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原谅我多情的打扰


(一)

一一跟留夕说:一灿死了,麦一灿死了.

死是个什么概念呢?

死就是,你再也不会在身边看到那个死了的人,如果可以你能看到他化完妆的尸体被运送进火化炉.火化炉不停地吐着黑烟,火苗吞噬着他的身体.等他出来的时候,就会变成一盒骨灰,被伤心的亲属捧着离开,然后埋葬.

这就是死.

而现在,麦一一跟留夕说:麦一灿死了.

留夕的眼泪,就这样不听话的流了出来.

悲伤瞬间充满了整个走廊,像突如其来的洪流把你淹没,将你虐杀在窒息中.

(二)

一灿是大一一一岁的亲哥哥,留夕最爱的表哥.

留夕记得小的时候,出去玩,比她大六岁的一灿和小一灿一岁的一一并排走着,留夕被她们保护在中间,小手被她们一人一只牵着.路过游乐园,那个时候一灿就会弯下腰,对比他矮两头多的留夕说:留夕,我们去坐旋转木马.

前一天留夕还看见一灿他们所在的美术班集体背着画板去附近的广场写生,一灿因为很高走在后面.画笔、颜料、画板,一灿拿着它们对走在去老师办公室送作业的路上的留夕微笑的做着鬼脸.

"那天是最后一次见面吧?"很久以后,留夕想.

而自己却因为抱着太多太沉的作业没有来得及向他招手.他的微笑,他的鬼脸,他的画板他的一切,就在那一秒在留夕的脑海里定格,成为无法找寻的记忆.

一灿已经被报送去中央美院,他说过美术是他毕生所追求的梦想.

而现在...这就是所谓的毕生...

(三)

留夕走在医院的走廊上,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在走廊的尽头叫她的名字,那个声音再说:留夕,我们去坐旋转木马.

留夕慢慢的转身,面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

原来是幻听...

走廊很安静,留夕的眼泪滴在地板上.

"叭哒.叭哒.叭哒

叭哒.叭哒.

叭哒."

(四)

从留夕在医院一楼抢救室门口遇见满身是血面色吓得苍白的一一到一一被眼圈通红的姨夫接走,留夕都没有看见一一哭.她就想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一个人蜷缩在椅子上不停的发抖,把脸深深的埋在胳膊里,没有人看得见她的表情.

是不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全身九处严重骨折,脾脏破裂,还没有到医院就停住了呼吸.

原本那么美好的身躯,被车子撞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飞起落地后慢慢流淌出来的血,鲜红的流满了半个街道的宽.

而这个时候的一一就站在不远处,看着顺着坡度流过来的鲜血沾满了自己纯白色帆布鞋的边缘.

吓得忘了怎么哭、怎么喊、怎么尖叫.

她就这么站着,听着身边的人喊:"出车祸啦!快打电话叫救护车!""死人啦!死人啦!""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快叫救护车!"整个街道的人顿时都混乱了开来,而一一就踩着一灿的血走过去,咚的一声跪在一灿的身边,鲜血染红了一一的裤子,一一趴在一灿的身上,把嘴伸到一灿沾血的耳边,喃喃道:"哥,起来了.我们回家要晚了.起来了...."

哥,你起来啊,我们还要去坐旋转木马呢..

一一就这么一直叫一直叫,她抱着一灿身体,从救护车到来都没有流泪.

一一到现在都出奇的平静.

(五)

第二天,留夕去一一家叫一一上学的时候,一一正在平静的收拾书包,一一的妈妈还在房间里哭,一一和她到了别然后让过站在门口的留夕,走出门.留夕追了上去.

"姐..."留夕拉住一一的书包带.一一停了下来."什么?"看着留夕的是一一渺茫空洞的眼神.

"姐...你...没事儿吧?"留夕关心的看着一一,松开了手,小心翼翼.

"这是什么?"一一抬起手,露出手腕处一道长长的伤疤.

"疤..."留夕不知道一一想说什么.留夕知道那是一一两年前割腕自杀时留下的疤.

"对,它是一道普通的伤疤,自从有了这道疤,哥哥他就告诉我要好好的活着."一一看着手腕,眼神空洞.

"所以..."一一走近留夕,抱住了她"留夕...我只有你了..."

"我们,在一起,好好过,好好活..."

早上的天气有点凉,和中午的温差很大.这个时候有一片叶子从旁边的树上落下飘了过来.留夕这个时候才想起.

已经是夏末了..

"走吧.今天是入赛选拔赛成绩公布的日子,可不能迟到."一一对留夕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微笑.

"好...."

(六)

礼堂里坐了很多人,全市中学的美术老师都到了,前两天举行的全市书画比赛的入赛选拔赛的名单就要在今天揭晓.一一坐在比赛选手席上,平静,没有别的选手的紧张.

"好了.请大家安静一下!"秃头的校长在主席台上红着脸喊."首先,感谢大家从百忙中抽出时间?~!%$^=+_(省略二百字开场文)"

"下面,我来揭晓本校三个入赛参加全市书画比赛的名单:第三名,高三.二班的陈烟蕊同学,第二名,高三.八班的田玥洁同学...第一名是..高三.十一班的..麦一一同学!她的重(zhòng)殇的各项得分都接近满分!这三位同学..""报告!"

校长的精彩演讲被一个从麦克风里传来的另一个声音打断,他的目光落在拿着麦克风站在选手席上的人.

站起来的人正是麦一一.

"校长..."一一很认真的看着他"那个字念重(chóng),它的名字叫重(chóng)殇.."

一一的目光低下,抬起手腕,手腕上露出那条早上给留夕看的伤疤.

一条永远留在手腕上,抹不掉的伤疤..一一的目光留在那里.

一一终于流下了泪.拿着麦克风的手在发抖.

一幅命题绘画,它的主题是"自己最不愿提起的往事"

对..就是一件..一一最不愿提起的往事.

两年前她也画过这幅画,只是比这一幅更唯美.因为有了更多鲜血的滋润.

一一的泪滴在手腕上,拍打着那条伤疤.

很多人都不知,一一的胸口,心脏的那个部位,曾经有一把锋利的藏刀深深的插入,伸到心脏,却没有要了一一的命,只留下一个疤.像是开在胸口的花.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