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心


贪心

李明聪刚刚做完智力测试,测试结果显示他的智商高达160。与我们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比肩。

看着电脑上的结果,李明聪心里说不出的郁闷,明明高智商的自己,为什么就读不懂女朋友的心思呢,以至于现在闹到了分手的地步。

李明聪重重的合上笔记本。拿出一支烟,点燃吸了起来。烟还未吸到一半,困意来袭,上下眼皮激烈地打起架。

李明聪躺在床上睡着了,睡的很沉。昨晚一躺下就又折腾他起来的分手场景,没有再出现在他的梦中,取而代之的是结婚的幸福场面。

“嘭,嗙,嘭,嗙。”

一阵鞭炮声响起,幸福的礼花洒满了整片天空,也吵醒了熟睡中的李明聪。

“操,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被吵醒的李明聪咒骂着,抱怨着坐了起来。

醒来的李明聪喝了口水再次躺下,他很想再睡去,可是心里总是后怕一旦睡着,马上又会被惊醒,迟迟不敢睡去。这是每个梦中惊醒者的心理自我暗示。

已然无法再度入睡,李明聪习惯性地做到电脑桌前,掀开笔记本,按下了开机键。

两分钟过去了,一点反应也没有。李明聪反复又试了几次,一样是没反应。

“尼玛,还他妈让不让人活了。啊,啊……”

李明聪烦躁地一脚踢到电脑桌的边沿上,拖鞋里露出的大脚趾顿时整个红了。痛的李明聪嗷嗷地叫了起来。

周末的都市总是清静不了的,新人们都挤在这天举办婚礼,以便邀请来更多的亲朋好友,以便收更多的红包。这原本良好的美德,如今却已经演变成另一种赚钱的渠道。然而,这可是苦了李明聪,明明是上下眼皮打架不止,却是脑袋一沾枕头就被吓醒。而更可怜的是唯一能转移他注意力的电脑也**了。

简直要发疯的李明聪,无力地穿好衣服走出了家门。

深秋季节,难得的阳光明媚,洒在身上暖阳阳的。然而,此时的李明聪心情就像树上枯黄欲飘落的秋叶,哪里有享受阳光的心绪,有的只是随风飘去,不知身在何方的惆怅。

李明聪心不在焉地走着,他自己也不知道走出去了多远,直至路的尽头。

这条路是可以绕道另一条路上的,那条路的路程比这条更远些。来的时候,李明聪下意识的选择了近路。可现在,他却想走远的那条。是的,他是这么想的,他需要更多的时间考虑自己的事情。

然而,他刚转到另一条路,又停住了脚步,转身原路返回。

而在他身后的那家酒店在他转身的刹那,响起了轰鸣的礼炮声。

李明聪漫无目的地走着,他的终点根本不需要想。就是他租住的那间不足20平米的小卧室,那是他在这个城市唯一的栖身之所。

上天总是喜欢捉弄失意者。命运似乎也正应了中国那句俗语:痛打落水狗。

“朋友,要不要笔记本电脑?”中年男子略带沧桑地声音从一辆破旧的桑塔纳2000的后排座上传了出来。

“不要。”李明聪毫不客气地回绝了他。

“朋友,我这电脑是惠普的,酷睿双核的处理器,4G内存,320G硬盘。配置很好地,你要我便宜点给你。”男人不死心地推销起来。

“你卖多少钱?”李明聪听了男人的介绍,有些动心,他知道这样的东西肯定来路不正,价格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再说自己那台坏掉的电脑,配置早就落伍了,他一直想换,只是腰包一直不给力。

“兄弟,你先看看电脑怎么样。价格嘛,我们好商量。”男人痛快地说道。

“好,那我先看看电脑吧。”

李明聪拿过电脑,略微看了看外观,开机开始看电脑配置。

整台笔记本包着塑料薄膜,样子倒是挺新。惠普的品牌标签贴在机盖上,倒是看不出真假。不过,李明聪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她觉得电脑肯定是偷来的,但是又一想那与他无关啊,他要看的只是合适不合适。

“你们打算卖多钱?”李明聪此刻看到了司机位置坐着的另一个人,礼貌地询问道。

“哥们,你看了啊。这是正宗的惠普电脑。保管出库的时候点错了多拿出一台。我们送回去一分钱没有,所以才想买了换俩钱我们哥俩买烟抽。你看我这还有**。”坐在司机位置上的男子,一边介绍,一边将**递给李明聪。

接过男子手中的**,李明聪仔细的核对起来。

只见**上写着:品名,惠普笔记本。淡红色的印章上刻的是三联电器财务专用章。下面落款处,有出库时库管的签字,旁边还有一个手机号码。

“哥们,我俩是三联电器的员工,这个你千万得给我们保密啊,我们可不想因为这点事,没法在公司干了。你看这是我的工作证,肯定假不了,你也可以打**上的电话问问,别说是我们让你打的就行。”

司机位置上的男人,一边讲着,一边递给李明聪自己的工作证。

李明聪粗略地看了下,的确是写着三联电器的工作证,工作证上的照片也和司机是同一个人。李明聪知道这只是他们利用工作之便为自己谋私利,顿时,心里的担心去了大半。

“你们打算卖多少钱啊?”

“**你也看过了,可以肯定这是正宗的行货了吧,那怎么也得给一半吧。”后排座上的男人说。

“太多了,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

“那你身上有多钱啊。”司机座上的男子急切地问。

李明聪拿出上衣兜里的钱包数了数说:“我这只有400。”

“400,太少了。我们也担着风险呢,就四百,也太少了。”司机座上的男子有些不屑地说。

“可我只有400,我知道你们肯定买不了,那就算了吧。”李明聪此刻有些后悔没多带点钱,有些沮丧地说。

“一千块钱给他吧,反正我们拿回去,也是一分钱没有。”后排座上的男子商量地口气问前排座上的男人。

“好吧,兄弟。你再去取600,一千块钱你拿走,行吧?”司机座上的男子接话道。

李明聪听到男人的报价,真的是动了心。惠普的笔记本,原价是4980元的。只要一千块。即便自己不用,转手卖了轻松整个千八百的。但李明聪也不是笨蛋,他想了想继续说道。

“1000太贵了,600吧,六百我就拿走。”

“600,太少了,再加点吧。”后排座上的男子开始和李明聪讨价还价。

“多不了了,我最近手头也不宽裕。”

“哥们,600实在太少。我们这也着急回去,我看这样吧,我们各让一步,800你拿走。”司机座上的男子一槌定音,一副不容反驳的样子。

李明聪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大概过了三分钟的样子吧。

“好,800就800。开车去跟我走吧,我去给你们取钱。”

“行,上车,坐前边,告诉我怎么走。”

李明聪坐在了副驾驶上,指挥他去自己家。

到楼下,李明聪让他们两个在下面等他,自己匆匆跑上楼,向同租房子的室友借了400块钱。但是他没告诉室友借钱做什么,而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心理没向朋友说。

再次回到车上,李明聪并没有急于付钱。而是拿出电脑,开机再次核对相关信息。

“哥们,刚才不是看过了么,还看什么啊?我们还急着会公司呢。”司机座上的男子催促说。

“我在看看,买东西嘛,怎么也得看好了再买是吧。”李明聪的心里已经乐坏了。他早就计划好了,这台惠普他留着自己用,自己那台修好了卖掉。现在的验货,纯粹是出于谨慎。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