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到姑娘就有房


追到姑娘就有房

1、生了儿子欠了债

儿子结婚要买房,愁得老郝茶不思饭不想,当年生儿子乐得屁颠屁颠,现在才知道是欠了他的债!

老郝平日里省吃俭用,只为多存下一些钱帮儿子买房,可是今天的早点涨了价,四元一碗的馄饨变成了五元,老郝没舍得买,中午的盒饭倒是没涨价,打开盒来一看,里面的鸡腿变成了鸡蛋!

老郝是居委会主任,节假日值班的盒饭是政府补贴的,当然不好为了只鸡腿发牢骚。叹口气刚要拿筷子,对面伸出一双手,连盒饭带筷子一起搂了过去,老郝吃了一惊,急忙抬头一看:原来又是二胖!二胖看着盒里的饭菜直撇嘴:“怎么连个鸡腿儿都没有?唉,要饭吃,不嫌次,凑合着填肚子吧!”挑挑拣拣地吃了起来。

看二胖这副赖皮相,老郝哭笑不得。

二胖原本是杂技团的小丑演员,两个月前下班回家,正见一辆摩托车撞倒了一个老人,驾驶员不顾人家死活调头就逃。二胖义愤填膺,就在摩托车从身边掠过的一瞬间,二胖使出了杂技功夫,一个飞脚把驾驶员踹下车来。驾驶员倒是逃不掉了,可是失控的摩托车撞开了隔离栏,把一个行人撞成了重伤,二胖也被飞起的隔离栏砸断了腿。

事情闹到了法院,法官考虑到二胖的动机良好,免予追究刑事责任,但是以危险方式拦截肇事车辆,导致无辜行人重伤,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经过调解,二胖赔偿伤者各项损失三十万元。

二胖要赔偿还要治伤腿,内外交困没了饭辙。老郝不能眼看他挨饿,便给他申请了**,最近物价上涨,二胖的日子更是不好过,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他索性接着演小丑耍赖皮,三天两头跑来要救济,现在发展到吃霸王餐了!

老郝虽然讨厌二胖的作派,也知道他确实困难,每逢政府给困难户发补助,总是尽可能多关照一些,超过限度再耍赖皮也是白搭。

盒饭里顺口的东西吃完了,二胖拍拍肚子走了……

晚上下了班,老郝才要锁门回家,儿子小郝打来了电话,说他和女友看中了一套二手房,地点就在本社区,爸爸是居委会主任,人熟地熟好说话,帮他去看看房侃侃价。

多懂事儿的孩子呀!老郝感动了,让他感动的不是儿子,而是儿子的女友,这姑娘又漂亮又是高学历,配儿子绰绰有余。现在的女孩子爱攀比,老郝听说过她们的择偶条件:身高一米八,房子一百八。儿子身高一米八倒是够了,老郝最怕的就是那个房子一百八,没想到人家姑娘居然同意买二手房,简直就是爱上穷小子的七仙女!

提起房子老郝就惭愧,自己和老伴儿都是工薪阶层,房改时买下了单位分配的一室一厅,后来就全力供着儿子上大学,哪里有钱改善住房?儿子的运气真好,碰上七仙女了!

老郝不敢怠慢,赶紧按地址找到这家住户,看那脏兮兮的门有些眼熟,敲开门来一看:里面竟是二胖!

二胖撇起了嘴:“不就是吃了你一盒饭嘛,怎么还找上门来了?”老郝顾不得听他耍贫嘴:“你要卖房?是不是要去睡桥洞子?”二胖马上变成了一副可怜相:“我要赔偿人家三十万,治腿伤的钱也是借的,不卖房子拿啥还债?”老郝劝道:“欠债慢慢还嘛,卖了房你连窝儿都没了!”二胖又撇起了嘴:“慢慢还?你要是债主儿就好了……咦?你怎么知道我要卖房?哦,那个要买房的小郝是你儿子吧?怪不得看着面熟呢!好,看在您的份儿上,我给您打九折,三天内给我回信,过时不候!”

老郝还想再劝几句,二胖“砰”地关了门。

二胖耍无赖只为了多吃奶,心里可是明明白白,他知道老郝家里的困难,也没忘记老郝对他的关照,做人总该知恩图报,所以才咬着牙打了九折。老郝心里也明白,二胖给的房价真优惠,可就是不能领他这个情,二胖父母早亡没有依靠,如果再卖了房子,哪个姑娘肯嫁他?老郝不忍心买他的房子,生怕他无家可归,可又不敢借钱给他还债,生怕肉包子打狗呀!

老郝回到家里,小郝和女友已经到了,老伴儿正喜笑颜开地张罗着做饭。小郝看到老郝回来,赶紧问房子的事儿,老郝讲了二胖的情况,挺为难地对小郝说:“你爸爸是党员,又是居委会主任,帮不了二胖已经很惭愧了,如果图便宜买下他的房子,这不是趁人之危吗?”

小郝默默无语,老伴儿没有吱声儿。老郝很满意自己义正词严,无声就是赞同嘛!哪知儿子的女友小声嘟囔了一句:“咱不买别人也要买。”

这可不像七仙女了!此话若是儿子说的,老郝一定骂他是来讨债的,可是对准儿媳就没法儿开口,七仙女也不能风餐露宿,董永还有一间寒窑呢!

2、过了这村没这店

事情虽然过去了,老郝还是惦记着儿子买房的事儿,冷静下来想一想,七仙女说的不错,咱不买别人也要买。老郝决定再去劝劝二胖不要卖房,如果实在劝不动的话,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

老郝正打算去找二胖,困难户孙厚来到了居委会,只因他长得尖嘴猴腮,又爱白话又有点儿多动症,街坊们都叫他孙猴儿。孙猴儿听说市里的廉租房指标分配下来了,赶着来申请登记。登记过后还不肯走,围着老郝转来转去,掰着手指头一条一条地讲他的困难,缠着要老郝表态,哪怕只有一套房也非他莫属。

老郝哪里敢表这种态,推说要去区里开会摆脱了孙猴儿,转个弯儿奔了二胖家。

二胖正在啃着烧鸡喝酒,看到老郝登门,乐得直拍手:“正想你你就来了,真不禁人惦记!”老郝哼哼鼻子:“惦记我干啥?我的盒饭里可没有大烧鸡!”二胖撇起嘴来:“烧鸡算啥好东西?”拿了一张纸递过来:“有份报告请批示,回头我请您下馆子。”老郝接过来一看:原来是申请廉租房!

这不是跟着瞎起哄吗!气得老郝骂起来:“混小子,吃烧鸡撑糊涂了?你现在住的是狗窝呀?”二胖哈哈大笑:“对对,马上就要变狗窝了!”变戏法似地又递过一份“房屋买卖协议书”。

老郝打开来一看:卖房的是二胖,买房的正是自己的儿子!

二胖挤眉弄眼:“别管这儿是不是狗窝,反正我没地方住了,政府总不能让我当流浪狗吧?”老郝一把夺过协议书:“你想拿它换廉租房呀?我可没这么大权力,这份协议不算数,你也别打如意算盘!”说着就要撕,二胖又撇起嘴来:“哟,真像财大气粗呀!您看清楚了,撕了它五万元定金可就归我了!我看您是好人才提这个醒儿,要是换了别人,我巴不得他撕呢!”

老郝不敢撕了,丢下协议书就要走,二胖耍起了赖皮,抓住老郝的胳膊不放,硬把廉租房申请往老郝手里塞:“您儿子有了房,我也有了住处,这可是两全其美的事儿,您回去好好捉摸捉摸,过了这村没这店!”

这事儿怎么捉摸也行不通,老郝甩开二胖就出了门。

二胖哪里知道老郝的难处,眼下政府提供的廉租房有限,整个社区只给了三个名额,可是提出申请的困难家庭就有二十多户,大家都要按困难程度排队,为了排名先后争得不可开交,老郝也成了大家争取的目标。昨天夜里孙猴儿来送礼,老郝从门镜里看到他提着大包小包,吓得连门都没敢给他开。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