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时光隧道时光隧道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43:17 | 浏览 :70

“在夏天过去之前,我想再回去看看。” “那你就回去喽。” 可欣看着弥生,弥生坐在操场上抬头看天,漫不经心地享受着清风,通透的云穿过视野,一天中最后的午后。 "虽然是一直都说死都不会回去的,但是想想,那个人对我有时候也挺好,以前也都对我有求必应的……” “那你就回去吗。”可欣低下头来摆弄手上的蒲公英,模模糊糊地说“反正你也没别的事可做。” “嗯……”弥生感到脖子有些酸痛,就躺下来伸展四肢,不小心打到可欣手里的蒲公英,看也不看,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你们坐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走!”说着走上来一个体形彪悍的黑脸体育部篮球教练。正在清理球场。 可欣扭过头,“


倾城故事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12 | 浏览 :6

倾城故事 张崇员 (一) 鸢都人并不满足于把护士称为“白衣天使”、把女教师称为“灵魂天使”,而是把“天使”一词推而广之。由于民众的青睐和关注,“天使”一词便被赋予了十足的荣耀和神圣色彩,像长了翅膀一样轻易地走进了寻常巷陌、千家万户,上至耄耋老人,下起几岁顽童,都对 “天使”津津乐道。当然,在词义加工的同时,“天使”一词的含义也由对某一行业人员的通称演变成对某一行业表现最出色女性的特称,比如卖油条的王凤仙因手艺誉满鸢都而被称为“油条天使”,做豆腐的李花花因其豆制品的独特口味赢得了“豆腐天使”的美誉,做麻花的楚湘君则以所做蜂蜜麻花摘得了“麻花天使”的桂冠。李若虹一举成名


浮生记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1:35:33 | 浏览 :65

浮生记 生活不过是一扇虚掩着的门。年轻人啊!请不要被门口的荒草和荆棘蒙蔽,去勇敢地推开它,那里有你想要的成长。——题记 一 徐工再次睁眼已是第二日十点多。 青岛的蚊虫果然名不虚传,一个个穷凶极恶的精灵,会集在这狭小而闷热的夜晚里不知疲乏地叫唤个不停。住惯了空调宿舍的徐工自然没有见识过这样的阵势,一整夜都没能睡个安稳,身上的疙瘩密密麻麻的,看得瘆人。 徐工迷迷糊糊地翻开手机,只看见东来发来信息说,他和文远等六个人已经坐上了离开山东的火车。徐工不禁有些失落和懊恼,想起他们一行八个年轻人满怀期望的来到此地谋求自立,却因为是暑假工的缘故而几遭婉拒,而今只剩下他和李歌两人仍然


哦,紫薇花开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47 | 浏览 :62

(1) 晚春里的月,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纱。鸟儿在唱: 月儿,月儿 你那纤手撩拨起的琴弦 牵着午夜里的花香与霓虹 在想谁呀? 月儿舞动着云袖 露出狡黠的微笑: 哦,紫薇花在开! 他静静地立于窗前。 那薄薄的如雪般的月色透过了窗,淡淡地在屋子里洒下了一地,外面与里面手牵着手朦朦胧胧地连在了一起,把他的心扉激起了一阵阵涟漪,就如平静的湖面被飞鸟轻轻地点缀过,而后泛起一圈圈粼粼的波光。 他把目光投向那排紫薇树,记忆很从容地就把他带进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以及那群活泼可爱的孩子们所散发出来的叮呤般的笑声与欢快的歌声。 他和她相识在一个花园里,那时紫薇花开,紫薇树下一群可爱的小女孩


圆 圈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14 | 浏览 :10

人物:记者、**、大排档老板、城管队长 地点:小吃摊 [记者在大排档喝酒。老板走了过来] 记者:你看天上流淌的云多像吃麻辣烫女人的唇彩!   老板:是的,热乎乎抹在将夜未夜的天上。   记者:两排大雁缓缓飞过,像牙缝里冒出来的海带丝。   老板:是的,油汪汪缠在半张半合的嘴上。   记者:你说那边喝酒的小娘们是不是良家妇女?   老板:经验告诉我,她是个**,良家妇女不会在严打的时候愁容满面。(边说边走过去)   记者:入肉三分的分析! [大排档老板气势汹汹走到**面前。]     老板:你怎么又来了?你欠了3天酒钱了!   **:最近严打,我还没开张。要不,做你的


爱来爱去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47 | 浏览 :63

我是康晓晓,二十四岁。 曾经有个家。或者说曾经和我的爸爸妈妈一起有个家,还有康了了。在家的时候,我不说话。康了了正好相反。她本是个寡言的人,回到家却开始打开闸门,罗里罗索讲她朋友的一些糗事。爸妈会笑,我懒得听。 他们都当我是傻瓜,可我什么都知道。我还见过爸爸的女朋友和妈妈的情人。他们不知道康了了知道,康了了不知道我也知道。 这就是我的家。 有一天,吃晚饭,她又讲什么公牛母牛,我打断她:康了了,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你的口才也不好,你不知道吗? 我们在沉寂中吃完饭。康了了陪妈妈去刷碗。我和爸爸各回各房间。 我和康了了一个房间。我们睡一张床。我喜欢同她待在一起,头挨着头,


追到姑娘就有房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8:18:37 | 浏览 :76

追到姑娘就有房 1、生了儿子欠了债 儿子结婚要买房,愁得老郝茶不思饭不想,当年生儿子乐得屁颠屁颠,现在才知道是欠了他的债! 老郝平日里省吃俭用,只为多存下一些钱帮儿子买房,可是今天的早点涨了价,四元一碗的馄饨变成了五元,老郝没舍得买,中午的盒饭倒是没涨价,打开盒来一看,里面的鸡腿变成了鸡蛋! 老郝是居委会主任,节假日值班的盒饭是政府补贴的,当然不好为了只鸡腿发牢骚。叹口气刚要拿筷子,对面伸出一双手,连盒饭带筷子一起搂了过去,老郝吃了一惊,急忙抬头一看:原来又是二胖!二胖看着盒里的饭菜直撇嘴:“怎么连个鸡腿儿都没有?唉,要饭吃,不嫌次,凑合着填肚子吧!”挑挑拣拣地吃了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8:24:36 | 浏览 :52

一 风在刮着。 风从前方笔直地刮过来,然后笔直地刮在雪香的身上。 雪香用力地朝前走着。风贴着她的腿她的身体,风贴着她的脸她的呼吸。风紧密地不容分说地贴着她,仿佛在推却在抵抗在拒绝着她。 风在拒绝她。 雪香眯起眼,可是风还是落了进去。风落进了她的眼睛里,风落进眼睛里的时候就破碎了,碎成了一片一片的小冰渣。那些小冰渣都带着尖尖的角,薄薄的,凉凉的,而且还在轻轻地摇荡。 雪香垂下脸去。 路面很光滑,就像是被水洗过了一样。风像水一样洗着路,在夜里,一遍又一遍地洗着。于是路上便什么也没有了。 路上什么也没有,除了昏暗的灯光。 雪香缓慢地走在昏暗的灯光里,有时候她觉得她并没有动


抉择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2:53 | 浏览 :8

抉择 “当你看见我时,我在报纸上;当你看不见我时,我在路上!”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为民请命,为了社会的民主与法治进步、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而不懈战斗着的中国调查记者! 当李老太在火车站见到前来接她的女儿华英时,她的双眼已经哭得红肿,犹如屋后院子里熟透了的桃子。她这一路坐火车坐了十几个钟头,火车一路开,她就一路哭。见到女儿时,泪水本已枯竭,可还是不由自主地挤下几行浊泪来。花英看着母亲凌乱的花白头发,扶着她干瘦而伛偻的身体,感觉母亲已经老了十几岁,虽然只有两个月没有见面。 李老太已年近花甲,本应该在家里待着照顾家事,或者干点农活,为什么不远千里,不辞辛劳要奔波到这个她从未来过的


一只猫和一只狗的生活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24 | 浏览 :16

一只猫和一只狗的生活 冬 那年的冬天我躺在家里的沙发上读他的来信。信里说他刚去的那座南方城市有种难以言喻的味道,有一种让人既爱又恨的魅力。“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每天早上我一起床就觉得兴奋,似乎有人推着你前行。你不是说过你向往那种急切盼望早晨醒来的生活吗?我们不是还有相聚在这座城市的约定吗?” 没错,那确实是我不经世时的想法。但时过境迁,想到那时的懵懂,恍若隔世。阳光透过窗棂洒向屋内,屋内温暖如春,窗外却是寒风凛冽,一扇薄薄的窗户隔断出两个迥异的世界。大黄懒洋洋地躺着我的腿上,肚皮朝上,四肢伸开,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 大黄来我家也不过两天而已。说是大黄,其实只是一只两


笔仙——惊魂301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29 | 浏览 :59

第五章 徐倩死了 已是半夜时分,一阵冷风从窗户刮进来,将熟睡中的岳珊珊冻醒了。她睁开眼看了一眼窗户,低声道:“这是谁呀?睡觉怎么不关窗。” 她从床上下来,走到窗户边上,准备把窗户关上。“谁?是谁?” 周围静极了,只有风吹动树叶发出的“哗哗”响声和她自己的心跳声。 岳珊珊趴在窗户上,向外望了望,并没有发现什么,便将身子缩回来,准备关上窗。 “哎”一声幽幽的叹息再次传进她的耳朵,这次是在她的耳边,她不由猛地一回头,一个长发将脸都遮住的人正站在她身后。她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哈哈哈”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那人的口中传出。只见她把头发挽起,露出一张可爱的脸来,岳珊珊仔细一看,原


昔日荒凉已不复,今朝荷香更秀美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47 | 浏览 :65

我出生在一个贫困而又落后的小镇。她有一个美丽好听的名字,叫荷香桥。小时候总爱缠着院里的老奶奶讲一些美丽的传说,便听来了荷香桥名字的缘由。 传说在很久以前,辰河是一条遍满荷花的蜿蜒的小河。辰河里住着一位美丽的荷花仙子,有一天她终修练成仙,要飞升天界了。可她心里却仍迷恋着这方水土,于是在辰河上的石桥留恋又留恋,一回三顾地流着泪升了天界。后世的人为了纪念她,便把这地方叫荷香桥。 可传说毕竟是传说而已,辰河水清清,清得没有一瓣荷花,一丝绿。荷香桥是一年四季没莲藕来安慰人的。荷香桥不仅穷,而且是贫穷,穷得鸡飞看不到蛋打。小时候妈妈常对我说,你一定要努力读书,走出荷香桥。有的人


我的生活是一种病..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22 | 浏览 :8

天气越来越热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感冒的,吃了药好象也没什么效果,不过我还真不希望好,或许我更多的是希望恶化吧...记得从自己懂事以来,因为我比较早熟,读六年级我就开始在想人为什么要活着了,我讨厌自己的人生,我不喜欢我的生活..我总是问爸妈,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我总是不明白..明明生活条件不好,抚养一个孩子都很吃力,为什么还要生第二个呢.明知道无法给孩子一个美好人生,为什么要让他来世界上受苦呢..我真的不明白,我是无辜的,为什么我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呢...我不是自愿的...我不想活... 其实我也知道人应该知足,应该感恩..可是,我要怎么说服自己..我很矛盾...因


机枪手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43:17 | 浏览 :37

第三章 “迫击炮,目标,省委大楼正门机枪阵地,预备,放!”庞凯右手往下一按,迫击炮装弹手双手一松,炮弹滑进了炮膛,接着又从炮膛里弹出来,在空中划了个弧线,飞向省委大楼门前的那堆沙袋。 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声,省委大楼的正门被笼罩在一片硝烟中,沙石横飞,砖块散落,大门被炸得没有了原来的形状,像野兽的大嘴狰狞的撕咧着。 “同志们,高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旗帜,冲呵!”庞凯挥动手中的五四式手枪,率先站起身,从卡车后面冲了出来,在他的身后,造反兵团的旗手,一个外号叫大个子的身材高大的队员高举着印有省造反兵团字样的红旗,紧紧的跟着他。 造反兵团的敢死队员们呐喊着,向省委大楼


鸟儿往哪儿驻足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2:29 | 浏览 :11

茜和丈夫搬进了新居。 茜非常喜欢这新居,尤其是一大早便听到窗外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 茜记得外婆说过,有小鸟兜旋驻足的人家准是户好人家。 茜常想:那么说他们的住家也是户好人家啰。 于是茜总是那么高高兴兴的。 有一天,茜发现小鸟驻足的地方是在东边窗户上方的空调机顶部。坐在窗户旁仔细听,还能听见小鸟的细腿与空调机挡水板摩擦时发出的“沙沙”声。 茜有意无意地去听那“沙沙”声。 偶尔,茜能听到轻微的“咄咄”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往下掉在挡水板上。 时间长了,茜终遏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她想确定是否真的有东西掉在挡水板上。 于是一个下午,茜爬上了邻近一幢快建造好的住宅楼里。 茜找到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