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的爱情


90后爱情,是无奈,是破落,是寂静,更多的是心酸。

浮华的季节,无情的记忆如同一张泛黄的照片摧残着人满的记忆,80后的爱情之树早已是果实累累,而90后已从起初那嫩枝细芽成长成了蠢蠢欲动的树苗。

不知道为什么,打开电脑便想写写90后的爱情,或许是我的眼睛再也忍受不了那些所谓的爱情建立在金钱之上,于是我便想写,右键新建文本型文档—确定—打开—落笔。

他叫慕容轩,每当有人听到他的名字,难免会认为我是个女孩,与名字相反,他是一个纯爷们,拥有南方人豪情奔放的气质,喜欢写作,准确的说,是喜欢静腻在阳光下,然后闭上眼睛去深思自己未来的生活是怎样的惬意,或者说是怎样的艰难?

慕容轩的父亲是一个很朴实的农民,在慕容轩很小的,母亲母亲因为嫌弃这样艰难的生活变留下一封信后匆匆的走了,记忆里母亲拥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不到1。60的身材,大多数时间母亲都是抱着自己的,因为小时候的他天生就患有败血症,很少走路,每当他看到同龄的孩子在田间自由的奔跑或者是在小溪里畅游嬉戏,他便会失落的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听母亲讲故事,然后安静的熟睡,这是仅存的记忆,虽然显得有些孤陋寡闻。

父亲说母亲走后不久便机会来了一笔为数不小的钱,因为那笔钱,自己的病才得以安治,,或许对慕容轩来说自己从未有过一丝感激之心,更多的只是埋怨、不解、困惑。从此,他便讨厌那些爱慕虚荣的女性,以至于到了厌恶的地步。

"吃完饭下地干活了,昨天的秧苗还没插完,今天你要麻利些。"父亲一边舀起热气疼疼的稀饭,一边转过头对慕容轩说。

慕容轩似乎没有听见,只是望了望父亲矫健而沧桑的身影,点点头,接过冒着淡淡烟气的饭,比划着筷子去夹盘子里的剩菜,。

初阳透过自家的茅草屋射在墙上,空气中弥漫着农村人们做饭时所产生的烟味,慕容轩搬起凳子坐在家门口欣赏早晨的橙红色的太阳,远处的山峦遮掩了初阳的大部分身躯,隐隐的能看到半个角斜挂在山间,仿佛随时都可能掉下去的样子,与其说是日出,不如说是日落。

临近高考了,慕容轩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复习或是萎靡不睁的望着一叠又一叠的复习资料,厚厚的复习资料压在课桌上,桌脚仿佛随时都会被资料的重量所折断。

慕容轩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厦门的重点大学,之后学习的气氛便更紧张了,因为家境贫寒,单身一人的他不得不省吃俭用,尽量减轻父亲的负担,不给家里填麻烦,每次父亲打电话来的时候,他都会回答"嗯,过的很好,爸你要多保重身体。"其实却不然,就读在那一所高中的大多都是富家子弟,个个家产万贯,他难免会受到排挤和讥讽,但是对他而言,成绩却更为重要,慕容轩自小变有个理想那就是读很多很多的书,学会很多很多的知识,找一份很好很好的工作报效父亲。

第二个学期的夏天,慕容轩结识了小影,小影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与大多数女孩一样留着齐刘海,不染头发,不烫发,不化妆,标志性的乖乖女,很显然,这所学校里这样的女生屈指可数。

小影就读于音乐系,天生就有天籁般且又清纯的嗓音,家境优越,但是却和简朴,不像学校里其他女生那样穿名牌衣服,用名牌包包,课余时间喜欢站在走廊里注视对面班级里的慕容轩,看他学习的样子,周围是一群喧嚣不断的学生,而他却丝毫不受影响,直到有一天,小影下定决心要问他要QQ号,放学后,她独在食堂里寻找慕容轩的身影,然后坐在了慕容轩的对面,很委婉的问他拿了QQ号之后变跑掉了,慕容轩坐在座位上一脸茫然和不知所措,继续吃着盘子里的菜。

回到宿舍后,慕容轩拿起手机发现有个陌生人加了自己QQ号,并不好奇,因为他知道是刚才食堂遇见的哪一个女孩,并回复了一句"是你吧?干才食堂里的那一个"按下回复后变开始学习,不一会儿女孩又回复了信息"嗯,你是文学系的那个小轩吧?"小轩?除了父亲,貌似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他,顿时间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

从此之后的几年里,他们在一起逛街,在同一家冰淇淋店里两个人共吃一份冰淇淋,在树下仰望星穹,一起数着流行划过的几道痕迹,默默的在心里许下愿望,在电视里、慕容轩经常会看到女方的父母因为嫌弃男方家里贫穷而不肯接受婚事,男孩不知道这样的爱情能维持多久,但是却很执着,女孩也知道了男孩家里的状况,在逛街的时候每次都抢着付账,她丝毫不会嫌弃男孩,因为她知道,慕容轩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人,将来一定会好好对自己的。

毕业了,小影希望把慕容轩带回家给父母看,在小影的一再督促下慕容轩去了,刚踏进大门的时候心里不禁升起一丝寒意,女孩家里的条件实在是不可比拟,拥有自家的泳池,空旷的车库和保安,很显然,那是一幢豪华的别墅。

小影的父母对雨轩的第一眼印象很好,于是变把他留下来一同吃晚饭,晚饭的时候小影的父母很直接的问了慕容轩家里的状况,慕容轩很诚恳的回答了"农民。"原本和蔼的小影父母顿时变督促着慕容轩吃完晚饭,慕容轩很明白自己跟小影的爱情即将结束,或许当时的像是太过不切实际,单纯的两个人根本没有考虑到彼此间或许本就不是一等人。

吃完晚饭后,慕容轩很淡然的离开了,小影很努力的跟父母劝解,但是毕竟她是家里独身女,父母不可能让她跟一个农民的儿子成婚。

那一夜,慕容轩坐在昔日经常去的树下望着星辰哭了,小影也哭了,坐在自家的窗台旁了望远方经常和慕容轩去的那个地方不禁的潸然泪下,或许是因为几年的大学爱情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怀念那些一起在冰淇淋店里度过的日子,怀念两个人一同吃着一份冰淇淋的日子,怀念。

毕业后的第二年里,男孩攒够了足够的钱,在繁华的街市旁开了一间面积不大的冰淇淋店,就这样,慕容轩独自一人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日月,他期望在时间的冲蚀下她对女孩的记忆会渐渐逝去,然后自己奋力去忘记,换来的却是更加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某个夏日的某一天,一个留齐刘海的女生推开店门走进不大的冰淇淋店时,点了一份香草味冰淇淋,香草味冰淇淋,那是慕容轩和小影每次去冰淇淋店百吃不厌的冰淇淋,然而慕容轩却玩玩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孩正是小影,虽然时间在冲逝,岁月在变迁,昔日那哥小影却丝毫不收影响,依旧留着齐刘海,不染发,不烫发,衣着简朴,两人数年后的相见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两人抱在一起哭了。

或许在某一个夏日,你经过某一个城市的某一个街道时,你会发现,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冰淇淋店里忙碌着,女孩不时的帮男孩擦着衣角的汗,脸上流露出倾国倾城的笑容。

汕头市新津中学初三:黄雨轩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