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二货


还记得回老家的时候,农田打除草剂。

我挑水,我老爸背着喷雾器打药。

预备,走起!从开始干活就一直聊天,可开心了,打到四分之三了,

我老爸突然停了下来,蹲下去点了根烟。我问咋地了?

只见他抬头吐了一口烟说到“还得重新打一遍!”

我又问怎么呢?他说“光给里面放水了,没加药!加药!药!”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