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剂30款


1. 桂枝[/B] 汤:凡过敏性鼻炎,狂嚏连绵,嚏后清涕滂沱,日必数作,遇寒更甚。局部粘膜苍白水肿,大量清水样分泌物,镜检可见嗜酸性白细胞增多,舌薄苔,脉浮者,用此方。
2. 桂枝[/B] 去芍药加 附子[/B] 汤:用于严重的肺寒导致的多涕症、过敏性鼻炎、鼻塞不通。盖其虽曰肺寒,实则元阳首先无火,使鼻窍无温煦之气以养。所以用此方一面调和肺气,一面重振元阳。
3.小建中汤,黄芪建中汤:清涕长流不敛的慢性鼻炎、多涕症和过敏性鼻炎属于虚寒型者,其病因大多是卫气不固,中气不足,阳气不振。被《医宗金鉴·名医方论》誉为“建立中气”的小建中汤正是一首特效方剂。我们为了加强它的疗效,可用黄芪建中汤。
4. 葛根[/B] 芩连汤:慢性鼻前庭炎,虽似小恙,但因循几月,发作不休,也十分顽固。本方解毒清里,用于本病,疗效十分满意。
5.白虎汤,白虎加 人参[/B] 汤:白虎汤,我们常用于急性咽炎外无表证而有热者,大多症见咽部疼痛,口中有臭气,口干喜饮,伴以灼热、烟熏、异物感,大便偏干。局检:咽粘膜弥漫性充血,色泽红艳。也可能出现扁桃体炎……大多为隐窝型或实质型。脉大、实、数有力,苔黄或灰而干。
此外某类型的大衄。局检鼻粘膜充血,大多数立特尔氏区粗糙,出血甚至溃疡。头部受震时都能导诱其再度出血。脉、舌及全身症状具阳明经热的见证。
其次白虎加 人参[/B] 汤,用于慢性咽炎的干燥津枯、充血红艳和鼻衄出血过多者两种病。其功效诚如《成方切用》之所谓:“白虎解热, 人参[/B] 生津。”6. 甘草[/B] 干姜[/B] 汤:寒闭失音、寒闭喉风在北方或冬天较为多见。它是重寒直中肺经,于是言出无声。这两病,都起于俄倾之间,除全身性呈有虚寒症状,白苔、脉象沉细外,局检无所发现。
所以治当以温中去寒之 甘草[/B] 干姜[/B] 汤。
7.麻杏石甘汤:本方对喉风,即急性喉炎,疗效显著。此外,亦适用于咽白喉等,用量必须增大。
第二卷1808. 桂枝[/B] 葛根[/B] 汤: 桂枝[/B] 葛根[/B] 汤,治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项背强者。我们使用几例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性咽峡炎,疗效尚佳。因其病状和本方的作用相符。
9.五苓散:凡急慢性卡他性中耳炎,急性化脓性中耳炎之炎热症状已消失而脓性分泌物很多者,常用此方。头不痛,鼻涕多而色白,鼻塞不严重,嗅觉稍迟钝的鼻窦炎也常用之。此外,口腔病由湿浊内蒸,上熏清道者亦适用。
10.真武汤:凡阳气衰弱,在五官科中以鼻病为多见,涕出清稀如水,淋漓不断,鼻粘膜苍白如纸,取用此方有立竿见影之效。
复发性口腔炎,日久不愈者,大多“中州虚冷”。通过《丹溪心法》口疮嚼化官桂和《谢映庐医案》下唇生疮案用椒梅附桂连理汤的启发,采用此方,效果也颇满意。
鼻衄大量失血,出现亡阳。采用此方温阳必须加用大量 人参[/B]
11. 栀子[/B] 柏皮汤:急性咽喉炎纵然病程日久的病例,也多为无虚有实者。对此凡主诉为有严重的疼痛、烧灼感,干燥求饮,或作痒,大便秘结,脉正常、苔薄黄。局检:弥漫性充血,但不一定严重。后壁淋巴滤泡增生,小血管暴露,呈网状散布均属本方的适应症。
12.旋复代赭汤:本方具补气平肝,化痰降逆作用。癔性咽喉异感症,多因情怀不畅,肝气郁结,胃失和降,聚湿酿痰,痰气搏结而致,虽临床上还有 半夏[/B] 厚朴[/B] 汤,但治此病降逆之功,远远不及此方。
13. 甘草[/B] 汤, 桔梗[/B] 汤:二方为最有名的喉科常用方,惟后人总要加几味其他药配方使用。
14.四逆汤:鼻衄大量失血,突然休克,面色苍白,冷汗出,四肢厥冷,脉芤而沉细,终至伏而扪之不得,这是气随血脱,阳气告尽之象。此时唯一的拯危救急,就是四逆汤。但大多还须加以 人参[/B] 大补元气,使气旺而血自生。
15. 竹叶石膏汤[/B] :复发性口腔炎一般以中土虚弱,脾气不振,同时还兼有心、肺、胃炎等五志之火的存在,致虚实互见者为最多,此种的口腔炎,是有 竹叶石膏汤[/B] 最为合适。
16.理中汤:复发性口腔炎中,很多是中宫虚冷所致。本方正以“分理阴阳,安和胃气”(引用《成方切用》语)的作用来治疗此病。因为中宫虚怯,非腐即烂了。理中汤正是帮助失去主宰的中气,重掌大权。
17.防己黄芪汤:卡他性中耳炎的潴积物,中医视为败津腐液的痰。但一入慢性途中,必然伴以虚证。不论痰的潴积或气机虚滞,空清之窍的阻塞壅滞,势所必然。本方的作用也正是本病之必需者。
考本方四味药,关键在防己。“散留痰”、“散结气壅肿”、“利九窍”,而且“折茎吹之,气从中贯,故专以通,疏导为用”。故甚适合慢性卡他性中耳炎的所求。
18. 桂枝[/B] 附子[/B] 汤:寒性颞下颌关节炎、阴证颌骨骨髓炎,本方对这两病的初期很有作用。
19. 百合[/B] 知母[/B] 汤, 百合[/B] 地黄汤:二方均用治一切慢性鼻炎,慢性咽炎,慢性喉炎的干燥严重者。微有不同者,挟有虚火者,宜 百合[/B] 知母[/B] 汤。挟有胃火者,宜 百合[/B] 地黄汤。
20. 甘草[/B] 泻心汤:本方《金匮要略》主治“狐惑”,近人认为狐惑相当于白塞氏综合征,所以现在已广泛取用于白塞氏综合征及复发性口腔炎。
21. 酸枣仁[/B] 汤:对慢性咽炎、干燥性咽炎、鼻炎、萎缩性咽炎,还有某些耳聋、耳鸣、美尼尔氏病,尤其是伴有盗汗、失眠等,最喜用本方,或予以加减。
22. 射干[/B] 麻黄[/B] 汤:治疗由咽喉炎引起的咳嗽,其特点是咽喉先作奇痒,然后咳即随之。
第二卷181方取 射干[/B] 麻黄[/B] 紫菀[/B] 半夏[/B] 、款冬花共五味, 大枣[/B] 可有可无。不用 五味子[/B] 细辛[/B] ,但经常根据病情与证型而有所加减。
23.葶苈 大枣[/B] 丸:本方专用治鼻塞为主的慢性鼻炎,方仅两药,但力峻性猛,用于实证见效甚捷,考主药葶苈,所谓“独用葶苈之苦寒,入肺经以泄肺闭。辅以 大枣[/B] 之甘温,补脾土以和药”。符合《本草图解》的“入肺泻气,主肺壅上气”。
但葶苈毕竟是峻药,方中尽管有 大枣[/B] 缓和,虚人仍应忌用。
24.麦门冬汤:本方对慢性咽炎,咽部反射敏感,由于局部分泌物的长期刺激,常引起恶心、作呕的病者,是十分恰当的。
喻嘉言称此方为:“治胃中津液干枯,虚火上炎,治本之良法也。”其中 人参[/B] 与麦冬两味是主药,起到“ 人参[/B] 甘温,大补肺气而泻火,麦冬甘寒,补益水源而润金”。慢性咽炎泛恶不明显者,去 半夏[/B]
25. 泽泻[/B] 汤:《金匮要略》:“心下有支饮,其人苦冒眩, 泽泻[/B] 汤主之。”如其改为“耳中有支饮,其人苦冒眩, 泽泻[/B] 汤主之”,也未始不可。“心下”当然可以归纳于手少阴,“心寄窍于耳”,则与手少阴也有联系。“支饮”是脏腑病理变化过程中的渗出液,那么卡他性中耳炎的潴留积液,也不折不扣的是“支饮”。所以经常用以治疗初期的卡他性中耳炎,尤其是眩晕者,不过药味太少,只有 泽泻[/B] 白术[/B] 二药,故务必以加味用之。
26.黄土汤:长期、反复发作不休的衄血,血量不多,立特尔氏区完好无损,粘膜苍白。全身症状有身凉少温,腰酸,小便频数,精神倦怠,甚至黎明泄泻或浮肿。脉沉迟微弱。舌薄苔,质瘦而淡者,以黄土汤为最合适。
近来伏龙肝缺货,可改用 赤石脂[/B] ,虽然它的补中不足,但收涩有余,尚能代用。
27.泻心汤:此方在耳鼻喉科领域里用处十分广泛,可治一切化脓性的急性炎症,方中 黄芩[/B] 泻上焦火, 黄连[/B] 泻中焦火, 黄柏[/B] 泻下焦火。主要作用是“清热解毒”。
28. 桂枝[/B] 茯苓[/B] 丸:本方作用活血化瘀,缓解症状。我们利用此种功能,作为声带息肉的消散剂,疗效较为满意。但是,取用时还得有所加减,凡血性息肉,加减无多。白色的加消痰药如 昆布[/B] 、海藻、 瓦楞子[/B] 、毛茨菇等,而 甘草[/B] 桔梗[/B] 则是必用药物,此方效用诚如高学山评语“盖取其渐磨”。
29. 半夏[/B] 厚朴[/B] 汤:《和剂局方》加入 大枣[/B] ,称四七汤。取意于四味药,治七情病,故名四七。
我们专用于梅核气,但疗效不太稳定。
30.甘麦 大枣[/B] 汤:本方除常用于癔性咽喉异症之外,还用于幻听症、幻觉症、癔性失音和癔性失听,疗效都较理想。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