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舍得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51:25 | 浏览 :38

舍 得 (一) 魏珃走过来时,太阳还挂在这个城市最高建筑的半腰上。许多半高不高的楼房,刚好碰着殷红的太阳,像顶着一个硕大的血珍珠。对于那些平房和夹杂在平房里的小楼们,那红日头只是一个遥远的胭色梦想,无法企及。 终于,当这些平房和小楼们倒下去时,那腾起的尘土如水雾一样漫过日头,一层一层地在天空铺展着。日头于是开始在雾里云里旋转。 魏珃踏着遍地的瓦砾向前走着。他知道,那个让他住了无数次的小旅馆已经成了残垣断壁,甚至成了破砖烂瓦,成了城市垃圾。他依然想找到它的痕迹,不是怀旧或者寻梦,只为了打发黄昏前的这段时光。 不知什么时候,这一片狼藉上的尘烟竟然散去了,天空清明了许多。


归来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14:25:20 | 浏览 :42

一 四合院的朱红色大门推开了,进来一个戴墨镜的女人。她年纪约莫三十岁,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穿着时髦的丝质连衣裙,乌黑的头发盘成一个漂亮的髻,高高地耸立,双手提着沉甸甸的大小礼盒,径直走到刘阿姨的家门前。 她放下东西,敲了敲门,没有人答应,便坐在绿叶成荫的葡萄藤架下面的竹椅上休息。 对面,一个白发老人开门走了出来。 “你找谁?” “您好!我找刘阿姨。”她立即站起来回答。 “她出去了。” “您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她去她儿子家了。你贵姓?”老人盯着女人看了一会儿,似曾相识,但他健忘,一时想不起来了。 “我姓李,是刘阿姨的亲戚。她一个人出去的吗?” “不是,她带着沙沙出


爱来爱去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47 | 浏览 :46

我是康晓晓,二十四岁。 曾经有个家。或者说曾经和我的爸爸妈妈一起有个家,还有康了了。在家的时候,我不说话。康了了正好相反。她本是个寡言的人,回到家却开始打开闸门,罗里罗索讲她朋友的一些糗事。爸妈会笑,我懒得听。 他们都当我是傻瓜,可我什么都知道。我还见过爸爸的女朋友和妈妈的情人。他们不知道康了了知道,康了了不知道我也知道。 这就是我的家。 有一天,吃晚饭,她又讲什么公牛母牛,我打断她:康了了,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你的口才也不好,你不知道吗? 我们在沉寂中吃完饭。康了了陪妈妈去刷碗。我和爸爸各回各房间。 我和康了了一个房间。我们睡一张床。我喜欢同她待在一起,头挨着头,


公主与王子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7:57:13 | 浏览 :2

扑克王国红心镇有一座雄伟的白色城堡,城堡里面住着金国王,白王后和他们的四个女儿。大公主的名字叫艾德琳,二公主叫贝亚特,三公主叫布兰妮,小公主叫凯瑟琳。四个公主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就好像每一年有四个季节,艾德琳公主喜欢蓝色,贝亚特公主喜欢绿色,布兰妮公主则喜欢红色,而凯瑟琳公主却独爱白色。 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四位公主对来自于红色火焰国的多格拉王子都有爱慕之心,并希望有一天,多格拉王子会娶自己为妻。可是多拉格王子却只对凯瑟琳公主情有独钟。凯瑟琳公主的三位姐姐对这件事一直怀恨在心。 眼看凯瑟琳公主十八岁的生日快到了,金国王便下令要为凯瑟琳公主举行庆祝舞会,并邀请了远在红色


罗瑟琳的悲剧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4:00 | 浏览 :39

楔子 罗密欧与表兄弟班伏里奥在得知朱丽叶家要举行家庭宴会后的对话。 班:在凯普莱特家里照旧举行的宴会中,你所热恋的美人罗瑟琳也要跟着维洛那城里所有的绝色名媛一同去。你也到那儿去吧,用着不带成见的眼光,把她的容貌跟别人比较比较,你就可以知道你的天鹅不过是一只乌鸦罢了。 罗:要是我的虔敬的眼睛会相信这种谬误的幻象,那么让眼泪变成火焰,把这一双罪状昭著的异教徒烧成灰烬吧!比我的爱人还美!烛照万物的太阳,自有天地以来也不曾看见过一个可以和她媲美的人。 班:你看见她的时候,因为没有别人在旁,你的眼里只有她一个,所以你认为她是美丽的;可是在你那水晶的天秤里,要是把你的恋人跟另外


青涩年华,谢谢你在我的身旁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48 | 浏览 :44

1.花子的初恋。 那是个很幽默的男孩子,大了花子三岁。 在他的眼里,花子是要用生命去保护的人,仿佛全世界的幸福都被花子一个人占据着,那个时候的花子是真的真的很幸福。 上天总是喜欢作弄人,也许是因为太幸福了。所以到后来才会被伤害的无处可逃•••文景的出现,宣判了花子那段曾经不知让多少朋友羡慕不已的感情.那整整用了三年时间经营的感情,已经彻底的死亡.... 说白了,相爱了好久的恋人有时竟然比不过一个陌生人来的有感觉了..... 花子没有哭,没有梨花带雨的娇弱,只是一直笑着,笑着祝福他和她,笑到最后,累了. 自然的心凉了,也就能够放的开了... 原来,这个世界一直都是虚伪


心 火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14:25:20 | 浏览 :40

心火 贵树是个木工,具体说是专门给人家安装木地板的。四年前他结束了一段荒唐的爱情,跟着两个老乡来到这个南方城市,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钱,顺便把他生命中不该出现的女人洗白,四年下来,女人是洗白了,钱也空空,只剩一双磨成厚皮老茧的双手,连木刺都很难扎进去了。 前几年,安装木地板还是很赚钱的,卖家的利润高安装费也高,最高时每平米能赚五六十块,两人搭伙做贵树可以赚一半,可生意越来越难做,为了吃独食,他不得不一个人接单,背着三个沉重的大工具箱去按响一个又一个陌生的门铃。这个城市里有钱的人真多,有一次他接了一个肥单,一栋复式小别墅的全套木地板的安装。他一个人不敢接,便找了学徒和


职的门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2 | 浏览 :37

老板金锦听说杨雅筱非常能喝酒,就劝她当吧女,说凭她的个人条件,当吧女收入会比当服务生高得多。但杨雅筱坚持宁可收入低一些也不去当吧女。 杨雅筱不当吧女的态度让栗满坡很欣赏。他开始主动接近杨雅筱。 “我想把杨雅筱认成表妹。” 一天夜里,栗满坡睡觉前对金锦说。 “认人家当表妹干什么?”金锦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你别想歪了。我是想把她介绍给我们的刘总编辑,认成表妹好说话哩。”栗满坡解释说。 “你平时拿酒吧里的女孩子贿赂人的次数还少吗?”金锦说。 “这次我想改变一下方式,希望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栗满坡信心十足地说。 “那你看着办吧。”金锦转过身去,背对栗满坡,很快就进入了梦


乱世枭雄奴隶王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43:17 | 浏览 :48

羯人匐勒 大漠,漫天遍野的黄沙,吹过山丘,吹过白骨,吹过历史。 一小队身着匈奴服饰的壮丁妇孺缓慢地在这片荒漠上留下足迹,身体风化僵硬,眼神却桀骜不惧,深深的眼眶里满是沙子,也满是渴望。一位头头脑似的人物不住地吆喝着,用冰冷的马鞭催打着马匹,和着善歌的少女们祈祷歌唱,在不安的空气里摇曳飘荡,在风沙的罅隙里充塞回肠。 东汉时期,这样迁徙的足迹在塞外随处可见。随着中原政策日益有利和居住环境的逐渐恶劣,胡人羌人们不舍地远离了他们繁衍生息的家乡,去往可能关系到民族命运的陌生土地。其中就有深目高鼻的羯人。羯本是塞外匈奴的一支,随着本部的实力增强,随着民族差异化越来越明显,矛盾突


儿女坡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51:27 | 浏览 :37

刀子一样锐利的风从窗户的缝隙间吹进来,撩拨着他的头发,摩挲着他的脸。他闻到了风的味道,潮湿,阴冷,掺杂着老鸦河的腥味。该下雪了吧?他想。于是,在黎明的黑暗里,他咂着嘴,又陷入沉沉的睡眠,并做了一个有关风和童年的梦。 人一上岁数就喜欢回忆。回忆中的童年在风中沉睡,在风中成长,风改变了一切的模样,包括人的思想。这些年,村子里的许多人去上海、深圳打工,去西安、新疆做生意。许多人发财了,在城里买了楼房,举家搬迁,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而农村还是老样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黄土地上生长着一茬茬小麦玉米,黄土下埋着一茬茬庄户人。 以前穷,条件落后,牛曾经是这里唯一的风景,风是牛的


浮生记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1:35:33 | 浏览 :43

浮生记 生活不过是一扇虚掩着的门。年轻人啊!请不要被门口的荒草和荆棘蒙蔽,去勇敢地推开它,那里有你想要的成长。——题记 一 徐工再次睁眼已是第二日十点多。 青岛的蚊虫果然名不虚传,一个个穷凶极恶的精灵,会集在这狭小而闷热的夜晚里不知疲乏地叫唤个不停。住惯了空调宿舍的徐工自然没有见识过这样的阵势,一整夜都没能睡个安稳,身上的疙瘩密密麻麻的,看得瘆人。 徐工迷迷糊糊地翻开手机,只看见东来发来信息说,他和文远等六个人已经坐上了离开山东的火车。徐工不禁有些失落和懊恼,想起他们一行八个年轻人满怀期望的来到此地谋求自立,却因为是暑假工的缘故而几遭婉拒,而今只剩下他和李歌两人仍然


今天画海 明天画蓝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1:35:33 | 浏览 :42

一直以来都想写点关于这些年来走过的那些旧时光,拾拣流年中那些隐隐绰绰的回忆.可是却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写起.记得欣仔说过:高考完后.一定要写篇东西来纪念这3年...所以仅以此来胡乱写点什么...离2010年高考的倒计时不过仅有57天...此前的那些事和以后将做的..用刺刀深深的划开、分离... 好象现在的人都蛮紧张的.也许是高考越发近了..恐慌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象山洪的突然爆发..瞬间淹没了整个过去...最近在努力的补英语.因为差得太多.至今还有什么成效..高考将至.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听许多朋友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当兵.复读.读专科....但更多的是跟自己一样选


黄马甲下的文明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51:26 | 浏览 :41

三月的某天,阳光糜烂,照的人浑身懒洋洋。 那天中午我刚睡醒,眼睛还睁不太开,只能眯着一缝。我的眼前泛着白光,所见皆是朦胧一片,世界在我眼前模糊了,我听见人们在说话,玩笑,还有汽车的鸣笛声,嘈嘈杂杂充斥着我的耳膜,我却都看不太清楚,有什么东西盖住了我的眼睛。 这是怎么了? 我有些着急得用手试了试眼角,情况还是没能缓解。 莫非我生病了?我莫名其妙的担心起来。 有几个熟悉的人影走近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我一脸猥琐的样子,还说了些脏话,我呵呵一笑,支吾了一声,却始终在用右手擦拭眼角。 不是失明了吧! 我心里猛地一惊,似乎曾听说过这么一种病,病人在睁开眼时发现周围一团白雾,


哦,紫薇花开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47 | 浏览 :37

(1) 晚春里的月,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纱。鸟儿在唱: 月儿,月儿 你那纤手撩拨起的琴弦 牵着午夜里的花香与霓虹 在想谁呀? 月儿舞动着云袖 露出狡黠的微笑: 哦,紫薇花在开! 他静静地立于窗前。 那薄薄的如雪般的月色透过了窗,淡淡地在屋子里洒下了一地,外面与里面手牵着手朦朦胧胧地连在了一起,把他的心扉激起了一阵阵涟漪,就如平静的湖面被飞鸟轻轻地点缀过,而后泛起一圈圈粼粼的波光。 他把目光投向那排紫薇树,记忆很从容地就把他带进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以及那群活泼可爱的孩子们所散发出来的叮呤般的笑声与欢快的歌声。 他和她相识在一个花园里,那时紫薇花开,紫薇树下一群可爱的小女孩


课长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4:00 | 浏览 :41

工 课长,是个新名词,中国有了外资企业之后才有的称谓。在这些企业中最低级别的管理人员称为课长,只负责一个小部门,手下几个到十几个人不一而足。但在外资的零售企业诸如大超市家乐福等,课长的级别虽低,手下的兵虽少,但每年所负责的营业额却也不低,每个月几十万,每年几百万,上千万的也有,正所谓权小责任大,能抵得上过去一个小型集体企业一年的产值了,所以也是一个挺有成就感的职业。 一 到沈阳来,秦直搬了三回家。 第一次,是从借住朋友的房子里搬出来,欢天喜地地和同事合租了一室一厅。住了三个月后,同事有了新女朋友,如火如荼时,也不避嫌,害得秦直三天两头要在小厅里用枕头蒙住耳朵。最后秦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