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妖孽


昆仑山断谷门最后一代传人段天寿已独自镇守这方圆四千里的土地三十年了,虽时常感到力不从心,却也尽职职责。每三个月他都要巡游一遍门派的领地,每年还要远游历练一或两次。

他的修为不算很高,但凭借先祖传下了的一件极品灵器,勉强也御行万里自如。每每飞临于昆仑山脉之上,他都是感慨万千,这连绵的山脉中曾经多少块洞天福地,多少人在此实现突破,白日飞升,荣登无极大道!而今资源枯竭,修真者作鸟兽散尽,御行千里鲜遇同类,修仙之途衰败至此也!

这时,腰间忽然有人朗诵起《太上无极道德经》,段天寿回过神来,竟是自己手机响了。

“喂,什么事?”

“请问是段天寿段老板吗?”

“是我,什么事,直说!”

“我是云白药材公司销售部经理钱三奴,我公司上个月向您订购的三枚中品野寒参,不知您凑齐了没有,可不可以现在交付?”

“那个嘛,我还差一枚,宽限几天行不?”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的一位VIP客户,一位台湾的老先生,如今病入膏肓,只等着您这批药材来挽回一命。我公司接受这位客户的请求,愿意将收购价格再提高一倍,并全额预付,您看一看能不能在这一两天内把药材凑齐?”

提起生意,段天寿确实是无奈而为之。他去年在市区为老母亲买了套房子,房贷压头,被迫做起了贩卖药材的生意。听对方愿意将价格翻倍,这就意味着自己欠下的债将一下子还清,立马说道:“好,段某尽力而为!”

中品以下的野寒参在修真界也算是极普通的药材,有聚灵通脉之效,修真者一般用它泡茶,但对普通人却十分珍贵,有延寿续命之效。为了凑齐最后一枚野寒参,段天寿只好终止巡游,下降飞行高度,在每一座山头上超低空搜索。

经过一片废弃的道场,见一群人在那里挖煤。其实修真者都知道,那其实是炼丹师们当年倾倒的炉渣。

或者你要问石油又是什么?呃,那是修真者身上的排泄物,因为他们每一次修炼晋级都是对自己身体的一次提纯,体表便会排出一层黏黏的、黑乎乎的液体,他必须要洗澡的,无论盆浴或者温泉浴,总之产生的废水都会汇聚附近的河流或湖泊,这种黑色杂质不溶于水,只会慢慢沉淀,并深埋泥土,最终被地火炼化,生成石油,所以现在发现的油田地点必是某个宗派的遗址,油田规模越大越说明这个宗派当年越昌盛,宗派弟子之众多。

段天寿沿着昆仑山脉飞掠了近百里,只采了不足一把的廉价药草,至于野寒参,自是不用提。自己累得腰酸背痛,于是念动法诀飞升高空,自己捶捶背,放松一下。

他清晰地记得,自己小时候,跟随年逾百岁的父亲来此采药,行这么远的距离,至少也能采小半个药筐,其中总不乏几味珍品。那时父亲青衣飘飘,驾驭着一支墨黑仙剑,自己虽修为低微,但凭借先祖传下的那件极品灵器“无极符”,依然御飞自如。

无极符其实是一面长度不足一尺的黄色三角锦旗,正面绣着一个太极八卦图,背面用红线绣着两行字,曰:天玄地道,妙法无极。他的妙用之处是,飞行之时旗上的八卦图可自行运转,吸收四围的灵力,对御行者的灵力,消耗甚微。

当初打造这件灵器时必是消耗了不少天材地宝吧!想这昆仑山脉的资源已被修真者搜刮了上万年,早已枯竭,而近百年来不具灵根的普通众人突然另辟奇径,造出各种奇物巧器,也能飞天遁地,日行万里,能力较之前提升千倍,昆仑山脉的资源再次被他们搜刮后几成空壳。

段天寿望着脚下的无极符生出无尽感慨。

突然,一股巨大的气浪自背后冲来,一下子把他仰天掀翻,巨大的爆鸣和上千度的热气浪随之将他包裹。段天寿只觉皮肉被灼烧的剧痛,头脑天旋地转,身子似断线的风筝般翻滚着下落。隐约间见六架飞机拖着长长的尾焰扬长而去。

扑通一声大响后,段天寿从被自己砸出的一个老大的烂泥坑里爬出来,吐掉一口泥巴,朝天空破口大骂:“一帮婊养的恶少,开着私家飞机就可以横冲直撞,撞翻路人吗,简直目无王法!”

能让这等世外高人如此失态,爆出粗口,这帮飚机的富二代猖狂程度可见一斑。段天寿毕竟拥有半仙之体,只是衣服被灼烧了几个破洞,摔了一身污泥,若换做平常人恐怕连掉在地上变烂尸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飞机的尾焰给火化了。

寻了半天也寻不到一处清水,只得憋着气在一条臭水沟里把自己洗干净。出浴时浑身竟挂了几十条臭虫,身上所染的气味更是臭不可闻。

段天寿并不是个有洁癖的人,更确切一点说就是猪窝也能忍受的那种,但此情此景也让他忍不住干呕。

臭水沟四周郁郁葱葱,长满了那种带刺的蔓藤,东南方向隐隐有一处被蔓藤遮蔽的洞口。段天寿心中一亮,心想:我便在这洞中修炼几天,避一避身上的晦气。于是提身一个纵掠钻进洞中,丝毫不破坏洞周的植被。山洞又窄又浅,勉强容得下一人,段天寿盘膝坐下,吐纳一会儿,待要入定时,忽觉身后一阵寒意,如芒在背,随之一阵窸窣的声音迅速逼近。

他猛一睁眼,一道剑气自指尖射出。轰的一声,回头看时,竟钉死了一只一米来长的吸血蜈蚣。

看这毒物长度,显然已接近成精,但它们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特别是修真者,因为根本就是以卵击石,除非这里有它看护的重要东西,比如仙草灵药之类。

段天寿立刻起身,仔细搜索这个山洞,但除潮湿、腥臊之外并什么特异。既无发现,索性把地上吸血蜈蚣尸体捡起,收进行囊,妖虫尸体泡酒很好的嘛!

一提吸血蜈蚣酒,段天寿猛然想到快两年都没有喝过了,因为这种东西在昆仑山脉几乎绝迹,自己想抓也抓不着,这回绝对不会是自己太走运吧!必有蹊跷。

段天寿又沿着吸血蜈蚣攻击他的路线去寻找,果然在洞底发现一个拳头大小的洞,用剑柄敲击石壁,嘭嘭有回音。果然有料,当下唰一声宝剑出鞘,一道流光闪过,轰,面前石壁被劈得粉碎。

视野大开,山洞的深度至少扩大一倍,氤氲的灵气扑面而来。段天寿再不犹豫,一个箭步冲上去。

“极品野寒参!”他不禁惊呼。前面说中品一下野寒参是用来泡茶喝的,但中品以上就相当珍贵了,因为它对积气冲关有很大的辅助作用,千年以上的极品甚至冲击无极大道的白日飞升者都能用到它。眼前这颗观其火候距千年品级最多也只差半个月,而在这山洞之中,目光及处全是石头,野寒参生长在一座用石头简单堆砌的花坛里,联系到洞口被巨石堵住,显然是人故意为之。而能将这极品灵药移植成功的,必然道行不低。

“何方妖孽?”段天寿一声断喝,几乎没有任何征兆。

片刻之后,两股黑气同时从洞口窜入,顶端拧成细尖,相互翻腾缠绕着,直欲要将段天寿击穿。

段天寿抖手丢出无极符,无极符在半空竟自立起,迎风渐长,砰砰两声已将那两股黑气挡住。段天寿急念法诀,面前凭空祭出一支乌黑古剑,只听他大喊一声:“破。”立即人剑合一,化作一道金光自从黑气中一穿而过。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