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灵宝·王云波


天冷。身上钱不多。晚上回不去家。王云波说:“咱们找个睡着暖和、又不贵的地方。”他在灵宝呆了有二年多了,一切听他安排。跟他上了出租车,在****门口停了下来。美美地洗了个澡,浑身清爽。上楼去睡觉。睡觉的地方是个大厅,一排挨一排的按摩椅。坐上去很绵软,和席梦思床垫没区别。取了被子,倒头就睡。

早上,王云波叫醒我。我习惯性地去摸茶几上的烟,没摸到。睁眼一看,烟被人拿了。我对王云波说:“烟丢了。”王云波站起来,“这不行。你等下。”他出了房间,我跟了出去。

前台是个小女孩,听王云波讲完后,说:“你等下。”她拿起电话,开始核实。昨晚睡在大厅的5个工作人员,谁也不愿承认。 我想一盒烟丢了算了,何必较真呢。王云波坐到沙发上等。我说,“算了。”

他有点怨愤:“你这人就是怕事。这事他们必须负责任。上次在这睡,我丢了盒烟。上次算了,这次说什么也不能算。”他咬上这家****了。

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前台双手一摊,对王云波说:“大哥,实在对不起。问了我们工作人员,都说没拿。”

王云波冷哼一声,“把你们主管叫来。”

“大哥,我给你道个歉,躹个躬好吗?”

小女孩挺不容易的。我又说:“算了吧。”

王云波不依不饶:“叫你们主管来,你没听见吗?”

“大哥。你看我们又不能去搜工作人员的身,没这个权力。我也不能自掏腰包给你买盒烟……”

王云波不说话。

我劝道:“她也是打工的。打工的何必为难打工的。”

王云波的手机响了,朋友打来的。快到了约定的时间。他站起身,也不理前台的道歉,躹躬,径自下楼。

楼下服务台交钱。服务生说除了洗澡费用,还有过夜费用。要120元。

王云波火了,“那我在这里丢东西,你们怎么赔偿?”

服务生做不了主,打电话。楼上的前台下来。满脸堆笑,“大哥,刚才不是给你道歉了?”

“丢了东西,一句道歉就行了?那把你手机给我,我说丢了,给你道歉就行。你们要把事闹大,是吧?好,我奉陪。去,叫你们主管。”

服务生插话:“明知道大厅容易丢东西,你们还住大厅?”潜台词,有钱你就住标间呀。没钱住大厅,丢东西活该。没碰到这种火上浇油的人。

前台白了服务生一眼。

她转向王云波:“大哥,你看这事咋办?”

“事出在你们这儿,你们给我说,这事怎么办。”

“丢东西的是你,你说呗。”

两人玩起了太极推手。

服务生给前台暗里做了个手势。我站在门外,看见了。

推门进去,前台笑着对王云波说:“大哥,你再这样胡闹的话。我报警了。”

软的不行,来硬得了。我心里窃笑,早在几年前,这哥们就把这手玩得炉火纯青。他早成了软硬不吃的臭石头。

王云霍地站起:“好呀,你报呀。来,我给你播110。”他拿出手机,递过去。

前台的脸变色,又瞬间恢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要生生把疼痛的感觉忍下去。小女孩不简单。

“量你们也没这本事。打110?!出事或没出事,只会给你们公司生意造成影响。”

朋友又打电话催。王云波说,马上过去。

前台逮着机会了,“大哥,你朋友还等着你呢。”

“不急,不急。他马上坐车过来。”

前台说:“要不这样。大哥,不收你们房钱了。”

王云波站起身,摆摆手,“算了,算了。我们穷,住不起你们****。”他把一张100扔到服务生那儿。搂着我的肩,向外走:“哥们,下次回来咱们住五星级酒店。”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