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咳嗽一个月,用经方一剂见效(麻杏石甘汤方)


11月妈妈过生日,这几年每次妈妈过生日都要回家,今年当然不能例外。111中午到家后,见到她的面色不太好9月初出差时顺便回家住了两天,那时妈妈的面色红润,气色很好,精神状况也不错,说话中气十足,根本不像七十多岁的人。这次情况不一样,面色有点白,以前那种健康的红润不见,给我的感觉精神状况也不如9月份。一问果然如此,她已经咳嗽快一个月了。原来,102那天小外甥来外婆家玩,当时他已经感冒了,晚上没有回家,和外婆家睡一起,结果103早上起来时,妈妈也感冒了。因为当时症状轻微,没有在意,但到了105开始咳嗽,这才重视起来,以下是她这一个月治疗的情况。

105开始吃药,起初并没有去医院,因为去年她也咳嗽过一段时间,咳了十几天,吃了不少药,也到医院去看过,但都没有效果,最后用了一个偏方治好了:吃桔子皮,直接将桔子皮剥下来切碎,嚼着吃。据她自己说,去年吃完一个桔子皮后,效果很好,当天就好了,而且没有再发。所以这次她首先想到的也是用这个方法,不过这回却一点效果都没有了,吃了两个桔子皮,吃得嘴都麻木了(我尝过,特别难吃,还麻嘴),咳嗽一点没好。

一看这招不灵,妈妈马上换思路,老人家找到附近一家专门卖凉茶的小店,她自己觉得体内有火气,因为咳出来的痰是黄色的,店老板也说他的茶可以治咳嗽,于是每天去那里喝一碗凉茶。一连喝了八天,效果仍然不明显,只是体内火气小了,咳出来的痰不黄了,但咳嗽仍然继续。

眼看十天过去了,咳嗽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再换思路,到药店去买消炎药和止咳药。药店的人建议她吃头孢,但去年妈妈吃过这药,也是药店推荐的,没有效果,所以她没有买,而是买了川贝清肺止咳糖浆和一些常用的消炎药,她说小外甥喝了川贝清肺止咳糖浆后效果不错。但同样的药,妈妈喝了以后效果却不好,第一次喝了半瓶,当天晚上似乎有效,睡觉挺好的,基本上没有咳嗽,但第二天又不行了,照咳,一共喝了两瓶,到后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半个多月过去了,咳嗽仍然没好,特别是晚上,每天都被咳醒(这期间我经常和她通电话,但她从未提起过,因为主要是在晚上咳嗽,在电话里也听不出来)。老人家这才去了医院看医生,医生检查的结果也就是身体有炎症,开的也都是一些消炎清热、止咳之类的常用药:阿膜西林(青霉素类抗生素)、银黄胶囊、清火栀麦片等,吃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有一点效果。

后来有个朋友给她介绍一个偏方,用中药蒸猪肺吃,妈妈到市场去买了两次猪肺,蒸着吃,每次都是一大碗,但还是没有任何效果。这期间她还试过其它的小方子:川贝、冰糖炖梨(买的是最好的川贝),效果不大;排骨炖白萝卜,效果甚微。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感冒已经快一个月了(差一天),咳嗽也二十八天了。

听了妈妈说的情况,我首先想到在“杏园春晓”老师那里看到的一个方子,二皮姜汤:梨皮50、陈皮15、生姜15、红糖15-30,按照“杏园春晓”老师的介绍,该方中梨皮滋阴润肺,再加陈皮理气化痰,生姜辛温,有宣肺利水通表之力,红糖益气养血、补脾养肺、驱风散寒、活血化瘀,四物组合,补、养、通、利、宣、化俱备,对治疗咳嗽应该是比较对症的,妈妈从善如流,马上就开始动手做,梨、陈皮、生姜都是现成的,附近没有红糖,但家里有片糖,也算是红糖吧,就用这个替代,做出来后马上就喝。因为主要是晚上咳嗽,效果如何得等到第二天才能知道。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就问妈妈感觉如何,她比较委婉的告诉我,有一些效果,比以前要轻一些了。看来情况并没有我预计的那么好,我说,再接着吃,可能需要点时间。我觉得这个方子应该会有效,希望能通过食疗治好妈妈的病。但情况并没有按我的愿望发展,又吃了两天后,妈妈的咳嗽仍然没有好,她自己说只是症状有一些减轻。

114,妈妈已经咳嗽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了,怎么办?再这样咳下去对身体的影响肯定会越来越大。从我回家这几天的观察以及妈妈自己的讲述,我觉得这可能是麻杏石甘汤证,特别是咳嗽的时间:一般是晚上一点到五点这段时间,分别是肝经当令和肺经当令,应该是有肝火、肺气虚,难道这就是书上所说的邪热内传犯肺?要不用经方试试?我心里这样想,但却不敢贸然,毕竟用药和用食疗不同,虽然从四月份开始学习《伤寒论》,但除了在自己身上试过两次药外(一次用桂枝汤治感冒、一次用小建中汤调理自汗),还从来没有给别人用过药,而且还是用在自己的母亲身上。我把想法和妈妈说了,老人家表示支持我,她也知道这两年来,我一直在看养生方面的书,我也和她说过,我现在在学习一些中医知识。妈妈的支持增强了我的信心,但心里毕竟还是没有底。我把带在身边的《陈亦人伤寒论讲稿》拿出来,找到麻杏石甘汤那条,反复看读,遗憾的是,书上写得太少了,对主症的描述,药方、药理介绍得都不多。书到用时方恨少,于是,我决定去新华书店,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书。

在新华书店呆了两个多小时,现在书店里这方面的书还真不少,我主要找介绍麻杏石甘汤证和治疗咳嗽这方面的看,最后定下三本:《伤寒论汤证新编》、《经方临证心法》、《中医临床诊治自学入门》。第一本书主要是分析《伤寒论》中理法方药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二本书是作者从医多年来的论文汇集,主要侧重于理论与临床心得的结合;第三本书主要介绍一些常见病证的诊断要点。回家后,马上翻看了有关麻杏石甘汤证方面的内容,重点是学习辩证要点:咳嗽、吐黄色痰(痰黏)、流黄浊涕、口干渴、舌质红、苔微黄或苔薄白而干、脉浮数或滑数。当然,在初期还应该有发热、汗出等表证。

看完书,再一一与妈妈的症状比对:

1、咳嗽:每天晚上都有咳(主要在凌晨1点到5点);

2、痰、浊涕:刚开始咳嗽的时候有黄痰,鼻涕也是黄色;

3、舌:舌尖是红的,苔微黄;

4、渴:没有口干渴;

5、脉:这个最难判断,因为本人从来没有学过把脉,对把脉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平时倒是经常为自己把脉,为的是练练手感。这次是赶鸭子上架,无论如何总得试试。妈妈说以前有几个大夫给她把脉时都说她的脉不太好把,摸不着,可这次我一摸就摸着了,不用说,那肯定是浮脉了,现在是晚秋,秋脉应该是“毛脉”,这么容易就摸到了,而且还比较有力,不知道这是不是弦脉,晚上一点到三点咳嗽,这个时间是肝经当令,可能是有肝火,那么出现弦脉是有可能的。再看脉搏,平时妈妈的脉搏是每分钟七十左右,这次达到了一百零二,不用说,肯定是数脉,所以,脉象是——脉浮数。

经过一番比对,麻杏石甘汤证的几个辩证要点似乎都有了(除了口干渴),这下心里觉得踏实些了,那就开方吧,《伤寒论》中麻杏石甘汤的药量是麻黄四两、杏仁50个、炙甘草二两、石膏半斤,按一两1510个杏仁4,半斤八两算下来,应该是麻黄60、杏仁20、炙甘草30、石膏120,这个量好象太大了点。按照郝万山教授教的方法,用原方三分之一的量,也就是麻黄20、杏仁8、炙甘草10、石膏40。对了,好象还有点肝火,也可能是有少阳证?是不是还要加点其它的药呢?加什么药?我不知道,照方抓药还没有试过呢,再做加减就更不会了。算了,还是直接用原方吧,先把咳嗽治好了再说,或者是直接吃小柴胡颗粒,药店里有现成的中成药。方子写好了,和妈妈一起去药店买药,先抓两付试试,一共二元八角,真不贵。

药拿回家,妈妈又拿起方子看,说了以后说:“石膏用40呀?”她这一说我心里又没底了,是啊,石膏性凉,这么大的量行不行啊?会不会对胃有影响?还有麻黄,这么大的量,会不会发汗的力度有点大?我说:“要不把石膏和麻黄的量减一些,用一半?”妈妈说:“要不喝药前先炖好当归黑豆鸡蛋,如果服药后有什么反应,就吃点当归黑豆炖鸡蛋。”我说:“那就这样吧,咱们饭后服药,这样对胃的刺激也小一些。”药煮好后,倒出来一看,满满一大碗,由于心里还是没底,我建议把这一大碗分成两次喝,不再煮第二次药了。

中饭后半小时服药,药后并没有什么反应。下午四点半再喝一次,也没有什么不良反应,看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一天下来没有听到老人家咳嗽一声(前几天在白天的时候偶尔会咳嗽一两声),但是否真的有效,还得等第二天才能知道。于是,我建议妈妈把剩下的药煮第二次,妈妈告诉我,为了炖当归黑豆鸡蛋汤,她已经把药渣倒掉了,只好做罢。喝完第二次药后,妈妈出现了口干,喝了好三杯水,睡觉前她对我说,感觉好象气管里有气向上冲,但没有什么其它不适的感觉。

这一夜我没睡踏实,中间起来了三次,每次都到妈妈房门口听听,看是否有咳嗽声,但都没有听到。第二天一起床,我就问妈妈情况怎么样,她告诉我说,一个晚上都没有咳嗽,就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咳了一声。看来这个药有效,我说,那就再煮第二付药,妈妈说:已经煮上了。哈哈,看来老人家对这个方子也是认可了。一天下来,基本上没有咳嗽。

115,吃了两次药,一天没有咳嗽,也没有什么其它不适。晚上,我坐火车返回郑州,下火车时已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四十分,立马打电话给妈妈,一方面向老人家报平安,另一方面还是想问问情况,结果是:咳嗽已经基本好了。到十点多又打了一次电话,妈妈说,已经不咳嗽了,就是有点口干,嘴里好象有点苦。口苦、咽中干,这应该是少阳证。我告诉妈妈,再去药店再抓一付麻杏石甘汤,再服一天,另外喝两袋小柴胡颗粒。

7日上午一上班,又给妈妈打了电话,得知咳嗽已经基本好了,口干、口苦也轻多了,不过今天早上起床后又咳了一小会,而且又有黄痰了,口干、口苦轻多了,问我怎么办。看来还有点内热,少阳感冒还没彻底好,我告诉她,那就再买两付麻杏石甘汤,再吃一天小柴胡颗粒。

今天一上班又与妈妈通了电话,白天和晚上已经不咳嗽了,但早上起床的时候又咳了一小会,有点痰,但已经不黄,口苦没有了,有点轻微口干,昨天又买了三付麻杏石甘汤,上午已经喝了一次中药,冲服了一包小柴胡。我告诉她,吃完这三付药后,再喝两天二皮姜汤,因为久咳已造成阴虚肺燥津伤,再用二皮姜汤调理一下。

妈妈这次咳嗽,前前后后一个多月,共花了近三百元,最后用麻杏石甘汤基本治愈,一共花了不到二十元(麻杏石甘汤每付1.4元,六付药共8.4元),一付药下去咳嗽基本上好得差不多了,这让我再次领略到了经方的魅力——真的是效如桴鼓啊!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