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来爱去


我是康晓晓,二十四岁。

曾经有个家。或者说曾经和我的爸爸妈妈一起有个家,还有康了了。在家的时候,我不说话。康了了正好相反。她本是个寡言的人,回到家却开始打开闸门,罗里罗索讲她朋友的一些糗事。爸妈会笑,我懒得听。

他们都当我是傻瓜,可我什么都知道。我还见过爸爸的女朋友和妈妈的情人。他们不知道康了了知道,康了了不知道我也知道。

这就是我的家。

有一天,吃晚饭,她又讲什么公牛母牛,我打断她:康了了,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你的口才也不好,你不知道吗?

我们在沉寂中吃完饭。康了了陪妈妈去刷碗。我和爸爸各回各房间。

我和康了了一个房间。我们睡一张床。我喜欢同她待在一起,头挨着头,我有时候觉得这世上我只有一个亲人,就是康了了。

“他们为什么不离婚?”

她瞪着我,很呆的样子。

“我知道他们。。。。。。”

“至少我们现在有个家。”她暴躁地打断我。

“很多人都没有家。。。。。。他们的事我们别问了。他们有他们的道理吧。”她温柔严肃地说。

我不知道他们的世界,他们的道理,我只觉得他们自私虚伪。

我听康了了的话,我什么都不说。因为我们还有个家。所以我不说话。

可是,这个家终于没有维持,终于还是散了。

因为康了了死了。她爱上一个男人,然后割腕了。

我以为康了了很坚强,原来她那么脆弱,不堪一击。我恨康了了,她丢弃了我。我恨那个让康了了割腕的人,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谁。我恨爸妈,他们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我恨自己,嘲笑鄙视她的爱情,让她一个人爱一个人绝望一个人毁灭。而我不知道那个人的样子名字。

她二十三岁,我十九岁。我的姐姐。

从小到大,我喊她康了了,生气时我喊她死知了。

我看见爸爸妈妈迅速苍老,上天终于让他们付出代价,可是这个代价不应该是康了了,温柔美丽的康了了,应该是康晓晓,和他们同样怎么冷漠自私的康晓晓。

没有康了了,我们都散了,像三个陌生人。各走各的路。

我心里有残忍的快意。

我谁也不跟,带上康了了的骨灰,和他们给的钱,就离开了我们的家。家。

­

现在我有一个小店“康康保健商行”。这个城市渐渐熟悉。很喜欢这个城市。它很年轻,很纯真,没有那么多的尘世喧嚣。

店前有个小小的花园。清晨,阳光斜射,淡淡的温暖。许多老人来晨练,他们耍太极,遛鸟或者唱戏。我羡慕他们,终于老了,终于幸福安祥,面容平淡,步履从容,没有悲伤,没有愤怒,没有焦躁。我还有那么长的路,那么长。我不知道怎样走完。

常丽总是午饭时来,因为她总是午饭时想我,想起我。喝着我煮的粥,不忘发表她的“甘蔗论”。人生如甘蔗,开头太寡淡,结尾已有苦涩,能够好好享用的只有中间那截。

喝完粥,她的演讲也尾声了。再坐会,就会匆匆离去。有时不到尾声,就被电话催走。

是她的男朋友,不知道是哪一个。二十八岁女人,拼命想抓住青春的尾巴,换得自己后半生的安逸。我理解她。这是一场赌博。

而我,不喜欢赌博。我只相信我能抓在手中的东西。比如钱。给我安全的感觉。

春天来到。春暖花开。我特别喜欢这个词。小时候作文我总爱用,还有阳光灿烂。看到它们你就会心情愉快。现在我知道的是这是做广告的好时机。我决定招一个业务员。­

招聘启事贴出去。不断有人来,木讷的或者伶俐的,都不太满意。这个时代的人最多的是猜疑,最贵的是信任。前天路上丢着一钱包,一整天没有动,不是路不拾遗,怕的是请君入瓮的陷阱。

所以我需要的是一张诚实的脸。

半个月后,白小明来了。正是我要的。一张诚实的脸却有着让人不易察觉的精明。更难得的是他不滔滔不绝。会说话是一个人的智慧,懂得沉默是一个人的美德。

白小明去做活动。我就守在店里。有时有老人来看,我会面带微笑很专业地讲阴阳五行。

中午是安静的。我一个人静静地,听得到时间走过的脚步声。往事就像黎明时的天空,渐渐清晰。像书中夹的标本,不曾褪了颜色。

生意越来越好,我知道是白小明的功劳。我不知道老人们为什么那么喜欢他,喜欢一进门就问:白小明今天出去吗?俨然白小明是这儿的老板。这让我有些嫉妒。­

当白小明走后,我的生意日渐黯淡时,我才明白。这些老人们耳不聪目不明,心却是敏感的。他们能看到我心底的黑和白小明心中的明亮。­

我相信白小明是真的善良真诚,并不是技巧比我高明。他像是春天的阳光吸引着周围的人想靠近。­

常丽好久没来,可可来了,而且赖着不走。­

她来,我就很少做饭。每日被她推着去“君请来”吃饭。每次都是水煮花生和啤酒。­

“温海喜欢吃花生米,我们总是来这儿吃饭。喝点小酒。感觉真好。”­

“到年底,我们就结婚了,下个月他回来就去见我爸妈。”­

“他很细心的。。。我们认识的时候他刚刚失恋。。。”­

“赚钱买房子啊,他工作多拼你知道吗?。。。”­

“已经很久没见他了,好想他啊。他总是天南海北地跑啊。”­

可可絮絮叨叨。­

原来她是在思念一个人,到这儿吃花生米喝啤酒。是在思念一个人。有一个人让你思念着也是幸福的。

天突然下雨。没有什么生意,我让白小明回去了。­

突然铃声大作。

“康老板,下雨了,生意也该歇了,出来玩,我去接你。”

常丽总是喜欢替人作决定,而我讨厌霸道武断的人。唯独她例外,很奇怪,每次她的决定合理不合理,我都会同意。

十分钟后,一辆黑色广本停在门口,常丽伸出脑袋招手。

我拉了可可跑上车。

“老常,谁的车这是?”

“朋友的。”她淡淡地说,并不多谈。我没有再问,心想她是不是修成正果,钓到大鱼了。

车停下来,是一家休闲会所,“似水年华”。

泡在撒满玫瑰花瓣的木桶里,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

醒来,常丽和可可不见了踪影。

在这迷宫一般的地方,走廊弯转曲折,我方向感本就差得要命,索性闲逛起来。走到一间棋室,轻缓的音乐,深思的人,安静,心像被泉水洗涤。

有一个巢似的藤条纺织的小筐。躺在里面分外舒服,正在巢里晃悠。常丽可可却寻了来,一个男人跟着。

可可大叫:“晓晓,你去和他打!”脸上是气急败坏的神气。

“打什么?”我莫名其妙。

“乒乓球。可怜我们没有胜一局。宝贝给我们出气。”常丽也是一脸的恨恨,失去她一贯的气定神闲。

“输了七局,整整七局!”可可又跳起来。

她的大叫破坏了这里的宁静,许多人看过来。

我赶紧走出去。

“你就是她们所谓的高手?”那人一脸的轻视。

我问常丽:“这个小孩叫什么名字?”脸是笑着,心里却是跳了脚。不知是常丽还是可可有这样没姿态的朋友。

常丽扭头问可可:“他叫什么名字?”

可可两眼一翻:“我怎么知道!”

陌生人?I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这俩人却和他打得热火朝天,还叫人追着打?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