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起谋杀案的几种叙述方式


关于一起谋杀案的几种叙述方式

高 鸿

1

陕西省平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林华故意杀人案刑事判决书

公诉机关陕西省平安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林华,女,1974年3月16日生,汉族,大学文化,系平安市鹿县城关镇人。2008年4月29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鹿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0日被依法逮捕,现押鹿县看守所。

委托辩护人赵军,大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平安市人民检察院以平检刑诉(2008)第10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林华犯故意杀人罪,于2008年10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平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林华及其辩护人赵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审判委员会讨论并做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平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8年4月29日凌晨,林华的丈夫王斌在其家中打骂妻子林华,林华遂用匕首将王斌刺死,后林华向鹿县公安局报警投案。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法医鉴定等证据,认为被告人林华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请本院依法惩处。被告人林华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供认不讳。

辩护人赵军的辩护意见,被告人林华及子女、老人长期经常受王斌的殴打、虐待等家庭暴力,情急之下属义愤杀人,系刑法规定的情节较轻的情形,在实施犯罪后投案自首,认罪态度较好,平时表现较好。被告人的婆婆和婆家兄妹等亲友要求对林华从轻处理。家中婆婆和孩子需照顾、抚养,对被告人应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林华与被害人王斌系夫妻关系,王斌生前长期以来经常打骂妻子,曾致林华一眼失明,身上多处受伤。2008年4月28日晚,王斌酒后又在自己家中打骂林华,并反复扬言要将林华及其娘家人杀掉,一直至次日凌晨,林华遂即用匕首刺王斌胸部,至王斌心脏破裂,窒息死亡。后林华向平安市公安局打电话报警投案。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证人王健证实2008年4月28日晚其父王斌酒后打骂林华和自己,其母林华于4月29日凌晨将王斌刺死后投案自首,王斌生前曾多次打骂林华、自己和他人,曾致林华一眼失明,身上多处伤疤;证人韩小霞证实案发当天王斌酒后打骂妻子、自己;证人张娥证实林华将王斌杀死后告知她的事实;证人林春来、李小四证实林华杀死王斌后自首的情况;尸检鉴定书证实王斌心脏破裂,窒息死亡;证人林春来、李小四证实王斌生前长期打骂妻子、儿子及他人,曾致林华一眼失明,身上多处受伤;诊断证明证实林华右眼光感,身上多处疤痕;被告人林华对杀死王斌的事实予以供认。根据以上证据,足以证实被告人林华将其丈夫王斌杀死的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林华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案发后,被告人投案自首,可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林华长期以来经常受被害人王斌的打骂而杀人,属情节较轻,可依法从轻处罚。为打击刑事犯罪,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林华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唐晓惠

审 判 员 于国军

审 判 员 马娜

二ОО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刘惠敏

2

刀子进入体内的时候很顺畅,哧溜一声,热辣辣的,带着尖锐的啸声。这把刀被她捂了很长时间,捂出汗来了。这是一把美式军用匕首,是我从新疆带回来的。匕首的刀柄裹着皮子,刀柄有防滑槽。锋尖为双刃,有出血槽,以便顺利拔出。据说美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使用这种匕首,这种匕首当时也为盟国部队使用,因而颇为著名。美国战时,乃至战后1975年后出版的陆军格斗教材中,仍以这种匕首为例讲解动作。我喜欢收藏刀具,双锋刀利于刺,而不便于切割,用途较为单一;单锋刃用途较为广泛,可切、可砍。可用其披荆斩棘,开辟道路;亦可用其刀背的锯齿锯断树木,搭设帐篷;还可用其宰杀野味、掘取茎果。这把刀是我收藏的100多种刀械中最钟爱的刀一把,我曾用它杀死过一头野猪,扎伤一头野羊。野羊带着这把刀一路狂奔,上山下洼,翻沟越岭,最后销声匿迹。为了找到这把刀,我循着血迹找了几天,后来在一个滴梢(黄土高原被雨水冲刷出的葫芦状悬崖)下发现这头野羊。野羊已经死了,身下一滩鲜血,但匕首却不见了。

匕首无疑在野羊奔逃的过程中掉了,我一定要找到它。这把匕首陪伴我很多年,我不能没有它。正是阳春三月,阳光燥哄哄的,把冬眠的山唤醒了,树也唤醒了。桃花肆意地招展着,炫耀着,透着丝丝暧昧。几天来,我一直徘徊在这片山域,心爱的匕首却杳无踪影。一定要找到这把匕首,哪怕把整座山翻个过,也要找到它。是不是自己太急躁,漏掉了那些草丛?还有那桃林茂密的山涧?我听见它们嘻嘻哈哈的嘲笑声,连同那细细的小溪,笑得稀里哗啦。他们嘲笑我的无助,我的懦弱,我的自卑和无能。它们结成一个联盟,共同匿藏这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秘密。你知道,这片山涧对我很熟悉,我对他们也很熟悉。我的童年我的少年甚至青年有很多时光都是在这里度过的。那时那片桃树还未成林,杜梨树漫山遍野,白花花的,统治着这片山域。后来杜梨树被人砍伐了,桃林便冒了出来。桃树结的果实并不大,酸酸的,看来是窜了种。我在这篇山洼放羊,羊群漫山遍野,像天上的白云,与杜梨树交织在一起。我幸福地躺在那些树的下面哼哼着,阳光透过树隙侍弄着我的身体,弄得我浑身痒痒。我慢慢地褪下裤子,掏出羞于见人的小鸡鸡。这东西太不争气,让我在伙伴们跟前丢尽了人。我们比赛撒尿,他们都比我撒得高,撒得远,以致后来,我都不敢在人前撒尿了。小鸡鸡在我的抚弄下有所长进,但还是羞于见人的样子,缩头缩脑。我听见树上小鸟们的窃窃私语,它们在嘲笑我。我恼羞成怒,提起裤子摸了一块石头就扔了上去。小鸟扑棱棱飞走了,留下一串笑声。我突然觉得万分沮丧,于是就大声地哭了起来,哭得昂扬激越,肆无忌惮,声嘶力竭。

你现在知道了我的秘密,就要替我守着。不过也没关系了,因为我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上了,跟你们不在一个层面上。我去了每个人最终都会去的地方。这里很浪漫,也很守恒,一切在这里都会停止变化。比如,一百年后你再见到我,我还是现在这副模样。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