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的门


老板金锦听说杨雅筱非常能喝酒,就劝她当吧女,说凭她的个人条件,当吧女收入会比当服务生高得多。但杨雅筱坚持宁可收入低一些也不去当吧女。

杨雅筱不当吧女的态度让栗满坡很欣赏。他开始主动接近杨雅筱。

“我想把杨雅筱认成表妹。”

一天夜里,栗满坡睡觉前对金锦说。

“认人家当表妹干什么?”金锦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你别想歪了。我是想把她介绍给我们的刘总编辑,认成表妹好说话哩。”栗满坡解释说。

“你平时拿酒吧里的女孩子贿赂人的次数还少吗?”金锦说。

“这次我想改变一下方式,希望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栗满坡信心十足地说。

“那你看着办吧。”金锦转过身去,背对栗满坡,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雅筱,你在这里干了一个多月了,感觉能够适应吗?”发工资的时候,栗满坡叫住了杨雅筱。

“还可以的,基本上已经适应了。”杨雅筱见老板主动发问就微笑着回答。

“你天天晚上从学校里跑到这里,又熬到深更半夜,一个月才收入500多元,我真是过意不去呀。”栗满坡充满同情地说。

“服务员的工作比较简单,就该拿这样的工资,我没有怨言的。”杨雅筱一脸豁达爽朗的表情。

“看得出你是个很有志气的女孩子,像我当年一样,不肯向命运低头哩。”栗满坡一脸真诚地说。

“老板当年也很穷吗?”杨雅筱有些好奇。

“岂止是穷,重要的是受别人的轻视。你不知道,我大学毕业后差点儿又回到我那贫穷闭塞的山区老家。”栗满坡要抓住机会和杨雅筱拉近关系。

“原来老板也是吃过苦的人呀。”杨雅筱听栗满坡这样说,果然有了曾经同是沦落人的亲近感。

“是呀。我们都是经历过和正在经历贫穷的苦孩子,对苦难有着相同的感受,所以,对身处困境中的人都会有着一份真诚的同情心。”栗满坡动情地说。

“老板,像你这样发了财还对穷人有同情心的人已经不多了,你可是难得的好人哩。”杨雅筱认真地说。

“既然认同我,以后就不要叫我老板,叫我哥就行。”栗满坡乘机套磁。

“真的?”杨雅筱露出惊喜的表情。

“当然真的!”栗满坡诚肯地说。

“那好。既然是哥了,以后妹子需要你帮助时你可不要摆老板的架子。”杨雅筱半开玩笑半认真似的微笑着说。

“君子一言。”栗满坡显示男人本色似的说。

“驷马难追。”杨雅筱接口道。

“哈哈哈……”

“咯咯咯……”

两个人开心地大笑起来。

“雅筱,说心里话,我想让你当领班。这样你就不会太辛苦了,收入也会相应提高的。”栗满坡趁热打铁,抛出拴人的套索。

“我也想干,就怕没有能力干好。”杨雅筱一阵兴奋,但嘴上却说着自己的担心。

“什么事情都是人做的。我相信你只需几天时间就会得心应手的。如果真有什么问题,哥替你担着就是。”栗满坡用信任的口气说。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