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当如王熙凤 小三当为赵飞燕


老婆当如王熙凤 小三当为赵飞燕

自古以来,妻妾之争就不亦乐乎,这些年加入了新型的战斗手段和计谋,更是斗得如火如荼。

常看到老婆和小三之间的残酷斗争,各自阴险卑鄙手段用尽,彰显“最毒妇人心”的真谛。

当老婆当得最到位的莫过于王熙凤,贾琏在外偷养了尤二姐,她就笑里藏刀地把她骗到眼前,轻而易举地给她喝了下胎药,打掉她老公和小三的儿子,到此还不罢休,一定要逼尤二姐吞金自尽才算心甘。

做小三做得最成功的得算赵飞燕,和许皇后这个老婆相比,人家有个稳固的大家族当靠山,她则一穷二白,但她机会瞅得准,用个巫蛊罪名就把许皇后从老婆位子上拉下来,并且就此推倒了她的靠山,把自己扶了正。

当老婆最怕当到姜皇后的地步,被妲己挖眼、炮烙而死。当小三最怕当成戚夫人,被吕后做“人彘”。

看来女人之战,残酷得更够低俗。

且女人之战,可以折磨得任何一方走火入魔。连心胸宽敞的成功女人武则天,智斗一妻数妾取胜后,都要狭窄一回,对王皇后和萧淑妃实行剁去手脚的虐杀。看来,这种斗争有着无法想像的宿仇积恨。

不过自古以来,女人的战场好像就只有女人。常听老婆们骂起:我们的婚姻破裂就因为这个小三!真的会没有这个小三,就不出现那个小三?真正的祸源究竟是谁?

那个惹起祸端的男人,始终游离在战场之外。

妻妾的最惨战果莫过于,一个冤死,一个坐牢,而男人娶了个毫不相干的女人去白头偕老。

老婆和小三,这场玉石俱焚的战争,是为了爱情?为了爱,就能学会放弃,更不会歹毒到把各自为这个男人所生的孩子也拉到战场上来,作为斩草除根的牺牲品。所以,这是为了利益。

归根结底,女人还是不够自立。

中国的“夫妻”,在经济上包含了太多的不平等。男人养老婆天经地义,被老婆养就是最为人不齿的“软饭男”;男人身份强于老婆是正常,身份低于老婆,老婆会被人骂傻;社交圈子要男人闯,女人的义务只是照顾家,更有痴女成了家就丢弃工作,与世隔绝。于是多数家庭模式为:男主外,女主内,女人离了男人,对家外感觉一片漆黑,男人换任何一个女人照样可以主内。

可悲的是,作祟的爱情猛烈而瞬息万变,它不会因为婚姻而停止,人在婚后照样会为此如痴如醉。海枯石烂只是人们一种美好的愿望,若真能实现,卓文君就不必哀叹“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班婕妤也无须去悲团扇?小三或是经不住追求或是主动诱惑,总之承担了这种劣势身份以后,被男人花言巧语的承诺骗得多了,就变得聪明,不全然迷信爱情,于是孤注一掷,为这个男人生养,和老婆拥有了同样的资本。血浓于水,哪个女人的孩子都是自己的,所以男人为此彷徨。

离开了男人,女人前途黑暗,生活水平下降,抢男人就像抢工作一样值得倾其所有,所以妻妾死战难免。但大有智者不会选择妻妾两败俱伤,让一夫多妻制安稳存在。这诠释了能者多劳,有能力的男人多养几房老婆孩子,没能力的,一个老婆都养不起,只能打光棍。仿佛也是顺应人性特点。

既然不完全自立,又怎么能要求男人专注?很多女人会讲男人当初很爱自己,但人的感情,实在是不受自身操控的,变幻莫测,更别提多数男人怀里早就揣着蠢蠢欲动的色心了。很多女人会讲没有她男人就没有成功,但那自身价值是过去式,现在的她已经不再重要,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历史名人都会屡做的事,又何况一个普通人呢?

追问谁的错?人性本来就是如此,只是女人头脑一热就容易放弃保护自己。

男人在妻妾生活里,总忘不掉自己是主角,很少决绝地扔掉一根树枝,去抓另一根,他们往往喜欢稳当地选择最牢的那枝,当然最好是两枝都抓住,保护自己不落地。而女人陷在爱情里,往往过度倾其所有,冒险扔掉一根树枝,却没看准抓不抓得牢另一条,跌到地上去,心碎神伤,再找不到负责任的人了。

男人喜欢实际的,所以他们追求的多数是色,而不是爱情,因此收获明确。女人则喜欢追求海市蜃楼式的美妙,比如爱情,比如浪漫,比如花言巧语,这些投入真假难辨,收获更是虚无缥缈,所以最后容易一无所获。

女人往往被表面上的利益迷惑,而忽略实质上的损失。比如宁可一世独身,也一定要找个条件远远高于自己的男人,至于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和价值,就不去多想。如果好不容易找到了,自然全力守护,不能容忍别人来分这杯羹,老婆和小三的战争就势必难免。

因此,老婆不必诅咒小三破坏家庭,小三不必诅咒老婆亵渎爱情。

妻妾之争,只不过都是在危难时刻想起为自己打算而已。而人性的弱点,就是理直气壮地认为:妨碍了自己利益的一切,都是该诅咒的!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