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E艺术


中年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9 | 浏览 :34

徐英子在巷口就望见了婆婆家的两页大门,朱红的漆在夕阳的映照下,折射出光彩流溢的亮。 大约又是新近漆过了。徐英子脑子里闪过这个想法,紧接着就感到心口猛的闷了一下。 吴天明就说:“怎么了?大半年没来,对红色过敏?” 徐英子不是对红色过敏,而是对掩在红色里面的人过敏,也对今天吴天明在这一刻能够迅速准确地感应到她的心理反应而敏感。 但她摇了摇头,没吭声。 徐英子害怕朱红门内婆婆的眼神。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锐利与苛刻呼之欲出!不,是不呼即出! 吴覃氏知道徐英子今天准会过来。儿子吴天明昨天回来说,孙女考上了重点大学,但徐英子坚持要让她出国去上学。“妈,徐英子可能要为学费的事


我的世界 海天一色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37:51 | 浏览 :51

镜头1 我叫小天,天空的天,很不错的名字吧! 今天下午终于告别了被春雨折磨的日子,天开始放晴了。傍晚的时候还出现了火红的夕阳。 我站到了窗户边上,看着这片只属于我的天地,微笑着。 你好啊,久别的夕阳,我家亲爱的,我们又见面了!让我向你打声招呼吧! 风啊,再吹大呢,就算头发乱了也不会怪你的。 啊,不知道今天他会不会出现…… 现在,风真的大了起来,把街道两边的树吹得“呼啦啦”直响。 口哨声又传来了。 是他。 他正街头过来,踩着自行车,一路风声一路哨。 风把他的刘海吹乱了。 但还是一样帅气和阳光。 为什么我只在有阳光的日子才看到他呢?一年来都是这样。 今天他蓝子里的是什么


我们都是天真的孩子

分类 :诗歌 | 发布时间:2018-05-17 18:52:06 | 浏览 :2

善良,纯真,渴望美好 单纯,简单,没有陷阱 我说我们都是天真的孩子 会望着太阳说 美好的一天 会望着彩虹所 雨过天晴的美丽 会望着一个人的脸真诚的说 我宽容了你 天真的孩子,可曾知道 越是渴望,越是简单 那希望的泡沫就会更多 我说我们不再做天真的孩子 因为我们天真 因为我们受伤 人们说那东西越来越少 那是美德 可是我不再想天真...... 可我们永远都是天真的孩子 眼里写着同一种东西 善良


等雨

分类 :诗歌 | 发布时间:2018-05-16 15:31:53 | 浏览 :8

我站在荡荡的 土地 看着干涸 诚实的等雨 闷风缓走后 又是闷风 脚下曲卷着痛苦的人们 默默的等雨 好象等待生命 其实又是闷风 曲卷在地上的人们 双手仍在紧合 祈祷着静静睡去


笑忘书

分类 :诗歌 | 发布时间:2018-05-16 15:30:43 | 浏览 :4

我站在这里 头发长夜般漆黑悲凉 一九九九的盛夏 那些星光 那些月亮 那一段铭记一生的温柔和酸楚的话 我站在这里 一个人的时候 二000年的深秋也来了呵 那些清晨 那些黄昏 那一朵耗尽一生也不绽放开的花 我站在这里 不知不觉丧失青春 二00一的初冬 在心里这般寒冷绵长 那些挣扎那些泪光 那一份纠缠着压抑着混乱着成全了的遗忘 我站在这里 倔强着屏住呼吸屏住回忆 黑暗中终于伸手不见五指 而你笑着说忘了吧忘了吧 刻骨的悲伤 插在心口的刀 我爱你 所以血流不止


邮票报灾

分类 :短笑话 | 发布时间:2018-05-17 18:46:17 | 浏览 :3

秘书:“先生!农民现在特别缺水。” 官员:“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秘书:“但是,现在旱情更加严重了。” 官员:“你是怎么知道的?” 秘书:“今天我收到一封农民来信,邮票不是 粘上的,而是钉上的。”


再一次心灵的震撼

分类 :诗歌 | 发布时间:2018-05-17 23:37:11 | 浏览 :3

又一场灾难引发了 再一次心灵的震撼 又一场地震让整个中国 再一次挺起了爱的脊梁…… 又一场天灾使我们 再一次感到无法掌握生命的长度 又一场国难让我们 再一次可以去选择认知生命的厚度 又一场大灾唤起人们 再一次去思索生命的意义 又一场大难触动人们 再一次去思考亲情的可贵 又一场劫难 再一次被大爱之心所化解 又一场灾难 再一次被大爱的海洋所淹没 又一场抗震救灾 再一次放大了什么叫做“人” 又一回八方支援 再一次大写了什么叫做“中国” 又一场深情吊唁 再一次抒写了什么叫做“中国人” (本文觐献给在玉树地震中遇难的同胞们,向英灵们志以最为沉痛的哀悼!逝者已矣,愿生者坚强,玉


烤鱼店的O2O实践:五个月新增9万会员,单月实现百万元营收

分类 :情感百态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3:24 | 浏览 :43

烤鱼店的O2O实践:五个月新增9万会员,单月实现百万元营收 严格意义上来讲,工业时代正在完成向后工业时代的转型,在这个过程中,主动把握互联网的传统服务产业参与者将顺势而昌。这两天,有关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的话题被不少名人大号追逐,话题的焦点基本集中在:那些互联网里懂传统行业的,传统行业里懂互联网的人最最牛掰。 一家传统烤鱼店通过互联网获得的发展数据貌似印证了这个言论。从2012年9月到2013年1月,“江边城外烤全鱼”在上线了电子会员卡产品后,增加了9万新会员,这些会员每天为“江边城外”单店带去33桌客人,每桌消费200元以上,这样算来,在不到5个月内,这些会员共为“江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3(仅供参考)

分类 :社会财经 | 发布时间:2018-05-15 17:18:11 | 浏览 :71

二 部 (情报)部长:陈友谊少将 副部长:陈凯少将、张明忠少将、丰炳生少将、吴兵 副军职专员:杨超英 政委: 姚立云少将 政治部主任:何建民少将 三部 (技术侦察部 61195 )部长:刘晓北少将 政委:孟学政少将 副部长:郑俊杰少将、巨乾生、张钦贞少将   政治部主任:有令泉少将 电子对抗雷达部 部长(四部):万晓援少将   政委:卢春祥少将 副部长:刘平少将、郝叶力少将 政治部主任:


酒鬼的故事

分类 :短笑话 | 发布时间:2018-05-15 20:12:57 | 浏览 :3

有个酒鬼经常喝醉,他老婆很生气不让他进家门。一天他又喝多了,怕回家老婆又不让进门。就想了个办法,想一进门就脱光衣服,把衣服扔到门外,这样老婆就没法赶他出门了。可他刚把衣服扔出去,就听到众人大笑,原来是在公交车里。


致命拉菲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19:32 | 浏览 :42

致命拉菲 文/沈慧 发表于《民间传奇故事》2012年9A卷 一、猫眼里的女鬼 有人说,真实的人性只存在于一个人独处时表现出来的善恶。我无法同意。其实每个人都可能躲在别人的视线背后犯下罪行。等天亮的时候,他们又西装革履地顶着企业家、专家等各色头衔接受所有人的仰视。你不信?让我证明给你看。 K君是我最新的目标,他出身于富裕家庭。公司高管,个性阳光。这样的人应该跟犯罪扯不上任何关系吧?嘿嘿,你错了。记得老祖宗说过的话么?人之初,性本恶。对了,罪恶就是可以激发的。 我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K君,发现他还真是一个正人君子。对工作认真,对家庭负责,更没有不良嗜好和花边新闻。不过没有


固本浚源求长远

分类 :教育学习 | 发布时间:2018-05-17 02:10:07 | 浏览 :21

固本浚源求长远 喜欢垂柳,因为它不忘根本,柔软的枝条总是向着根的方向生长;喜欢小溪,因为它源远流长,涓涓的细流总能穿过丛林山涧到达它要去的地方。纵观大千世界,众生芸芸,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始终都是无法长久的,正如唐朝宰相魏征云:“欲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求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作文教学历来被看作是语文教学的半壁江山,再加上作文的分值在试卷中占有越来越重的比例,故而有了“得文者得天下”之说。要想提高学生的写作水平,仅靠习作指导课上讲一些写作技巧是不给力的,必须固本浚源,方能求其长远。所谓作文教学之本源,我想无非是“读、背、看、写、勤积累”,所以本学期预计进行以下


我的房子,面朝昨天

分类 :诗歌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11:59 | 浏览 :40

我把醒着的灯,熄灭 等待花开等待雪落 等待我的爱情打马而过 一夜憔悴的声音,重叠 也无法构成忧伤 难以穿透的厚度 穿过失眠,深入孤独 我年复一年 左手开始,右手结束 我的房子,面朝昨天 今天的幸福 我永远看不见 至少还有明天 等待花开等待雪落 等待我的爱情打马而过


折磨是一种人生别样的赐予

分类 :散文精选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20:25 | 浏览 :49

  似乎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遇到这样的人,他总是与你过不去,处处为难你,不停地否定你,挑剔你,在他面前,你会感觉不自在,你可能会怨恨他们,为什么总折磨我,为什么总是跟我过不去,可是,在他的苛求下,你也在不知不觉中成长,变得更回优秀,我们把眼光放远些,从整个人生的大格局来看,那些折磨你的人恰恰是成就你的人。      当蝴蝶不审幼虫时,住在一个出口很小的茧中,要想破茧而出,它必须通过那个小小的出口,这个过程需要它竭尽全力,这小小的出口就是帮助幼虫两翼成长的关健,只有经过了出口的挤压,两翼才能顺利充血,幼虫才能蜕变为展翅飞翔的蝴蝶,      人与蝴蝶一样,也要经历破茧的


相濡以沫,一天一世纪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37:52 | 浏览 :40

早早的起了床,看着床上还在熟睡的你,紧皱的眉头,微闭的唇,长长的睫毛,心跳又一次漏了半拍。这样的你,却是我爱到骨血里的男子,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像是甜进了心里。原来,最幸福的事,就是每天睁开眼却能看见你。 蹑手蹑脚的走进厨房准备为你做一顿丰盛的早餐,一阵手忙脚乱的慌乱,终是把早餐弄好。看着依然还在熟睡的你,却有了恶作剧的念头。翻出你送给我的那只口红,暗暗的笑得花枝乱颤。轻轻的把口红涂在你的唇上,那抹殷红,像是开得极艳的杜鹃花。我还没来得及防备,就被你的手圈住,跌进了你的怀里。 “唔……”你的唇就已经贴了上来,我急急的推开你说:“好啊你!在我面前装睡,快点起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