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真的走了


雪,真的走了

1

“美女,您掉东西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一句话,使得我们相识。当我捡起地上已经开封的不足一包的手帕纸时,我心底也在暗自嘲笑自己。只因处于对人家天使般的身影产生好感,才有如此举动。

“吖,谢谢你,不过我不需要它了,送你,作个纪念吧!”当她说出这样的话时,我感到自己很荒谬,原来自己拾到的不过是人家丢弃的垃圾而已。男人被女人羞辱时,如果脸皮厚的话,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呵呵,我做到了。

“这么晚,您怎么能一个人走,没做计程车啊?”

“我家离这很近的,前面不远处就到了。”

“哦,那我们顺路,我能和你一起走吗?算是送送你。”

她迟疑了一下,被我戴着的“酒瓶底”有了莫名的信任感,所以也就没拒绝我的请求。

“你不是本地人吧?”

“恩,看得出来是吧?本地人所特有的本质,在我身上找不到的!”尽管我说的是普通话,却掩盖不住浓重的北方口音。

“那你在这做什么工作吖?”

“呵呵,说来惭愧,我是流浪于这座城市的幽灵,既是流浪,工作也就自由。具体做些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哪有活干就去哪,年轻嘛,有力气就有饭吃!”这样说时,有种羞愧感在心底。年近三十的样子,怎么还如此轻浮。

“哦,我看你不像是民工,有种说不出的斯文感。”

“是嘛?您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听到她刚才的话,令我有一丝欣慰感。

“对了,您在哪住吖?”

“哦,忘了告诉你,呵呵,我也在前面不远处的地方住,只不过是暂住,因为房租蛮贵的,没有长居的打算。”

“谢谢你送我,我到家了!”时间的吝啬与路程的短暂使我有些懊恼,贪婪的思想让我心有余悸。

“呵呵,不客气。我也快到住处了,我们能作朋友吗?我的电话138XXXX...”

“蒽,可以的!你是不是见谁都留电话号码吖?”

“NO,NO,NO!您是个例外,我只是感觉和你聊天使我心情愉悦!况且我的号码无人知晓,就让你一个人知道吧!千万不要广告哟!”

“你还真幽默,呵呵,我叫王雪,很高兴认识你!”

“耐斯吐迷挺哟,嘿嘿,外语不好,见笑了,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刘威,以后可以称呼我小威。”

“你的号码我记住了,那,我先上去啦!再见!”

“哎,慢着,我怎么和你联系啊?你没告诉我你的电话,还有,你住几楼啊?”

“蒽,我以后会和你联系的,就先这样吧!”

“好,那你上去吧,我也该回去了!”

回到住处,脑子里全是刚才的情景。她真的很美丽,完全算得上美女的级别!即使我带着挑剔的眼光看她,也找不到任何的缺点。看来,我真的是对她很痴迷了。

拿出手机放在枕边,点燃了一支烟,带着对她的期盼,静静的等待她的消息。

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也不知抽到第几支烟时,忘乎所以的我被燃尽的烟头烫了一下,才猛得一惊。看下闹钟,已是三更时分。看来今夜是没戏了,带着强烈的失望感强制自己睡下了......

2

故事原本就这样结束了,谁成想一个月以后,又上演了续集......

一个月零六天的黄昏,我又遇到了她。准确的说这次是她遇到了我,我就像一个守株待兔的愚者真的等到了梦寐以求的兔子。奇迹,不过如此。再次与她相遇,是宿命还是偶然?我懒得思考这些。

“咦,这么巧,你在这作保安吖?”我这身明显的工作服说明了一切。在这个诺大的城市,这个本市称得上最具规模的宾馆,我很荣幸成为其中的一名员工。只是保安一职的身份令我有些不大适应。保安,不过看门而已。幸好自己长得帅一点,否则就“丑态摆出”了。

“哦,恩,刚来这不久,真巧,又遇到你了。”她还是那样的美丽,双眸如同黑夜中闪烁的明星,又一次勾住了我的灵魂。只是这一次,她身边多了位西装打扮“聪明绝顶”的男士。同性让我看起来多了几分羡慕,可是他和她在一起,不得不令我的羡慕转化为嫉妒。于是在我看来,他的西装不过是从夜摊中买的二手货而已。且不说“聪明绝顶”后怪异的发型,岁月的沧伤已刻画在他的脸上化为了一道道的褶邹。至于那个“杂”牌手表,是用来计算上厕所需要多少时间还是计算在床上能运动多久,鬼才晓得。

“我同乡!”她笑这对那个男人说。而后又对我说“这是我的一个朋友!”这是处于对我的尊重还是缓和尴尬的气氛?还是对“聪明绝顶”有个交代?耐人寻味。

“上次怎么也没跟我联系啊?”我带着愤怒的心情笑着问她。

“噢,上次真不好意思,本打算跟你联系的,后来手机丢了,换了手机也就没有了你的号码。你打下我的手机吧,号码是135XXX....”她用十分幼稚的谎言命令般的使我接受了。不知道她这次为什么能爽快的给我她的号码,或许是她也有内疚感吧。我用手机给她震了下铃后,交谈也就到了尾声。

“那我们就先进去了,以后记得联系!”她双手搀扶着那位老人一般的同性进了宾馆大厅。

我在外面也无心看门,心里开始胡思乱想。他们年龄不相符,相貌更是相差甚远,怎么能走到一起了呢?我知道他们开了房间,只是没想到“聪明绝顶”吝啬得只要了一个房间。当然,那种房间也是够得上档次的了。两个人住一个房间,睡觉也应该在同一张床上,我痛恨自己的思维此时如此清晰,这倒有点反常。

下班的时间到了,同是看门的哥们接替了我的工作。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岗位。漫不经心的去超市买泡面,开始准备如同往日的晚餐。

晚饭后,抽烟代替了除思想以外的工作。日有心思,夜不成寐。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幻想着她与他在床上“跳舞”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此夜,我注定痛苦的煎熬,有种一夜如同一年的感觉。

第二天起床后,顾不得去吃油条喝豆汁,直接奔向我所看门的地方。就像一个孩子在学校操场上丢了一元钱,发现没钱时仍抱一丝希望急切的去寻找那曾经属于自己,现在却若有若无的东西!孩子可能会找到他丢失的钞票,而我,不知能否再看到她。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