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驻人间


刘连生和爱人郭雅,是南方某市医院心脏专科医师。他们原在北方一家医院工作10年。因一件非常伤心的事,调这里工作——

这段时间,刘连生身体越来越差,作了一次全面的检查,发现他得了绝症,生命只能维持半年!作为医生的刘连生,对死亡并不害怕,但回顾短暂的一生,有些感慨万分,他还想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思考了很久,刘连生觉得自己的心脏非常健康,他不愿把那么健康珍贵的器官带走。

在病榻上,刘连生跟妻子、儿子商量,想捐出自己的心脏,遭到亲人反对。刘连生开导他们,说这颗心功能健全,何必让它跟这衰朽的皮囊,一起化为灰烬呢?社会上有那么多心脏病患者,如果这颗心能够拯救一个生命,为什么不让它留下来,发挥它应该发挥的作用呢?

妻子、儿子终于被说服了,他们找到专门机构,签订了器官捐赠协议,不仅无偿捐心,还提供10万元经费,给患者作手术费,由妻子郭雅主持手术。患者的条件是无依无靠,身陷困境的孤人……

一个月手后,刘家找到一位病人,是个20多岁的姑娘.她父母双亡,孤身一人在深圳打工,因病失业无钱医治,符合刘连生捐赠条件。

姑娘已处绝境,是她朋友在网上,看到刘连生无偿捐赠心脏的消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联系上刘家人。

了解姑娘情况后,刘连生和郭雅决定和她见一面,商议捐赠及手术事宜。不久,刘连生在病房里,见到这个姑娘。一看见她刘连生眼睛一亮,觉得她好熟悉,象在哪儿见过,象久别重逢的亲人。

不仅刘连生看这姑娘亲切,郭雅见了这个姑娘,也半天说不出话来。而刘连生越看越觉得这姑娘,跟郭雅象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这时,刘军从外面提一篮水果进来,见了姑娘大吃一惊,问道:“小芸,是你?”

姑娘见了刘军,羞涩地合下眼睑,脸色非常尴尬。刘军急问她这几年去哪儿了,怎么音信全无?让他找得好苦……

原来,小芸是刘军大学同学,也是他的初恋。两人念书时,虽未宣布恋情,但在花前月下,结了海誓山盟。约定暂时给这段恋情保密,毕业后共同打拼创业,再建幸福小家庭……

毕业那年,小芸父母亡故,她千里迢迢回家奔丧。刘军想跟她一块儿去,被小芸拒绝。小芸要刘军先找个职业,为今后生活打基础。自己办完父母后事,只身南下闯世界。这期间,小芸和刘军一直保持联系,暗中谈婚论嫁。

小芸开始一帆风顺,想打开一片天地,再接刘军同去创业。谁知她的身体越来越差,经检查患了心脏衰竭症。为不拖累刘军,小芸与他中断联系,辗转到另外一个城市,一边打工一边治病。因此,这几年刘军找不到她的下落,没想到机缘巧合,今天二人竟不期而遇。得知真像后,刘军抱着小芸大哭,小芸瘫软地靠在刘军怀里,无力地咽泣。

一旁的刘连生和郭雅也凄然泪下,特别是刘连生,想到自己的心脏,捐给未来的儿媳,感到非常欣慰!叹天地有情、人间有情……

刘家人立即接受了小芸,马上在医院化验她和刘连生的血液和DNA,看会不会产生排斥性。检查结果,让大家吃了一惊,小芸跟刘连生血型相同,DNA吻合率达百分之九十七!刘连生和郭雅做梦似的,心想茫茫人海,居然有这种奇事?勾起一件尘封以久的往事……

刘连生把小芸当作自己的孩子,郭雅现在把小芸视为骨肉亲生,吃饭同桌、睡觉同床。她除了照顾刘连生,又悉心照顾病重的小芸。

一天,郭雅帮小芸洗衣服,发现她的衣服里,有一块小巧玲珑的玉观音。郭雅一看就觉得眼熟,忙到自己的抽屉里,翻出一块与小芸一模一样的玉观音来。

郭雅仔细比较鉴定,发现这两块玉观音,反面都刻着一个‘刘’字。这两块玉观音,是刘连生祖辈传下来的。当年郭雅生下女儿时,刘连生的母亲为给孙女祈福,将一块玉观音给了孙女。老人离世时,又把另一块玉观音给郭雅收藏。

刘连生和郭雅的女儿,三岁那年戴玉观音上街,被人拐走。

刘连生夫妻疯了似的到处寻找孩子,竟如石沉大海。为慰藉痛苦的心灵,刘连生和郭雅到孤儿院,找个跟女儿同年同月同日所生的孩子,虽然是个男孩,他们还是把他抱回家来,这就是儿子刘军——

夫妻俩带刘军,在那个城市里生活10年,每天只要一看到熟悉的人、事,他们就会想起女儿、伤心不已。为了排解这种痛苦,他们带着刘军调到现在这座城市。郭雅看到玉观音后,把情况告诉刘连生,她怀疑小芸是自己的女儿。刘连生说他第一眼就看出小芸象亲人!

刘连生叫刘军扶来小芸,郭雅仔细问她身世。小芸说爹娘是养父母,隐隐记得小时被人拐卖,爹娘买她回家养大成人,身上一直戴块玉观音。养母曾透露:人贩子卖她时,她身上唯一的印记,就是贴身挂着的这块玉观音——

听完小芸的话,郭雅抱住她放声大哭,刘连生也在一旁哭出声来,一旁的刘军不知所措……历经磨难的一家人,在悲哀和惊喜中团聚了。刘连生灯油快熬尽,心里充满了喜悦和宽慰,现在可以带着微笑离去。

最后的日子里,刘连生在病榻前,给他的养子刘军、女儿小芸,举行了一个特殊的婚礼,当他道完最后的也是最真诚的祝福后,就被医护人员送进手术室,和他同时进去的还有穿着婚纱的小芸。

郭雅待在手术室里,她作好了准备,做一个这辈子最特殊的心脏移植手术。她会全心全意地,把那颗最亲切的心,从一个亲人身上,移到另一个亲人身上,让它长驻人间……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