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会 平 等》(小小说)


《机 会 平 等》(小小说)

祥 鹰

甲和乙的父辈是好朋友,两家又是邻居,而且俩人从幼儿园到高中都在一个班,俩人的学习成绩又都很出色,随后双双便很顺利的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被分在同一个系,同一个班,同一个宿舍,不如意的只是“不同床”!一个睡上铺一个睡下铺。借此缘份,两人经常同进同出,形影相吊,寸步不离。当然这样就不免招来许多同学的疑惑与不解:“他们是不是在搞同性恋呀?”他们对此种议论却不屑一顾地一笑了之,仍是我行我素。

有句古语“凡人凡事合久必分”及“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这种道理对别人适用,当然对他俩也不会例外。

上大三时他俩同时鬼使神差般的爱上外语系的一位女孩——一朵倾校倾系,无比光彩照人的“校花。”由此,在俩人源远流长、根深蒂固的传统友谊史上便出现了一次不大也不小的“地震”。它导致俩人的情感世界被一缕淡淡的云雾所困拢。不过俩人为此也拟定了君子协定及“平等竞争条约”。

至此,一场轰轰烈烈的“摘花赛”便拉开了序幕。俩人各显身手互不相让:甲给她写情书,乙给她写情诗,甲请她看电影,乙请她看球赛,甲送礼品,乙就送花,甚至俩人最后都把自已平时省吃俭用攒下的钱拿到电台去为那朵“校花”各点了一首歌。然而,当他们把十八般武艺都用尽,也不曾让那朵“校花”有半点动容的表示。这下可让他俩傻了眼:“嘿,这女孩八成是冷血”甲说:“或许是名花有主了,所以才不惜搭理咱们。”乙说:“唉!算是白费功夫了,咱们真是有眼无珠呀!”甲说:“谁说不是呢!”乙附合,这么一来他们倒成了同病相怜的知已了。

打这以后他俩又一如既往地同进同出和好如初。临寒假考试期间,他们每天都早起到校内假山后的湖边晨读。有一天早晨天还下着雪,他们照常骑着车来到湖边“用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发现那朵“花”也骑车到了湖边。她把车停靠在湖边的一棵树旁,随后就捧着书用功去了。等她走远后,乙对甲说:“这女孩把咱们弄得五迷三倒的好不难过,咱是不是也该让她吃点苦头了”。“行是行,可怎么治她呢?”甲问。于是他俩便放下书本,开始挖空心思地想主意。“有了”过了一会儿,乙很兴奋的趴在甲耳边嘀嘀咕咕的好半天。随后他们便悄悄地来到湖边的树旁,同时,把那女孩的自行车举起来扔进了已结了冰的湖里。事后便又悄悄躲到山上,看起热闹来。

“唉呀!我的车怎么跑到湖里去了”当“校花”返回树旁取车时,发现车在湖里便吃惊的叫到。这一叫便招来了不少在附近晨练的男女同学,他们七嘴八舌地为女孩出主意。就在这时他俩又悄悄地挤进了人堆。“是谁他妈的这么缺德呀!怎么把别人的车扔进湖里去了”乙破口大骂,“是呀这人可真不是个东西”甲也随声附和着。说归说,骂归骂,看那女孩神情沮丧,一筹莫展的样子,他们又觉得玩笑开过了头,心里也着实不好受。但总不能老让车在湖里呆着呀。于是他俩便自告奋勇地要下湖里去取车。“我去吧你这两天咳得历害。”甲说“还是我去吧你不是也感冒了吗?”乙说。他俩这么一来倒让那“校花”感动得不知说啥才好。最后他俩就用小时候的游戏“剪刀、锤子、布”来决定谁下去,结果三局两胜由乙下湖。此时的乙真有一种临危不惧的勇士气派。他三下五除二就脱掉鞋子和衣服并勇敢地下了湖。而此时的甲真有点失魂落魄的感觉象吃了黄连。当乙从湖里把车举到湖边时,甲也不失时机地伸手去接。由于湖边的冰面打滑没站稳,刹那间便连人带车一起掉进了湖里,顿时浑身上下弄得象个落汤鸡,同时也冻得直哆嗦。最后他还扶着车站了起来并和乙一起把自行车抬上了岸。这时“校花”终于被感动得哭出了声。甲开始脱衣服时,“校花”发现甲的脚前有一抹殷红的鲜血与衣服里淌下的冰水掺和在一块儿,向前流着。便大声惊叫起来“你的脚受伤了看来伤口还大小,快点我们送你去医院。”可不是吗!甲的脚在医院里被整整缝了14针。此种“壮举”真可谓有惊天地,泣鬼神般的功效。

从这以后与甲形影相随同来同往的不再是乙了。而是那朵“校花”。难怪乙的心里真象是打翻了味瓶……。“唉!真他妈的害人如害已呀!”他无可奈何地感叹不已。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