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翃《寒食》赏析


韩翃《寒食》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1]。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2]。

【赏析】

韩翃:字君平,南阳(今属河南)人。天宝进士。官至中书舍人,大历十才子之一。原有诗集,后散佚,明人辑有《韩君平集》。

寒食春深,景物宜人,故诗中前二句先写景。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诗人立足高远,视野宽阔,全城景物,尽在望中。春城一语,高度凝炼而华美。春是自然节候,城是人间都邑,这两者的结合,呈现出无限美好的景观。无处不飞花,是诗人抓住的典型画面。春意浓郁,笼罩全城。诗人不说处处飞花,因为那只流于一般性的概括,而说是无处不飞花,这双重否定的句式极大加强了肯定的语气,有效地烘托出全城皆已沉浸于浓郁春意之中的盛况。诗人不说无处不开花,而说无处不飞花,除了飞字的动态强烈,有助于表现春天的勃然生机外,还说明了诗人在描写时序时措辞是何等精密。飞花,就是落花随风飞舞。这是典型的暮春景色。不说落花而说飞花,这是明写花而暗写风。一个飞字,蕴意深远。由此我们可以充分体会到诗人炼字的功夫。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首诗能传诵千古,主要是其中的警句春城无处不飞花,而这一句诗中最能耀人眼目者,就在一个飞字。

寒食东风御柳斜,春风吹遍全城,自然也吹入御苑。苑中垂柳也随风飘动起来了。风是无形无影的,它的存在,只能由花之飞,柳之斜来间接感知。照此说来,一个斜字也是间接地写风。

第三、四句,论者多认为是讽喻皇宫的特权以及宦官的专宠。不过我们也不妨只视之为风俗画。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这其中写实的成份是主要的。唐代制度,清明日皇帝宣旨,取榆柳之火以赐近臣,以示恩宠。又寒食日天下一律禁火,唯宫中可以燃烛。日暮汉宫传蜡烛,皇帝特许重臣五侯也可破例燃烛,并直接自宫中将燃烛向外传送。能得到皇帝赐烛这份殊荣的自然不多,难怪由汉宫(实指唐朝宫廷)到五侯之家,沿途飘散的轻烟会引起诗人的特别注意。

由于后两句旨在描写宫庭生活,并且写得轻灵佻脱,所以历来颇受赏识。据孟棨《本事诗》载:唐德宗很欣赏韩翃此诗,特意赐予他驾部郎中知制诰的显职。由于当时江淮刺史与韩翃同名,德宗特意亲书此诗,并批道:与此韩翃。其诗倍受爱重若此。又据《唐音癸笺》载:韩员外(翃)诗匠,意近于史,兴致繁富,一篇一咏,朝士珍之。从最高统治者到一般朝士,都偏爱此诗,很难说明诗人本意中含有讥刺。当然,如果读者感到诗人意含讽喻,那也不足为怪。

[1]寒食;我国古代传统节日之一,一般在冬至后一百零五日,清明前两天(一说前一天)。古人很重视这个节日,按俗家家禁火,只吃冷食。故称寒食节。
[2]五侯:旧说一指东汉外戚梁冀一族的五侯,一指东汉桓帝时的宦官单超等同日封侯的五人。本诗中泛指贵幸宠臣。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