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那片血红


第一章

岁月在的我回忆里刻下一点一点的鲜红的痕迹。我总是回头观望着散落在过去的时光碎片。我想看看那些好的和那不好的都落在了哪里。而我的记忆总是那样的模糊。有时望着望着就会莫名的流泪,因为我不知道把那些快乐的时光丢到了哪里。

岁月把我推上成人的路口,还没有准备好就被丢在了那里,我在那个路口茫然的东张西望,眼神空洞的计算着未来和过去。我望着天空白的蓝的黑色的云,我会轻轻的问它们“快乐吗?”我不敢大声的呼喊,怕吓跑了它们。然后蹲下来轻声的哭泣。

我的十八岁,计算着自己的日子,好像时间真的从指间流走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我能感觉到时光划破指间的疼痛。我对它们说“慢点慢点,”还是被它们无情的卷到了这个路口。

我没有郭敬明骑着单车听着摇滚的时光,也没有韩寒叛逆呐喊的岁月。我好像一直安静的生活着。好的时光被不好的时光湮灭。留下了大段大段的忧伤。来不及诉说已经张不开口。

第二章

我叫苍铭,生活在北方的一座城市,每天过着单调重复的生活,我从一个路口逃到另一个路口,身边的人和物在改变而生活一直没有改变。背包里永远是做不完的试卷,身边走着的都是形色冷漠的人群。有时可以听到一些欢声笑语。那是为了一道题目终有答案而落寞的笑。笑的那样空虚。听到他们的笑总会莫名的心颤。

我喜欢晚自习放学后的那段时光,抱着书走在黑色的马路上,路边屹立的路灯折射出淡淡的黄,我选择黑暗的阴影里穿行,躲避着那淡淡的黄。放下一天紧张的面容,安静的走着,眼前延伸黑暗的尽头,看不到一点光明。

每天都会沿着这条路走回自己的小窝。我过多的称呼它是个盒子。一个束缚住我的盒子,我在盒子里徘徊,一直找不到出路。这条路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遍,日复一日已经走了两年,在这两年的风雨里,我对它还是那样的陌生。小林说我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用落寞的眼睛看着身边的一切,看过就会忘记,不给自己留下任何痕迹。

他问我“有一天我会不会忘记他。”

我望着天空一群飞鸟划过。我问他“飞鸟有一天会不会厌倦飞翔,而放弃生命。”

我听到他在我身边叹息一声,然后彼此保持着沉默。

我总是在一些总要的时刻想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我知道不应该这样。

走进盒子里,扔掉手里的负担,打开CD机,听着昨晚没有听完的音乐,有时我想放纵的把这张碟片听完,可是每次我都会在一首歌结束的时候关掉它,然后在草纸上计算我的人生。直到凌晨十二点倒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五个小时后又会在闹钟的吵闹声中醒来,开始我忙碌的一天。

第三章

小林是我唯一的朋友,他成绩很好,还有很多爱好,而我却一无是处。两个生活中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却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让人有点匪夷所思。

有时我问小林“为什么会和我成为朋友。”

他总是说“交朋友需要什么原因吗?”

我告诉他“需要。”

他会淡淡的笑下说“那是你的想法,不是我的,不要把你的强加给我。”

对于这样的回答我没有任何反驳,可是我又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我认为和一个人交往一定会有一种原因,就像喜欢一个女孩一样。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

小林嘴角划过一道冷冷的弧线“好吧,人都是自私的,我要不说个理由你肯定认为是假的,那我就找个理由吧,嗯?因为你寂寞,”

“因为我寂寞。”

“是的。”

我很想告诉小林,我不寂寞,只是孤独。

大部分和小林在一起,都是在操场上,他总是在篮球场上或者在足球场上需找刺激,他说那种感觉很刺激。而在我看来那只是几个人无聊的一种游戏。有次我把这种想法告诉小林。他鄙视的看着我说,你懂什么。我想我真的不懂。

他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时候,我总是安静的站在某个角落,看着球场而思想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小林说每次他在无意间看到我的时候就像看到了一尊雕塑。眼神空洞神情麻木。

他问我在想些什么?对于他的问题我总是一笑而过,其实我很想告诉他什么也没想,

有次我和小林躺在操场的草坪上,望着天空的云,望着望着我的双眼模糊了,我很想问云:“寂寞吗?在空中只能跟着风的脚步行走没有一点自主的权利,它快乐吗?”

小林转身看到我滑过脸颊的泪水。他支起身子久久的看着我,我能感觉到小林的眼神,我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任由泪水滑落。

“你怎么哭了?”

“我没有哭。”

“那你脸上是什么?”

“是泪水。”

“那你还说没哭。”

“我只是喝了太多的水。”

第四章

小林说我不是个按常理出招的孩子,总会想太多,这样永远也不知道什么叫快乐,我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的不快乐只是表面,真的不快乐吗,除了我有谁会知道,其实我不是不快乐,只是有双忧伤的眼睛而已。

也许这个世界是五彩缤纷的而我只看到了单色。小林每天的生活都很充实,除了学习外其他的时间安排的都很紧密。而我总是把所有的时间花费在想象上,漫无目的的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时脑中一片空白,静静的发呆。

小林说我看天空的时候最寂寞,因为我不是抬头看天空只是微微仰头眼神斜视看着远方。眼神空洞的没有一点色彩。他说有天我会一个人远走,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有不停的寻找才能让内心平静。才能抚平空虚带来的失落。

我告诉他我不空虚只是有点寂寞。

小林好奇的问我空虚和寂寞差多少距离。

很远也很近,只是一颗心的距离。

小林不解的看着我摇摇头叹息着说“为什么你要拥抱寂寞?不能放开点让自己快乐点吗?”

“不是我拥抱寂寞,是寂寞包围着我,我只是在品尝着寂寞,在寂寞中寻找它能带给我什么。”我抬头又看到几只飞鸟从天空飞过。我认真的看着,仿佛看到飞鸟划破天空后给天空留下的伤痕。伤痕总是瞬间愈合,如果人的伤痕也能那么快的愈合该有多好。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撕心裂肺刻苦铭心。

小林也抬头看着天空,他看天空的时候总是把头抬的很高,他说那样他可以看到头顶上的天空而不是远方的,那样看天空才是最近的。

小林说“飞鸟有一天厌倦了飞翔,也会选择继续飞行。这是他的命运。”

我说“如果他放弃生命,一切不都结束了。”

“你见过飞鸟从空中落下后摔死的吗?”

我摇摇头。

“即使它厌倦了飞翔也不会放弃生命。只会在某处短暂停留然后继续前进。”

说完后我们沉默了,谁也不知道这样的话题该怎么继续下去。

小林突然说“你还忘不了她吗?”

我转身看着小林,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提起,当我听到她这个字的时候心里恨恨的抽动了一下。看来我真没有忘记她,而我一直认为已经把她忘记。

“为什么还要提起她?”

“因为我也没有忘记。”

第五章

上高一的时候我认识了云姚,她是个很伶俐的女孩,为人热心,加上性格活泼,长相清秀,很受同学的喜爱。不久她就被同学推选为班长,而那时的我因为中考成绩优秀被选为学习委员。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我们渐渐的熟悉了起来。经常在一起讨论学习上的问题,她活泼的性格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那时虽然没有现在自闭但是也很少说话。除了学习没有什么特殊的业余生活。在别人面前总是冷冷的样子,连微笑都淡淡而过。只有和云姚在一起才能感觉到真正的开心。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