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我


导读:交易所整顿的帷幕在全国拉开,而作为首个在全国实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天交所)在此刻尤为引人关注。分析人士称,交易所整顿的三条禁令——“不能变相搞均等份额,不能变相搞股票交易,不能变相搞期货、金融衍生品交易”,似乎将目标明确指向了天交所。

交易所整顿的帷幕在全国拉开,而作为首个在全国实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天交所)在此刻尤为引人关注。分析人士称,交易所整顿的三条禁令——“不能变相搞均等份额,不能变相搞股票交易,不能变相搞期货、金融衍生品交易”,似乎将目标明确指向了天交所。

  

据官方媒体消息,2月12日,天交所表示,该交易所将优化股权结构,并确定由国有企业控股,相关实施细节正在抓紧落实中。

  

据悉,天交所现为民营股东控股,在外界看来,此次股权变局或意在应对国家相关部门对于艺术品份额化的清理整顿。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张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天交所此次股权重组,可以看作为己 “正身”,“此前国务院整顿文件中,天交所的份额化发行因其与证券发行相似的结构,基本可以确定是在整顿之列,剩下的问题是,天交所是从此取缔该项发行业务,还是从中寻求模式转变,以合法身份生存下去?”

  

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将被叫停

  

2月2日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会议暨部际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上,联席会议召集人、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严厉提出,不能变相搞均等份额,不能变相搞股票交易,不能变相搞期货、金融衍生品交易。

  

“均等份额”、“变相股票交易”似乎专门指向了一些文交所进行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作为第一家进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天交所自诞生之日就饱受争议。

  

去年,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艺术品不是一个可以证券化的对象,在所有成熟的资本市场这一点大家都非常明白,因为它本身不具有生产增值性;艺术品从它的本质来说,它是不可能被分割的,被分割以后就毫无价值。”

  

除交易模式存在争议之外,天交所的交易规则频繁修改也被投资者所诟病。据悉,天交所的交易规则中,投资者的开户金额从最早的5万元提到50万元,后又提到100万元,然后又降至50万元。

  

去年11月24日,国务院出台“38号文”之后,天交所的多只艺术品份额开始上演“跌跌不休”之势。质疑声中,天交所暂停了开户,暂停发售新的艺术品份额产品。记者从天交所官网“发售上市计划”一栏了解到,自2011年10月21日之后,天津文交所就没有新的艺术份额发售。

  

天交所或借股改寻出路

  

作为全国首家实施 “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的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天交所的股权结构曾广受关注:与上海文交所、深圳文交所及泰山文交所的国有控股结构不同,天交所的绝大多数股东都是民营企业或自然人。

  

天交所股权重组的官方消息中,提到“业内分析,此次天津文交所引进国有企业控股,有望克服自身‘软肋’,通过优化股权结构,强化资源配置能力,提高交易所的公信力及抗风险能力,为日后发展奠定良好基础。”

  

资料显示,天津文交所为民营企业和自然人股东控股,其股东由天津济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天津市泰运天成投资有限公司、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及部分自然人组成。据其注册资料,大股东天津济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35.85%;二股东天津市泰运天成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7.6%。两家公司分别成立于2007年和2009年,经营范围均涉及房地产和建材等行业。

  

近日,有媒体在报道中援引天交所内部人士消息称,该交易所的股权变更有可能包括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公司将成其第一大股东。该报道称,目前有关方面并未排除由一家中央企业控股天交所的可能,且这家央企“极有可能是首钢集团”。

  

以上消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向天交所相关负责人士求证,尚未得到证实。

  

一直以来,天交所因其为民营企业和自然人控股,社会对其运作的规范性存在一定质疑。“如今确定由国有企业控股,进行股改,可以理解为天津文交所在为自身寻找出路。一旦文交所由国企控股,那么意味着其规范程度、公众对其信心将有望得到恢复和提高。”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张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张兰分析,由于此前整顿交易所的政策并未将文交所一棒子打死,因此天交所可以借此契机,为今后进行业务模式转变、继续开展符合国家规定的文化交易打下基础。


【编辑:易小燕】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