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头海雕之死


那时,我特别迷恋钓鱼,和师傅老李在卧牛河下了两竿懒钩,每天早晚划船过去遛两次。

卧牛河是黑龙江下游的一条小支流,河里的鱼很多,哪天都能钓到几十斤鲶鱼、嘎牙子或牛尾巴,有时候还能钓到鲤鱼,大白鱼、鳌花。不过,多数都是无鳞鱼。

一天早晨,我正蹲在船头遛钩,忽然听见从天空中传来了一阵鹰哨声。抬头望去,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只大鹰,只见它伸展翅膀,在河的上空翱翔。从下面看上去,它那白色的翼缘,白色的尾羽与黑色的下体的形成强烈的对比。它一边在空中不停地盘旋,一边得意地鸣着鹰哨。听见那深沉而略微带有嘶哑的鸣叫声,立刻会使人联想起猛虎或狮子在丛林里发出的狂啸,给人一种霸气,君临天下的感觉。

原来它不是一只普通的鹰,而是一只虎头海雕,难怪这么霸气!

虎头海雕是鹰隼类猛禽中体型最大的鹰。它的体长可达一米,翼展接近三米,体重达到二十多斤。每年春天,在黑龙江的下游经常可以看见虎头海雕飞临江河湖畔,在那里寻找鱼吃。

我顾不上遛钩了,呆呆地盯着那只虎头海雕——禽类里的老虎。确实,虎头海雕,一个多么威风凛凛的名字!它不仅名字响亮,羽毛的花纹也确实有点像老虎:头部为暗褐色,上有灰褐色的纵纹,看似虎斑。

这工夫,那只虎头海雕已经飞临到河面的上空,缓缓地拍动着翅膀,从渔船旁箭一般地掠过,确实比满族人称为神鹰的海东青个头还要大得多,也是我所见过个头最大的鹰类猛禽。

这工夫,只见它掠过河面,随后落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一动不动站立那里,继续俯视着河面。这时你会发觉,它无论是凌腾高空,还是停歇枝头,都显示出了一种不凡的王者霸气,令人肃然起敬。

虎头海雕不仅个头大,而且与其它的鹰类捕食也不大相同。它主要以鱼为食,尤其喜欢捕捉大马哈鱼和鱒鱼。只有食物短缺的季节,才会捕猎野鸭、大雁、天鹅、野兔或狐狸等飞禽走兽。

虎头海雕在树枝上蹲了一会儿,再次展翅冲向高空,一边在河的上空盘旋,一边不停地搜索着河面,继续寻找猎物。尽管不时有鱼从河面上飞快地掠过,冲起一道道水线,可能是嫌那些鱼太小,不值得它从高空俯冲下来,仍旧在一圈圈地盘旋。它终于失望了,朝远方飞去。直到虎头海雕飞远了,看不见了,我才提起钓线,继续遛钩。

遛完了两竿钩,我和师傅正打算划船回村,想不到那只离开的虎头海雕再次飞回来。可能它搜寻了几处,也没有发现值得猎捕的鱼,仍旧在河面上逡巡。突然,它好像发现了目标,盘旋的圈子越来越小,也越飞越低了,继续在空中一圈圈地盘旋。

随着它锁住的目标望去,可寻找半天,还是什么都没看到——人类的目光和鹰确实无法相比,我相信它肯定发现了猎物,否则不会总盘旋在那里,不肯离开。似乎印证我的猜测,只听见扑通一声,距离我们二三十米远的地方突然有条大鱼从水里窜起来,随后重重地落回水里,砸起一大片水花。几乎与此同时,只见虎头海雕一头从空中扎下来,飞快地朝河面俯冲下来。在它临近水面时,那对一直藏在身后的黄色爪子也伸张出来,朝水里猛地抓过去。

它已经瞄准了猎物,等它再次展翅冲向高空时,爪子里肯定抓着一条大鱼,然后舒缓地扇动着翅膀,飞向它的鹰巢。可我这次猜错了,那只虎头海雕并没立刻飞起来,而是停留在河面上,不停地奋力拍打着翅膀,在它的脚下是一片洁白翻滚的浪花,还能隐约看见鱼尾挑出水面,激烈地击打着河水,使得虎头海雕好似站在洁白浪花上的一尊武士。

虎头海雕傲然地站立在浪头上,几次想抓起那条藏在水里的鱼离开。可能抓住的那条鱼实在太大了,连续几下都未能从水里提上来。尽管如此,我还是被它的骄悍和霸道征服了——人,尤其是男人,都崇尚武力,都会崇拜英雄,并且凭借自己对客观存在的喜好和厌恶而做出个人的评价,而对那些弱者顶多只有同情,永远都不会给他们以尊敬。

如今,我最关心和注意的当然是那只虎头海雕了,而不会去注意那条藏在水里默默无闻的鱼。而师傅老李则更注重实际,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想趁着鱼鹰相争,从中得利,将虎头海雕和被它抓住的鱼一起擒获,要我和他一起划船赶紧过去。

经师傅的提醒,我赶紧操起船桨。可听见了桨声,那条一直没有看见的大鱼顺水朝下游游去,而虎头海雕也是不停地扇动着翅膀,一下下朝我们袭击过来。见一时半会无法得手,我们只能暂时放弃,躲在远处继续观望着这场鹰鱼搏斗。

虎头海雕还在奋力地扇动着翅膀,想要把水里的大鱼提出水面。可躲在水下的那条鱼不甘心这样束手就擒,每当虎头海雕用力向上升起时,都会在水里拼命挣扎,顿时搅得水花四处飞溅,说啥也不肯让虎头海雕凌空跃起。它们一个躲在水下,一个站立在水上,斗得难解难分,分不出个输赢。

这时,假如那只虎头海雕松开自己的利爪,把大鱼放开,肯定不会致使它最后命丧黄泉,淹死在水里。可它是只骄悍的虎头海雕,再加上一切动物所具有的贪婪本性,从中决定了它不可能轻易地放弃,更不会把已经抓在手里的猎物轻易放掉。

它一直紧紧抓住那条大鱼不放,而水里的鱼则更是不能放弃。一旦坚持不住,等待它的只有一条路,那便是死亡。可虎头海雕毕竟不是一般的鹰,不仅个头大,那对翅膀也十分有力,甚至连一匹狼都能抓起来,冲向云霄。然后再把狼从半空抛下来,活活摔死。只见它不停地扇动翅膀,抵抗住鱼的一次次挣扎,并没被鱼将自己拖到水里。尽管这样,可这里毕竟是河面,而不是天空,在那条大鱼的一次次拼死挣扎中,虎头海雕的羽毛已经被河水溅湿了,翅膀扇动也不如原来那么有力了,好几次差点被鱼拖到水下。看样子,它已经有点坚持不住了,似乎想要退出这场战斗。可事到如今,只要它稍微有点反应,立刻会遭遇鱼的激烈反抗,被那条顽强的鱼一点点拖了下去。先是双腿沉到水下,接着尾部,一直到它的胸部。这会儿,它的羽毛都已经湿了,在朝下滴着水,简直像一只落汤鸡,再也看不到原来的神气和威风了。

虎头海雕并不甘心这样败在鱼的手里,连续挣扎了几下,猛烈地拍动着翅膀,终于从水下挣扎上来。可到了这会儿,它已是强弩之末了,等我们划船赶到跟前,把那只沉到水里的虎头海雕和那条大鱼一起拖上船,才发现这只曾经不可一世的虎头海雕已经淹死了,再不能翱翔天空了。

死掉的虎头海雕看似十分猥琐,湿透的羽毛紧贴在它的身上,像只刚被开水烫过,准备煺毛的死鸡,一点也不招人喜欢。只能把它扔进河里,算是对它最后的尊敬,水葬了。

虎头海雕抓住的那条鱼,是条二十多斤的大鲤鱼。它们的体重差不多少,要是在陆地上,虎头海雕可以毫不费力地将这样重的东西提起来,飞回它的鹰巢,当做一顿丰盛的午餐或晚餐。可刚才的那场搏斗发生在河面上,而河是鱼的故乡,虎头海雕在那里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在这场搏斗中处于劣势,再所必然。除此以外,无厌的贪婪,也是导致它死亡的直接原因。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