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选择题


一道选择题

2010年的8月29日,我去学校报到。这天,学校将宣布人事安排。学校分高中部和初中部。最近这几年,常有高中部的老师被安排到初中部教书。通常,这些人会忽然改性情,原来神采奕奕的脸会变得愁云惨淡 。

校长主任们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我淡淡地听着。当主管教学的陈校发言时,我侧起了耳朵,眼睛则盯着他那张慢条斯理的脸。他不紧不慢地念着,我的心七上八下地摇着。高中部的工作全部安排了,我竟没听到自己的名字!直觉告诉我:我被赶到了初中部!我突然感觉胸口闷闷的,眼睛涩涩的。当听到我确实安排到初一两个班教语文时,泪水终于夺眶而出!走在回家的路上,中午的阳光热情似火。我却感觉透心凉!理智告诉我:学佛的人应该高高兴兴地在逆境中修。可习气却紧拽住我:教初中丢人现眼,才华横溢的我应该去教高中!它们在唇枪舌战,可理智的声音微弱不堪,习气的力量强大无比。我耷拉着脑袋恹恹地进了家门。

后来去上班,发现有些同事的脸变了。以前是热乎乎的,现在是冷冰冰的。我那颗曾骄傲的心慢慢往下沉。

有一天,我看见一个同事,曾跟我非常要好。我走过去与她打招呼,她竟没看见。我真以为她没看见我,又走过去,她竟神情冷漠地走了。她以前可不这样,远远地看到我就要打招呼,亲亲热热 的话说得我浑身舒坦。

我感觉自己真真切切地把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体验了一回,而不是字面上。我开始变得不自信。

同事变了,学生也变了。原来在高中部上课,学生不会太离谱。可在初一上课,教室里是喧嚣不已,尖叫的,敲桌子的,扔东西的,打架的。。。。。。此起彼伏。我一会儿讲课,一会儿维持纪律。上完课我回到家,那课堂里的恐怖吵闹的一幕幕又回放  ,我寝食难安。

我的头发原本是乌黑的。有一天我照镜子,赫然发现了几根白发。我让儿子替我拔,竟足足有十几根!

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佛的声音也会来召唤我,但很快便会被痛苦淹没。

有一天,先生转告给我上师的话,他让我做一道选择题:是选择教高中还是选择去西方极乐世界?如果想去高中,他完全帮得上忙。

我虽然极眷恋教高中的时光,但我还是清楚我的人生目标不是教高中,而是去西方极乐世界!

我呈上了自己的答案。

时间是疗伤的良药,慢慢的,我适应了,接受了;挫折令人变得睿智,我逐渐找回了自信和快乐,我更坚定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信念。

顺境和逆境哪个有利于修行?

达真堪布答:在逆境当中,我们容易发现问题,也容易转念。比如有人打我骂我,稍微有点修行的人,他能够发现,这个是自己的问题,自己造的业,我不应该嗔恨,不应该跟他计较,应该给他发慈悲心。这样就可以转为道用了。

如果逆境当中受影响,也很容易发现。比如有人骂我打我,我没有把握住心态,去嗔恨了,去报复了,我们就容易发现这样的过患,我作为修行人,不应该这样。但是在顺境当中很不容易发现这样的失败。

在顺境当中,比如今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很高兴、很得意地去接受、享用甚至去保护,这个时候我们也是在失败。因为这也是无常的,虚假的,不可靠的,暂时的,有得就有失,有来就有去,有生就有灭,但是这个时候很难想得到这些道理,很不容易发现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在执着的状态中去享受这样的福报,这样我们还是在受影响,受束缚,有一天觉得不够圆满,或者要失去的时候,它就会伤害你。如果当时你没有执着,你失去的时候,也不会受影响,不会有痛苦。

逆境是直接伤害我们的,所以我们容易发现,容易调整心态;顺境是间接伤害我们的,所以我们很难发现,很难转为道用。你执着什么,什么就会伤害你,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都是一样。

逆境也是无常的

圣严法师开示

一般人遇到无常,很可能的消极:「既然无常就不要管了!既然是无,还能做什么呢!」

这是错误的无常观。正确的无常是指,因为无常,时间非常有限,所以必须珍惜,必须赶快趁现在自己还有用的时候,赶快充实自己、奉献自己。例如你不有三天的时间可用,三天就要当成十天来用。

例如我去日本留学,因为时间有限,又没有钱,所以逼著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读完。

因此有些有钱人读了许多年,仍拿不到学位,我却因为知道无常,随时都可能要被迫辍学,所以积极把握机会,反而很快就拿到学位。

同时,正因为一切无常,逆境当然也是无常的,随时都会出现中转。

所以当我遇到任何逆境,都会想到这个逆境是无常的,因而不再担忧。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