是在前,那些篇是在后,是否应该考订清楚,与会学者有争论。但普林斯顿大学柯马丁教授提出,学者不必过度去关注《荀子》30多篇每一篇的作者到底是谁,那个东西已经很难考证出来,更应该关注的是它的文本内容。六、还有学者从荀子军事思想的角度等方向研究荀子,呈现出荀子研究的多样化趋势。

闭幕式由中心主任杨金廷院长与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梁涛教授共同主持。许多学者对邯郸学院第一次举办荀子国际学术会议能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感到高兴,对荀子与赵文化研究中心的发展提出了很好建议,比如筹建荀子文献资料中心、开设荀子讲坛、劝学讲坛,资助荀学著作出版等。与会学者热切希望在荀子的故里,邯郸学院能扛起荀学研究的大旗。院长杨金廷教授承诺,今后每年将提供50万元经费,用于荀子与赵文化研究中心的工作,大力推动荀学研究、荀学与赵文化关系的研究等。

在儒学圈里,研究荀子的学者属相对少数,而且分散各地。这次会议让大家共聚一堂,许多学者都倍感亲切,大呼过瘾。与会学者普遍认为,这次研讨会宣告了一个指向未来的、持续前进的决心,无形中已经呈现了作为一个明确的荀学研究的堡垒和中心格局,必将推进荀学研究的进程,在荀学研究史上具有重要意义。(邯郸学院学报编辑部)

(来源:邯郸学院新闻网。)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