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有关的格言警句:深窥自己的心,而后发觉一切的奇迹在你自己


作者:冯德斌    来源:《江门文艺》 2012年第2期    推荐人:杨旖璐
    明天就得回去。如果今天再接不到水,那么今年的稻子就栽不成了。
    刘英屋里一头屋外一头地进进出出。因为她只请了七天的假。
    刘英和丈夫一直在外打工,快四十岁的人了,要文凭没文凭,要技术没技术,全凭自己辛苦打拼才在现在的厂里站稳了脚。为了保住这份工作,她每年春节都不回家。只有午秋二季农忙时她才奢侈地向老板请几天假。
    几天前,她向老板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回家插秧。老板虽没说什么,但她还是从那苛刻的眼神里感觉到了一丝不安。现在正是厂里生产旺季,缺一个人就影响整个生产环节。如今种菜反季节,那找工的也不按常理出牌。越是农忙,越往外跑。越是春节团聚,他们却硬是往外飞。搞得那些长年在外打工想回家的民工如惊弓之鸟,宁愿放弃午秋二季的收成和佳节亲人团聚的机会,也不愿丢失工作。
    刘英本认为七天时间很充裕。按往年的经验,五亩水稻田,两天把水放满、地整平,三天就能把秧插上。还剩两天,洗洗衣服,走走看看,好些亲戚多年没走了。
    让刘英没想到的是,今年会干成这样。老河底都干通了。那裂开的口子跟婴儿粉嘟嘟的小嘴儿似的,嗷嗷地叫着渴,让人看了心疼。政府想尽办法从淮河七绕八拐地调点水上来,等送到地头,像患上前列腺似的,滴滴答答。一天灌不了几块地。
    昨天,工友牛艳打电话来说,老板又接了一批订单,急需人手,正酝酿招收新工人的事。
    日头白得跟纸似的,没一丝的力气。刘英停下步子,走到衣柜前,叹了口气,伸手把要带的衣服一件件地往箱包里装。因为她知道,今天那水是进不了她家的田。在她上游的凤嫂家的田灌满才轮到她家。她不想再做无用工了,还不如早点回厂上班多挣点钱弥补一下损失呢。
    正拾掇着,一个包装精致的内衣盒子从衣柜滑落下来。一套精美的内衣从里面散落出来。刘英的心像跌落的豆腐,一下子碎裂开来。包装盒上,一个戴乳罩,穿内衣的女人透着夸张的性感,那辣辣的味道,让人兀自脸红心跳。哪个女人穿上它,都会平添几分妩媚的。
    去年插完秧,刘英在邻居凤嫂家。凤嫂的丈夫厚生手里拿着这套内衣说:“客气啥?又不是外人。”刘英说:“厚生哥,你这就见外了。”厚生说:“你凤嫂她整日家里一头,地里一头的,穿这也不搭配啊。”两人你推我让之间,厚生的手无意间触碰到了刘英的手。刘英触电般地一缩,内衣落到了地上。刘英弯腰去拣内衣,却又撞上了同样弯腰的厚生额头。刘英觉得额头被锤敲着似的,本能地伸手捂住。厚生愧疚的伸过手去,想看看撞得怎么样。就在这个时候,凤嫂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撞了个正着。
    刘英和厚生的脸像泼了红墨水,洇到了脖子跟。那搭在一起的手宣誓似的,杵在凤嫂的面前。凤嫂站住了,她像刚出窝的雏雀,遭遇上天老雨,明明窝就在眼前,却不知道该往哪去!但很快,她又像一只捕食归来的母鹰,看到一条蛇正吐着血红的信子,把嘴张向她的雏鹰!她眼睛都要出血了:“好你个刘英!真是好心没好报,我一直拿你当妹妹待,没想到你竟勾到我头上了!”上去就薅刘英的头发:“今天我非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你刘英是个什么货色!”
    刘英手里捧着灼人眼球的内衣像根立在十字街头秋风里的旗杆,呼啦啦地迎风招展。看得凤嫂像鲁提辖遇上镇关西。只可惜没有鲁提辖的铁拳,但她因地制宜,举起两把“挠钩”向“镇关西”的天灵盖挠去。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镇关西”一见“鲁提辖”疾风似的“挠钩”,眼睛就直了。眼见得“挠钩”就要凿到“镇关西”的天灵盖,亏巧厚生一把将“鲁提辖”抱住,要不,“镇关西”那一头黑瀑布似的秀发可能就变成一只落汤的母鸡了。“鲁提辖”像头发怒的母狮,转向厚生:“好你个白眼狼,枉我和你夫妻一场,竟向着这个狐狸精,合着伙地欺负我!”厚生傻了,他害怕“鲁提辖”再施展什么功夫。不知该如何应对?而“鲁提辖”说完竟一头扑在床上哭了起来。
    刘英这个时候好像才从“镇关西”的阴魂里缓过劲来,走上前去:“凤嫂,你听我解释,这套内衣是我为你挑选的,你看合适不?”“鲁提辖”一骨碌从床上跳起来:“当我是三岁小孩?”刘英说:“是真的。”“鲁提辖”咬着嘴唇:“蒸(真)的?还馏的呢!你就演吧!”紧接着说:“这世道真是变了,没想到你刘英也会变成这样?”刘英感觉眼里有股热热的液体在涌动,她努力地控制着,不让它流出来。一旁的厚生这时也是七大仙走了智多星,六神无主了。干搓手,搭不上忙。还怕添乱。有三三两两的人窃窃私语地往这边聚拢来。刘英狼撵了似的,一憋气跑回家,蒙头倒在床上嘤嘤地抽噎起来。
    此刻,刘英抚摸着这套内衣,泪像早晨的露珠,一滴滴地砸落在内衣的盒子上。
    这些年,她们夫妻在外打工,留下婆婆和女儿。凤嫂和厚生没少帮助她们,为了表示对凤嫂的感谢,去年回来插秧时,她跑了好几家超市,为凤嫂精挑细选了这套内衣,没想到,她送过去时,凤嫂不在家。厚生哥接过内衣说,都乡里乡亲的,客气啥,谁还用不着谁?还是你自己拿回去穿吧。推让之间,凤嫂从地里劳动回来。将她骂了个底朝天。
    这招事的东西!刘英此刻拿着这套内衣,像捧着一团钢丝渣,扎手,更扎心。害得她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她觉得手里拿的不是内衣,而是凤嫂。她把一股脑的气都撒在了手里的内衣上。她抓起内衣,就如抓着凤嫂!她找出剪刀对准手里的内衣:“看你这张推屎克郞的嘴还喷粪不!”张开剪刀口向内衣绞去。却听外边有人喊她:“刘英,刘英!”
    刘英的脸一下子白了。她丢下剪刀,抱起内衣,想把它藏起来,但那内衣像套在手上一般,还没等脱手,人就进来了。刘英心跳的跟打鼓一般,怔怔地看着来人。真是怕鬼来鬼。刘英心说邪了。
    来的正是凤嫂,她一踏进屋,脸上先是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只有一秒,就过去了。随即眼睛一亮:“哟,这么漂亮的内衣!”伸手想去摸。刘英像受到惊吓的孩子,诧声道:“别碰它!”凤嫂一下子把手缩了回来。刘英紧紧地抱着内衣,目光呆滞无神,声若游丝,却字字劲道:“怕它脏了你的手。”凤嫂举起粗糙的手,自嘲道:“我的手劳动惯了。”刘英好像没有听懂凤嫂的话:“凤嫂不嫌弃?”刘英问。凤嫂说:“那当然。”“可有人曾经嫌它脏!”凤嫂当然明白这话的层意。内心翻滚如潮,而面上平复如镜:“脏了可以洗嘛。再脏的东西经水一洗,就透明了。要不,你把它送我?”“嫂子真喜欢?”讽刺挖苦之意溢于言表。“妹妹的东西,嫂子哪有不喜欢的道理。”凤嫂目光满满的慈祥。刘英的心不觉一暖。渐渐地,以前那个大姐般的凤嫂从刘英的记忆后台撩开帷幕向前台走来。横亘在刘英心头的那块冰开始消解、融化。可那个“鲁提辖”的凤嫂又让她心头一紧。那即将消融的冰,又一点一点的凝固。
    一阵嘈嘈杂杂的声音由远而近,紧接着就听有人喊刘英。刘英出来一看,心里不觉一阵欢喜,是以前玩的几个要好的姊妹。刘英说你们怎么来了?她想笑,却感觉脸上像蒙了一层豆腐皮,皱皱的。怎么也撑不平、舒不开。走在前头的大宽家媳妇说:“哟,到底是从城里来的,就是不一样,连见面的招呼都变了。”刘英忙解释:“我不是那意思。现在地里的活这么忙,你们来看我,我怎么承受得起啊!”大宽媳妇说:“这还差不多。”二柳家的说:“就是听说你忙不过来了,我们才来帮你插秧的。”二柳家的话锋一转:“不过嘛,早知人家不领情,我们就不来了。”
    “插秧?”刘英怀疑自己听错了。
    二柳家的说:“你不知道?”
    刘英更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二柳媳妇说的没错。”大宽媳妇笑着道:“是凤嫂通知我们来的。原本今天是凤嫂家接水。凤嫂把水接进了你家的田里。”
    刘英想说这不可能吧。话到嘴边改口道:“这不好吧!”
    凤嫂从屋里走出来:“你时间紧,我们又不急着出去做工,早天晚天的都一样。”
    “是啊,我们早天晚天的都不打紧,你是耽搁不得的。就别客气了,赶紧的,我们插秧去。”大家附和道。
    刘英的脸烫烫的,她望向凤嫂的眼睛像被阳光刺着的一般,虚虚的。这时,一辆小车停在了刘英的家门口。
    “请问这是刘英家吗?”刘英在人群中应声答道:“是啊!”可当她走出来看清来人时,不仅满脸困惑。因为来的是她的车间主任!
    “王、王主任,你怎么来了?!”但她立马想到了自己所担心的事,下意识的紧走两步,到王主任跟前,恳求地说:“我这就回厂!”
    凤嫂她们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说话不是,不说话也不是。就那么干站着。看着刘英回身去提行礼箱。
    王主任说:“是这样的。刘英……”
    刘英急道:“王主任,您就别说了。给我一次机会,跟厂长说,我这就回去,让他别开除我,求求您了!”
    凤嫂几个妇女一听,也过来帮腔道:“是啊,刘英这就回去,你们就给她一次机会吧,别开除她!”
    不苟言笑的王主任接着说:“刘英,这次厂里派我出差,路过这里。厂长再三交待,让我过来。”
    刘英心想完了,这下必是开除无疑了。心直往下沉。就在这一恍惚中,她听王主任说:“厂长从新闻里了解到这里的旱情,他让你安心把秧栽上,再回厂里上班。”
    刘英像刚从梦中醒来,努力地想还原梦境,可还没等她弄清,王主任说他有事,上车走了。
    责编:黄素芳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