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海厦讲伤寒论 辨阳明病脉证并治法(4)


猪苓汤方

猪苓一两去皮 茯苓二两 阿胶一两 滑石一两碎 泽泻一两

右五味,以水四升,先煮四味,取二升,去滓,纳下阿胶烊消,温服七合,日三服。

胖子各三钱,普通人各二钱就可以了,先煮四味,就是把阿胶拿出来,阿胶都是后下的,一天吃三次,中药没有记饭前或饭后服,则一律饭前吃。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治淋病点滴不通,阴头肿痛,少腹膨胀而痛者,若茎中痛,出脓血者,都可以用猪苓汤。

又:妊妇七八月后,有牝护焮热肿痛,不能起卧,小便淋沥者,以三棱针轻轻刺肿处,放出瘀水后,再用此方,则肿痛立消,小便快利。怀孕中间小便不通,要用到猪苓汤,还有若一身悉肿者,宜「越婢加朮汤」,怀孕的时候水肿,就是越婢加朮汤,越婢再加白朮,所以孕妇水肿是越婢加朮汤,小便不通是猪苓汤。

【尊水琐言】曰:满身洪肿,以手力按其肿,放手则按处忽复起胀,肿胀虽如是其甚,然未曾有碍呼吸,气息亦如平日,是「猪苓汤证」也。更有肿势如前,腰以下虽满肿,臂、肩、胸、背无恙,呼吸仍如寻常者,是亦可用「猪苓汤」,勿必问其渴之有无。所以下半肿也可以用猪苓汤,水肿的时候,有些水要用发汗发掉,不发汗则喘满,就要用越婢加朮汤。

二四一:「阳明病」 汗出多而渴者 不可与「猪苓汤」,以汗多胃中燥,「猪苓汤」复利其小便故也。

这人本来津液就不够了,渴就代表津液不够了,猪苓汤是利水的,水再利掉会燥热、发烧,因为汗多胃中燥,所以汗的来源是肠的津液,猪苓汤再利小便会加速失水,本来口渴缺水而已,猪苓汤一下去,就变成脱水了。

二四二:脉浮而迟,表热裹寒,下利清糓者,「四逆汤」主之。若胃中虚冷,不能食者,饮水则哕。

脉浮而迟,表虚掉了,结果病人表热里寒,下利清谷者,完全里虚掉了,大便出来清谷,就是吃什么拉什么就是什么,则四逆汤主之,如果若胃中虚冷,不能食者,饮水则哕,喝了水就会打嗝,因为水是寒冷的,所以一般打嗝都是寒凉的,平常在治疗「哕」证用茯苓四逆汤,哕证还没有到很危险的时候,即用茯苓四逆汤,里面的人参能去心下痞,茯苓能把寒水利掉,干姜、炙甘草等热药,能把胃、脾脏的功能恢复。

二四三:脉浮,发热,口干,鼻燥,能食者,则衄。

登革热一发烧就死掉的,西医说是出血性的死亡,因为血太热了,一热,热会往上,脑部里壮热,烧没有办法退掉的时候,血管会破裂,就死掉了,脑膜炎也是这样死掉的,热到达血管让血管破掉,有一种情形,如果本来身体很好,一流鼻血热就退掉了,流鼻血都来不及退掉就很危险,所以登革热高烧就是白虎汤,脉浮,发热,口干,鼻燥,能食者,则衄。口干就代表津液干掉了,能食就是肠胃功能很好,免疫系统很强,此种人一流鼻血热就解掉了。

二四四:「阳明病」,下之,其外有热,手足温,不结胸,心中懊憹,饥不能食,但头汗出者,「栀子豉汤」主之。

热在中焦,所以用栀子豉汤,如果热在上焦的时候,用去中焦或下焦热的药都不会好,所以要分上、中、下。如果结胸的话就是大小陷胸汤二四五:「阳明病」,发潮热,大便溏,小便自可,胸胁满不去者,「小柴胡汤」主之。

阳明病,发潮热,就肯定胃实了,大便溏,小便自可,大便还是有,小便也可以,就知道病人不是阳明的燥实,不见得要阳明药燥实才会有潮热的现象,胸胁满不去者,「小柴胡汤」主之,这条辨张仲景就是要说,阳明证攻下的时候,一定是纯阳明证,如果兼有少阳的时候,胸胁苦满,就要先和解少阳,不要随便攻下,像胸胁苦满、往来寒热、口苦咽干、恶心,就是少阳,滤过性病毒的邪在三焦淋巴系统里面,像腮腺炎就是小柴胡汤证。

二四六:「阳明病」,胁下鞕满,不大便而呕,舌上白苔者,可与「小柴胡汤」,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身濈然而汗出解也。

不大便而呕,阳明证没有呕的,有恶心的现象就是少阳证,舌上白苔者,可与「小柴胡汤」,阳明证的舌苔是焦黄的,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身濈然而汗出也,所以有的人便秘不是承气汤证,吃承气汤没有用,结果是小柴胡汤证,不管大不大便,只要他有一少阳症状就要先和解少阳,所以有时候是小柴胡汤或大柴胡汤把便秘治好的。

二四七:「阳明中风」,脉弦浮大,而短气,腹满,胁下及心痛,久按之气不通,鼻干不得汗,嗜卧,一身面目悉黄,小便难,有潮热,时时哕,耳前后肿,刺之稍瘥。病过十日,外不解,脉续弦者,与「小柴胡汤」。脉但浮,无余证者,与「麻黄汤」。若不尿,腹满加哕者,不治。

阳明中风,是热证,脉弦浮大,一般来说,浮是太阳的脉,弦是少阳的脉,大是阳明的脉,代表少阳太阳阳明都有了,病人有短气的现象,呼吸比较急促,腹满,胁下及心痛,肚子胀满,胃又难过,久按之气不通,按下去又没有放屁,大便不通,鼻子是断生死的地方。鼻子上的油代表我们的生命,鼻干不得汗,就是鼻子都没有油了,就很危险,嗜卧,一身面目悉黄,全身都发黄了,小便难,有潮热,时时哕,这病人很惨了,耳前后肿,刺之稍瘥,代表扁桃腺发炎或淋巴系统肿大、腮腺炎,就刺它,放一点血,病过十日,外不解,脉续弦者,与小柴胡汤,大部份是小柴胡汤证,脉但浮,无余证者,与麻黄汤,如果脉是浮的,没有其它里证,就是麻黄汤证,就是解表。

若不尿,腹满加哕者,小便没了,肚子又胀满,东西又吃不下,吃下了又打嗝,腹满就是腹水了,腹水加哕嗝就是肝癌的末期,很多癌证末期都如此,肚子肿大,东西又吃不下,压肚子又不会放屁,小便又没了,肚子一直肿起来,遇到这种没有胃气了,已经打嗝了,都是死证,肝癌和肝硬化不一样,但是症状是一样的。

肝癌初期还可以治疗,中期就没有办法了,在治疗如水进入肺的时候,可采隔日用十枣汤排水,如果每天排水会死在十枣汤上,再开健脾整胃的药。

为协助他肠子能通润,开柏子仁,因为怕他没有力量排出来,又没有体力承受承气汤,所以用仁剂,肝癌里面一定有热,所以加黄芩,所有的癌证到末期,病人会血虚,所以加当归,因为要健脾胃,所以加白朮、茯苓,虚寒的时候有打哕的现象,所以加炙甘草,基本上是用这方子,如果黄疸很高,如果是热用茵陈蒿汤,如果热在上焦,痰很多,舌苔也是黄黄的就加栀子,这些都是治疗肝癌的药,以上是主要的方子,临证再加减,例如有表证,就加桂枝、白芍,如果胸满就把白芍拿掉,痰多的就多加点杏仁、桔梗。

健胃整脾汤方

柏子仁 黄芩 当归 白朮 茯苓 炙甘草

治疗的时候,用十枣汤把水攻出来,水再回来就没有那么多了,如果小便通利,都没有腹水了,这病人就救回来了,救回来以后,想要让他再快一点好,加了南派的药,像娱蚣、血竭等,结果病人被攻死了,因为病人血虚了,药里面有很多破瘀的,但那是伤科用的,让病人自己慢慢恢复比较好,因为血已经虚了,硬去攻,死的更快,结果病人是死在贫血上。

十枣汤在三个小时内就把水排掉了,排掉了后「马上」吃健脾的药,平常三餐饭前吃,然后正常的饮食,水来的时候,再用十枣汤攻,百分之九十九的肝硬化、腹水的病人都可以救回。

二四八:「阳明病」,自汗出,若发汗,小便自利者,此为津

液内竭,虽鞕不可攻之,当须自欲大便,宜蜜煎导而通之,若「土瓜根」及「大猪胆汁」皆可为导。

阳明病的人必会自汗,医师不明却又给他发汗剂,津液就伤到了、小便又出的很多,就代表水分没了,这时候大便虽鞕不可攻之,这条辨讲的就是,病人如果里虚了,绝对不要去攻下,所以临床上蜜煎导法大多用在病人很虚弱的时候,因为虚弱没有能力把大便排出来,蜜煎导法为协助大便用的,大猪胆汁很难弄,用甘油锭也可以,甘油锭和蜜煎导法一样。

蜜煎导法

蜜七合,一味,纳铜器中,微火煎之,稍凝似饴状,搅之勿令焦着。欲可丸,并手捻作挺,令头锐,大如指,长二寸许。

当热时急作,冷则硬。以纳谷道中,以手急抱,欲大便时乃去之。

把蜂蜜熬到感觉黏的程度如麦牙糖一样就关火,等稍微温一点的时候,并手捻作挺,令头锐,大如指,长二寸许,用手搓成一条一头大一头尖的,趁温的时候做好,等凉了以后插到肛门去,大头先进,肠子蠕动会让它往里面跑,以手急抱,欲大便时乃去之,用手抱到,有要大便感觉的时候再放手。

土瓜根方

方缺

大猪胆汁方

大猪胆汁一枚,泻汁,和醋少许,以灌谷道中,如一食顷,当大便出。

临床上,用猪胆汁最好,但是猪胆汁不好拿到,因为有醋,酸的,所以渗透力量很强。人分泌胆汁帮助消化,所以用猪胆汁,猪瞻汁先调一些醋,用西医的针管吸进,肛门涂点凡士林,把猪瞻汁打进去,约一顿饭的时间,大便就排出来了。

二四九:「阳明病」,脉迟,汗出多,微恶寒者,表未解也,可发汗,宜「桂枝汤」。

如果不管表证,病人脉迟恶寒,一般来说会判断这病人里虚掉了,脉迟就是虚了,汗出乃表不固,现在阳明病的人,本身再带有脉迟,汗出多,微恶寒者,这些症状,就是表未解也,可发汗,可以发汗,平常阳明病是不可以发汗的,阳明病本就是因为津液少了,造成高热、大便硬掉了,现在阳明病在有表证的状况下,还是需要给他发汗,要先解表再攻里。

二五〇:「阳明病」,脉浮,无汗而喘者,发汗则愈,宜「麻黄汤」。

如果病人阳明病,又兼有脉浮,无汗而喘者,喘就是伤寒,麻黄汤证,就需要发汗,发汗则愈,宜麻黄汤,二四九和二五这两条辨讲的就是,在阳明病攻下前,如果病人确定有表证,一定要先解表后再攻下。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