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美时分别……   文 / 燕才伊人


厌倦了闲池花落,看透了浩浩风烟,坐看云起,梦醒终空。一寸相思一寸灰,点点皆是离人泪……
  天山冰清的雪莲,风吹雨打中冰冷千年,摇曳着孤寂的容颜,等待一次柔情万转。
  佛前静默的青莲,绿肥红瘦中等待千年,朦胧着诗意与禅缘,渴求千年一约回还。
  月下盛开的睡莲,短唱轻吟中无悔千年,娇羞着无争的嫣然,期盼恩赐一丝温婉。
  雪莲……青莲……睡莲……谁是谁非?
  独饮眷恋,聚散无端。明月皎皎的情愁谱就一曲哀美的琴音,飞鸿杳杳的诗韵凝成一滴忧蓝的泪珠。纤手调筝,任素衫湿润出孤影,拥坐书城,烟雨相伴如豆青灯,从此花阶柳间伊人自行,从此春去春回伊人无梦,心在飘散沉积的反复中悠然娉婷。
  曾说花儿开过就是美丽,曾说拥有就是永恒,拈墨提笔,如何书尽此生平静?风入松林,怎能保持一世安宁?梧桐兼雨忧伤,情亦无言彷徨,万丈红尘洒满了苍凉,爱的心湖凝结成冰霜,无泪无痛,少了一分牵挂,去了几许惆怅,罗衣浸湿的伊人再也寻不到属于自己的心香……
  寻觅,流转,明月相问青灯古卷。凄迷,细数,缈若浮云形影自孤。飘零,穿行,谁怜朱颜空瘦菱花镜?心眠,回首,谁懂弱骨纤形无语羞?沉落,轻叹,伊人该用什么心情把红尘看淡?
  一路走来心不歇,一路无奈恋不倦,回眸时,终不过一个情字……
  伊人冰雪晶莹的玉脂,瀑如绫缎的青丝,不悔不怨,伊人宛若细月的黛眉,仙袂翩翩的倩影,如痴如醉。伊人把自己困锁在桎梏的旧梦里,琴弦残继,从何弹起?伊人把自己淹没在平仄的诗阙中,纤指柔弱,怎能义绝?一屏凄寒,一卷悲戚,点点滴滴再也逃不出今生的叹息……
  沉睡了千年,叩醒了眷恋,挥不去聚散离和的悲欢。红红的烛泪洗尽了日月星辰的铅华,洗尽了三生三世的凄美,可却洗不尽幻影流转心永随……
  昨日寂寞,梦如南柯,分别一刻,泪眼婆娑,伊人的词章越写越瘦,伊人的步履越走越沉,伊人嬉笑流盈的只是一个躯壳,伊人迎风而舞的只是一缕幽魂,伊人心如死水,情似纸灰……
  我是谁?又为谁?
  月下轻呤,山盟海誓化蝶飞,红尘辗转,花开花谢宝黛随。伊人信手的诗稿只是残缺的暗香,伊人唯美的呢喃成为哽咽的情伤……
  我皈依何处?我欲向何方?
  此一别:银河鹊桥独遥望,莫愁湖畔枉断肠。此一别:幽谷深香渐忘故,默默余心水云间。此一别:烛泪衾冷风自舞,凄影孤梦缺月中。此一别:情思如海青天外,盼尽无归两无缘……
  在最美时分别……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