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怪传说人心惶惶涅瓦河两栖食人怪物之谜


 

七鳃鳗的模样十分吓人

 


原产南美洲的比拉食人鱼

 


坐落在涅瓦河畔的圣彼得堡市


    涅瓦河是欧洲大陆第三大河,源出俄罗斯西北部拉多加湖,自东向西流经圣彼得堡,注入芬兰湾。圣彼得堡市内水道纵横、桥梁遍布,被誉为“北方威尼斯”。然而,2007年以来,圣彼得堡宁静的生活被扰乱,涅瓦河下游一带居民突然遭到一种未知凶猛动物的袭击。不仅如此,这种凶残的动物还毁坏了圣彼得堡市的地铁设施,造成重大事故隐患。惊恐不安的人们认为,这是在涅瓦河下游水域里潜伏着的“水怪”在作乱。为了安抚人们的恐慌情绪,同时也为遭到攻击的人们报仇,俄罗斯的一帮勇士开始了一场历尽凶险的追捕……

    涅瓦河畔的离奇凶案

    彼德耶奇是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一位水电工,喜欢垂钓。2007年冬季的一个周末,他扛着铁镐和钓鱼竿来到已经结冰的涅瓦河上。他在冰上凿了个一平方米左右的洞,放下钓钩,而后坐在冰洞旁耐心地等待。

    阳光落在冰上反射的光线让彼德耶奇有些眼花。他侧过身打算从旁边的背包里拿出太阳镜戴上。正在这时,一阵“哗哗”的水声传进了他的耳朵。彼德耶奇刚回过头,还未弄明白怎么回事,一个黑影像弹簧一样,迅速地向他扑来。那个黑影似有千钧之力,重重地撞在了彼德耶奇的额头上。剧痛使他难以忍受,顿时晕了过去……

    彼德耶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他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右小腿以下空荡荡的。妻子流着泪水告诉他,他是被其他垂钓者发现后送到医院来的。当时,他的右腿膝盖以下被撕割得差不多只剩下骨头,医生只得将其彻底锯断,医生说,幸好气候寒冷,及时冻住了创口,才没有导致更多出血而危及生命。

    彼德耶奇的创口有锯齿痕迹,从伤者的创口看出,罪犯似乎对伤者有着刻骨的仇恨。彼德耶奇腿部锯齿痕迹的创口让警官马斯科夫想起两个月前在涅瓦河上发生的另一起伤害案。那天傍晚,一名妇女洗完衣服转身准备离开,突然被从背后猛力撞倒。在被撞倒后,她的腿上传来了一阵剧痛,她丢下衣物,爬起来忍痛跑开了。那位妇女的创口和彼德耶奇的创口十分相似,马斯科夫陷入了沉思:“这两起伤害案难道系同一凶手?”

    可是,经过详细调查马斯科夫却发现,那名妇女和彼德耶奇根本不认识。刚理出来的一点破案头绪被搅成一团,凶手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而后一段时间,天寒地冻的圣彼得堡再未发生过如此离奇的伤害案,那两起案子似乎只是个偶然事件。

 

    “水怪”传说闹得人心惶惶

    3个月后,涅瓦河解冻了,人们开始成群结队地到涅瓦河边游玩。不久,涅瓦河边又发生了数起袭击案。袭击案幸存的伤者,向警方详细描述了被袭击的经过。通过伤者的描述,警方得出了结论:罪犯并非人类,而是从涅瓦河里跑出来的一种蛇形生物。这种生物究竟是什么呢?

    圣彼得堡大学的水生动物专家罗比斯基教授对马斯科夫送去的创口图片进行了仔细研究。他发现这些锯齿形的创口和生活在南美洲的食人鲳攻击时留下的创口相似。但让罗比斯基教授纳闷的是,涅瓦河中从未发现过食人鲳的踪迹,而且据被袭击者的描述,它们是一种蛇形动物,还能在陆地上爬行,这些特征与食人鲳均不吻合。

    难道涅瓦河中有了新的物种?罗比斯基教授决心揭开这个秘密。与此同时,涅瓦河一带开始流传出这样的故事:涅瓦河里住着一条蛇形“水怪”,它行动迅速凶猛,专门对侵犯它领地的人发动袭击……

    罗比斯基教授和马斯科夫当然不相信“水怪”的传说。然而,马斯科夫万万没有想到,2008年6月中旬,他的女儿奥利莎也遭到了这种动物的攻击。当时,9岁的奥利莎和朋友一起在一个下水道口不远处的空坝上玩耍。突然,从下水道口窜出了一条蛇形动物,长近两米。其他几个孩子吓得转身跑开了,一边跑一边喊:“水妖来了,水妖来了!”那条“怪蛇”爬到奥利莎身前,像弹簧一样跃向她。奥利莎本能地伸出手去阻挡,结果,“怪蛇”用锯齿形的尖牙咬住了奥利莎的左手。

    马斯科夫听到孩子们的尖叫后,抓起手边的一根拖把,冲到了女儿面前,不顾一切地砸向袭击者。那条“怪蛇”受痛后松口,转而攻向马斯科夫,居然一口咬断了拖把。而后,它转身向不远处的下水道飞快爬去,消失在了下水道中。奥利莎在这次受袭中失去了左手掌的小指。

    马斯科夫的女儿遭遇攻击时,他和蛇形生物搏斗的场景,刚好被从旁边经过的一个记者拍了下来。隔天,《圣彼得堡时报》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水怪”复仇,警官女儿受袭》。该新闻发布后,惊恐不安的情绪顿时在城市里蔓延开来。此后,不管白天黑夜,美丽的涅瓦河边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这则新闻也引起了圣彼得堡政府的注意。政府方派出了由警察、动物学、水文学和心理学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着手进行考察。然而,人们描述的那种动物却突然杳无踪迹。

    “水怪”

    窜进地铁和马桶

    在看过记者拍摄的照片后,罗比斯基教授找到了马斯科夫。通过研究照片上,罗比斯基教授猜测,“水怪”可能是一种鳗鱼。但为什么鳗鱼会有如此尖利的牙齿并攻击人类,还能在陆地上爬行这么远,却令他感到费解。两人商议后,决定冒险亲手去捕获一条。

    7月28日中午,捕猎队接到居民报告,在马斯科夫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水怪”出没频繁的地区。他们蹲守了几天,却连“水怪”的影子都没看见。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对现场的一些空巢进行了泥土取样和摧毁处理。没想到,当罗比斯基知道后,却大惊失色:“马斯科夫,您可能犯了一个重大错误。”

    2008年8月5日的一天,从警察局下班后,马斯科夫乘坐地铁回家。在隧道里高速穿梭的地铁,突然在一阵摇晃中猛然刹车,车内突然变得一片漆黑。人们在恐慌中度过了个把小时后,地铁终于恢复了运行。通过广播马斯科夫得知,是地铁的地下电缆突然出了问题,中断了电力供应,现在经过紧急抢修才恢复了地铁运行。

    事后,马斯科夫警官才知道了真正原因。原来,地铁的地下电缆居然是被那些奇怪的动物咬断的。当时,地铁公司派出的维修人员赶到被咬断的电缆旁,还看见一条“怪蛇”在拼命撕咬电缆。发现有人靠近,那东西放开电缆,向维修人员发起了进攻。在这起事件里,多名维修人员被咬伤。

    几乎在马斯科夫警官知晓地铁事件真相的同时,城市里几处遭遇“怪蛇”袭击的报告递上了他的办公桌。受袭人纷纷指出,他们在家里的下水道、马桶,甚至在房子的地沟处遭到了袭击……

    马斯科夫这才明白教授所说的“重大错误”是怎么回事。这些动物失去了河里的目标食物,巢穴被人类摧毁,它们可能转移到岸上开始了一场报复……

    用鸭子做诱饵逮住了水怪

    可是,怎么才能成功捕捉到它们呢?城里下水管道错综复杂,显然不适合捕猎。倒是教授突然想到了两名捕鱼者被攻击的事件,决定驾船到涅瓦河上再碰碰运气实施诱捕。为了这次行动,马斯科夫找人定制了一张钢丝网。

    8月24日,当他们驾船进入人迹罕至的别斯妥耶夫废弃工业河区时,两人都非常紧张。虽然过去发生过那么多起恐怖袭击事件,但他们对这一生物的了解几乎还是一片空白。

    几天过去了,他们的诱捕行动并未成功。他们抛进河中的牛肉块没能诱来涅瓦河“水怪”。两人陷入了沉思:“难道这东西不喜欢吃死去的东西?”想到这里后,两人找来了几只活鸭子。几只活鸭子被扔进水里后,在水里游荡。他们的捕猎船跟着这些鸭子慢慢往下游漂去。

    才30分钟,马斯科夫突然指着鸭子附近沸腾的河水喊道:“教授,你看,它们来了!”同时,那几只鸭子也发现了危险,拼命地向岸边游去。可是它们哪里是水下动物的对手呢,很快,几只鸭子就被一群“水蛇”围在了中间。水面上,鸭子发出了凄惨的叫声。看着这一幕,马斯科夫呆住了。罗比斯基教授喊道:“马斯科夫,快撒网。”罗比斯基教授的话,让惊呆了的马斯科夫清醒过来,赶紧招呼几个年轻人对准沸腾的水面撒开了一张大网。而对那些有意攻击捕猎船的“水蛇”,警官则毫不客气的胡乱开起了枪。

    收紧网后,尽管渔网被撕开了几个口子,依旧有两条“水蛇”被捕获,它们被牢牢地缚在钢丝网里,一张长满锯齿的嘴无奈地张合着。罗比斯基教授将捕获的两条“水蛇”带回了研究所,进行仔细的研究。

    两栖食人鱼的来源还是个谜

    通过研究,罗比斯基教授发现,这一蛇形生物具有亚马孙河比拉鱼和涅瓦河里独有的七鳃鳗的基因,毫无疑问,所谓的涅瓦河水怪是一种全新的攻击型肉食鱼类。为了方便研究,他将这一鱼种命名为“比尔鳗”。罗比斯基教授推测,一些拖曳网渔船把亚马孙河的比拉食人鱼鱼卵无意中带至涅瓦河口,而后这些鱼卵和涅瓦河里的七鳃鳗的精子结合,形成了新的两栖食人鱼——比尔鳗。同时,涅瓦河恶化的自然环境、城市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使水体富营养化,绿藻大量繁殖,水温升高,水质恶劣,造成生态环境破坏,使比尔鳗在很不利的条件下生存和繁衍,从而导致它进化出非凡的生命力和极大的危害性。通过研究,教授发现比尔鳗居然能在地面、草丛和冰雪上爬行,甚至能沿着排水管爬进澡堂、公厕。这种鱼的行动极为迅速敏捷,但它们有个显著的弱点,即它的眼睛只对活动的物体有感知,而对静止不动的物体却视而不见。

    当地政府开始在市区大量绞杀这种令人恐怖的比尔鳗。同月,罗比斯基教授在《圣彼得堡时报》发表了自己的研究结果并展示了图片,告诉人们涅瓦河中并没有神秘的“水怪”,先前攻击人类的是一种叫比尔鳗的两栖食人鱼。令人遗憾的是,目前专家们还没有发现有效制衡这种动物繁衍的方法和自然天敌。除了在市内的下水管道里喷洒药物外,他们只好通过政府途径提醒当地居民要小心,路过下水道井口应该绕行,使用卫生间特别是水边的公共厕所时更应提高警惕,夏天最好别去涅瓦河游泳。

    12月再次来到,涅瓦河又迎来了一个冰封的季节。在那片寒冷的河水边上,人们获得了暂时的平和安宁。然而,冬天来了,春天也就不远了。当春暖冰化的时候,涅瓦河宁静的水面会不会再次被凶猛的比尔鳗翻腾起来呢?人们似乎不愿多谈这个问题……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