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春晓时


在成长过程中模爬滚打,摸索未知的前方,摸索爱的含义和方式。几乎所有东西要在尝试与受伤之后,才能找到原先坐落在心底的乌托邦。
  
  寒冬已去,春季却似近在咫尺,在一片嘈杂的爆竹声中,才发现——又是一年。记得之前在各种表上填的东西总是2010,2011,突然填写上一个2012,只能感慨时间的流逝真不是一般的快。而之前的一年里,我们到底干过些什么,我们到底做过多少有意义的事,我们到底又对生活触生了多少不满与感悟,在新年过后这么久,依然没能总结出来。
  
  一辈子操不完的心,一辈子做不完的事,一辈子爱不够的人…偶尔想起,总能够让人觉得很累。但是没办法,生活必须继续,坐在这里,又要开始对这该死的日子长吁短叹一番。
  
  莫名感到烦躁已有数日,朋友说,那是心没找到落点的结果,读了读XXX发给自己的话,觉得那确实很有道理。去年的春夏秋季发生过哪些刻骨铭心的事我已记不清,只记得整个人,整颗心很安静、很安静的度过了这个冬天;无大喜,亦无大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承受能力变强,能经受任何一种算得上打击的打击。
  
  “一事无成”这四个字,是处于焦灼状态的我们最怕听到,也最怕想到的。“面包会有,牛奶会有”这八个大字在它前面显得那么虚无,那么让人没依靠感。信心,只是偶尔才有的东西。早晨起来,如果连深呼吸的力气都没有,那这一天注定是荒废了的…对于我来说,在最近几年,这成了一条定律。
  
  还是爱着那句话——焚膏继晷,坐看落花流水春去…
  
  发现自己越来越宅,越来越想疏远人;半夜睡觉的时候,常常想:我是不是有了自闭症。解剖内心,大概是因为外界的人们给不了一个人需要的“安全感”。所以宁愿选择窝居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打扰别人,也不想被别人打扰。窝居的同时也憎恶着那条该死的定律。
  
  感谢老天,在自己以为心死的冬季,来了很大一场雪,而且一下一个星期,持续不断。看着漫天雪花,走在空旷无人的公园里,在一片纯白的世界里,只有自己才能享受那种言语不尽的感觉。
  
  感谢老天,在刚入春的时候吹起暖暖的风,偶尔放晴两天,也是万里无云,一片水蓝。纵使心有伤口,在抬头望天的同时,也能少几分苦楚。我爱暖风,我爱水蓝天。
  
  去留无意,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我需要的只是简单恬静的生活。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