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药中治疗肝病的几个主要方剂


1.15减味三石汤(方药中)
〔组成〕生石膏寒水石滑石
〔功能〕清热利湿解毒。
〔主治〕该方为治疗迁延性肝炎、慢性肝炎之辅助方。一般与自拟加味一贯煎、加味异功散、加味黄精汤合用。适用于迁延性肝炎、慢性肝炎合并黄疸或小便黄赤,舌苔黄腻,转氨酶持续高限不降,中医辨证为湿热盛者。
〔用法〕合入加味一贯煎、加味异功散、加味黄精汤方中同煎,煎服法亦同上。
〔按语〕本方系在《温病条辨》“三石汤”方基础上减味而成,对湿热型肝炎有卓效,但不直单独使用,恐寒凉伤中。方中寒水石不仅清邪热,尚可利小便,使湿热从小便而解,与滑石相伍,其效更彰,故为治疗湿热肝炎之妙品,后学不可不知。
〔典型病例〕过某,男, 42岁, 1978年 5月初诊。患者三年来肝功损害,确诊肝炎。转氨酶长期持续在500单位以上,百治不效。就诊时,肝区疼痛,疲乏无力,大便偏干,小便黄赤,舌红苔黄,脉细数,查转氨酶 5 00单位以上。中医辨证为肝肾阴虚,气滞血瘀。先予加味一贯煎。一个月后症状好转,但转氨酶无变化。考虑虽属阴虚,但挟有湿热,遂于原方中加入减味三石汤以清利湿热。一个月后复查肝功,转为正常。后连续服用此方3个月,每月复查肝功,均在正常范围,遂嘱停药观察。10年来,患者定期复查肝功,均在正常范围。在此期间,患者两次出国工作,颇为劳累,但肝功始终正常,肝炎治愈,疗效巩固。

1.麻甘草汤(方药中)
〔组成〕升麻甘草
〔功能〕解毒,和中。
〔主治〕本方为治疗迁延性肝炎、慢性肝炎之辅助方。一般与后面所述之加味一贯煎、加味异功散、加味黄精汤合用。适用于迁延性肝炎、慢性肝炎肝功损害严重,转氨酶长期持续在高限,中医辨证属于毒盛者,恒合用该方。
〔用法〕常合入加味一贯煎、加味异味散、加味黄精汤方中同煎,煎服法亦同上。
〔方解〕方中升麻辛甘、微苦、微寒,擅清热解毒;甘草和中调药,又擅解毒。二药合用,解毒而不伤中,扶正而不恋邪,共奏解毒、和中之功。
〔按语〕本方虽小,但功效卓著,妙不可言。单方中升麻一味的运用,就值得玩味。考升麻《本经》调其“除百毒,辟瘟疫,瘴气、邪气、中毒、时气毒病……”《本草备要》渭“轻,宣,开阳,解毒。……解百药毒,吐蛊毒,杀精鬼。”可见本品擅长攻毒、解毒。而肝炎为病毒所致,属中医疫毒范畴,业已被广大医家公认。故尔,从祛邪角度而言本品于肝炎最相适宜。另外,本品用至,超出常量数倍,亦应引起后学重视。
〔典型病例〕郭某,女, 30岁, 1969年 5月初诊。患者确诊肝炎已 10年。经中医药物治疗,10年来转氨酶一直持续在 500单位以上始终不降,麝浊 10单位,百治无效。就诊时,患者肝区疼痛,波乏无力,纳差,舌红,脉弦细滑数。根据上述症征,辨证为肝肾阴虚,波及脾胃,邪毒炽盛。拟养肝助脾疏肝,佐以解毒为法,予加味黄精汤合开麻甘草场治疗。升麻最大用量为。服药两周后,症状明显好转。一个月后症状基本消失,复查肝功,转氨酶、麝浊均下降至正常值,仍宗上方继续治疗两个月,每月复查肝功均保持正常值,诸症消失。停药一年后复查肝功仍在正常范围。 1983年患者因它病来诊,述自 1969年治疗取效后,10余年来肝功检查均在正常范围,其中只有一次因外出劳累,转氨酶曾一度升高,患者自服原方20剂,再调恢复正常。

1.21 加味黄精汤(方药中)
〔组成〕黄精3 当归细生地夜交藤 3 苍白术各青陈皮各IO克甘草柴胡姜黄郁金薄菏
〔功能〕养肝疏肝,滋补肾阴,运脾和胃。
〔主治〕迁延性肝炎、慢性肝炎、肝硬化、肝癌等,证见胸胁满闷、胁下病痛、舌红苔干,同时兼见胃脘不适、纳少便溏等,属肝肾脾胃同病、气阴两虚、气滞血瘀者。肝硬化腹水患者,腹水消退之后体力未复者。
〔用法〕先将药物用冷水浸泡一小时,浸透后煎煮。首煎沸后文火煎50分钟,二煎沸后文火煎30分钟。两煎混匀,总量以250—300毫升为宜每日服一剂,每剂分两次服用,饭后2小时温服。连服二剂,停药一天,每月可取20剂。
〔方解〕方中黄精、生地、当归滋水涵木;柴胡、郁金、青陈皮、薄荷疏肝理气;苍白术、甘草、陈皮运脾和胃;姜黄理气活血;夜交藤养血安神。诸药合用共奏疏肝柔肝、滋肾运脾、和胃理血之效。
、鸡血藤
〔按语〕本方是方氏治疗肝病的基本方。临床若能灵活应用,则必获益良多。

1·22加味一贯前(方药中)
〔组成〕南沙参I5克麦冬10克当归12克细生地20克金铃子10克夜交藤30克丹参30克鸡血藤30克柴胡10克姜黄10克郁金10克薄荷3克
〔功能〕滋肾、养肝、疏肝。
〔主治〕适用于过延性肝炎、慢性肝炎、肝硬比、肝癌等病.证见肝区疼痛,口干目涩,大便偏干,脉弦细滑数,舌质红苔薄黄干等,中医辨证属于肝肾阴虚,气滞血瘀者。
〔用法〕先将药物用冷水浸泡一小时,浸透后煎煮。首煎沸后文火煎50分钟。二煎沸后文火煎30分钟。煎好后两煎混匀,总量以250至300毫升为宜。每日服一剂,每剂分两次服用,饭后两小时温服。每服二剂停药一天,每月共服20剂。或间日服一剂服药过程中,停服其它任何中西药物。
〔方解〕方中生地、沙参、麦冬滋水涵木,养肝柔肝;当归、丹参养血和血;柴胡、郁金、川楝子、薄荷疏肝理气;姜黄、鸡血藤活血化瘀;夜交藤养血安神。诸药合用,共奏滋肾、养肝、疏肝活血之功。
〔加减〕大便干结者,生地可加量至30克,并减少煎药时间,首煎20分钟即可,大便偏溏者,生地酌减用量,并增加煎药时间,首煎可煎至一小时;肝区疼痛较重者,加元胡10克;腹胀明显者,加砂仁6克、莱菔子15克;合并黄疸者,合入减味三石汤(方见后)。
〔按语〕 本方系在魏玉璜方“一贯煎”的基础上加减而成,临床疗效可靠,为治疗肝病的一大法门。然服正有余,祛邪不足,故不宜久用。从肝病“毒虚”理论出发,本方宜与草河车汤、升麻甘草汤合用。

23加味异功散(方药中)
〔组成〕党参15克苍白术各 10克茯苓30克甘草6克青陈皮各10克黄精20克当归12克焦楂曲各10克丹参30.克鸡血藤 30克柴胡 10克姜黄 10克郁金 10克薄荷 3克
〔功能〕健脾和胃,养肝疏肝,养血和血。
〔主治〕(1)适用于迁延性肝炎、慢性肝炎、肝硬化、肝癌等病,证见胸胁满闷,胁下隐痛,纳呆纳少,便溏,舌质淡润,舌苔薄白,脉濡细等,中医辨证为脾胃气虚肝乘、气滞血瘀者。
(2)上述肝病患者,虽见有阴虚证症,但服养阴剂后,胃脘不适,纳差便溏者。
(3)当前虽见有阴虚证症,但询问病史,素体脾虚者。
〔用法〕(1)同加味一贯煎煎服法。
(2)阴虚患者服用本方注意中病则止,不宜长服久服,亦可在服用养阴方剂过程中间断服用本方。
〔方解〕方中党参、苍白术、茯苓、甘草四君,健脾益气、运湿和中;黄精、当归、丹参、鸡血藤养阴补血和血;青陈皮、焦楂曲、柴胡。郁金、薄荷、姜黄疏肝理气活血化瘀。诸药合用,共奏健脾养肝,理气活血之功。
〔按语〕肝病后期邪除正虚,土衰木枯,治疗的关键在于扶正。又久病多瘀故又当和血祛瘀。方氏加味异功散,既补脾土、荣肝木,又畅肝气、·调血脉,故为治疗肝病之良方。
〔加减〕肝区疼痛剧烈者,加金铃子10克,元胡10克。
〔典型病例〕刘某,女,5 4岁,1973年3月初诊。患者10年来经常胃脘胀满,大便偏溏,有胁下隐痛。1972年检查肝功,转氨酶 2 00- 3 0 0单位左右,麝浊10单位左右, A/G比值接近平值,血小板10万/立方毫米以下,诊断为慢性肝炎。一直服用中西药物,但肝功损害未恢复正常。于 1973年 3月来诊。就诊时,症状同前,脉沉细而濡,舌淡润,苔薄白。检查肝功:转氨酶256单位,麝浊10单位,A/G:3.0/2.8,血小板8.6万/立方毫米,诊断为慢性肝炎。中医辨证为病在肝脾,证属脾虚肝乘,气滞血瘀,予加味异功散加砂仁、莱菔子。服药后,患者自觉症状明显好转,一个月后复查肝功,各项指标均有好转,治疗3 个月后复查肝功恢复正常,以后多次复查肝功,均在正常范围。 1980年患者有侧乳房发现肿块,经某医院病理检查确诊乳癌,行根治手术。术后肝区疼痛、脘腹胀满、大便稀溏等症状又复作,检查肝功各项指标均明显异常,A/G比值倒置。再予加味异功散,同时合用冬虫夏草粉。服药后,各症相继消失,肝功检查亦转正常,后仍间断服用加味异功散调理。现乳癌术后已10年,患者多次复查肝功均在正常范围,并恢复工作,疗效巩固。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