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楼北楼南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03 | 浏览 :19

说实话,我认识南,完全是偶然。 她的房间在我楼下,那天晚上我正窝在被窝里玩赛车游戏,就听见“咚咚”敲门声,还有一声很是嗔怪的女孩喊声:“喂,楼上的,还不开门!” 楼上的?我什么时候成了楼上的了。我不满地抱怨,不肯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就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和花栗鼠一起飙车。但是外头那个女孩越喊越厉害,门扣得“框框”。她还是不死心,大喊:“楼上的,我忘带钥匙了,行行好,让我从你阳台翻下去~” 我没有管她,一听就晓得是说谎,谁没事从楼上翻,要翻也是从隔壁。 但是当时那女孩也是毫不死心,继续拍门,实在惹得我不耐烦了,磨蹭着从床上翻下来后,使劲拉开了门,狠狠啐了一口:“要翻下楼


三代英雄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47 | 浏览 :19

三代英雄 《A城早报》2000年4月13日的头版头条,爆出了一条令A城人为之震悚的轰动新闻。大字通栏标题为“斯文英雄击毙劫匪,令一车汉子愧煞——记者现场目击记”。记者也许是过分动情,竟夹叙夹议洋洋洒洒,这里只能录其梗概。 二名持枪歹徒在一辆大巴车上肆意洗劫,并淫兴大发,肆无忌惮地猥亵车上的一名妙龄少女,时一车三十多位男人,竟都作缩头乌龟,任凭歹徒施虐。车被劫至南郊八龙岗麓,歹徒劫持少女下车,并欲纵火焚烧汽车,一车汉子这才蜂拥下车,四下奔逃作鸟兽散。穷凶极恶的歹徒,竟又持枪欲向人群和闻讯而来的武警战士射击。在这危急关头,一位斯文单薄的青年冲出人群扑向歹徒,用血肉之躯挡


木头木头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7 | 浏览 :21

1 林凡有几年没有来过这个小城了。前几年曾在这里读过几年书,后来由于父母工作的调动,高二前的那个暑假转了学。这一走抛下了相知甚深的哥们和早已经熟悉的校园里的角角落落。那时年少亲临别离谁能没有一点雨季的感伤。至今他还记得他走那天淅沥着小雨,车站送别的人来来往往,或挥泪,或沉默不语,或紧紧相拥。他不是个易感伤的人,可看到几个朋友在不远处,擎着伞,哭成了泪人,眼睛也不禁潮润润了。谁曾想这一挥手便是别离了。所以这一回来就耐不住心中的渴慕来看看这个曾承载自己过往地学校。 想什么呐?身边的司机轻拍一下他的肩膀说,车到站了,小伙子 没什么谢谢了。林嘿嘿的笑,望一下车内才发现,只剩


远方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47 | 浏览 :17

里总是出现这样一幅情景:那里有一片大海,很蓝很蓝的一片大海。远处的夕阳很美很美。远处有一个人,可是我总是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他的背影是那么遥远,甚至快要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拼命走却也永远走不到他的身边。。。只能看着他慢慢消失在夕阳里。。。。还是那么那么遥远。。。 也许这就是不适合吧!就像猪头永远在跟我强调适合,就像一个圆圆的茶杯永远想放在尖尖的茶托上去寻求刹那间的平和。可是它还是不适合,而我却还是在寻求刹那的平和。可是茶杯一放在茶托上,它就碎了,那么脆弱,因为它根本禁不起时间的考验。。。。而且失去了它原有的美丽。。。。 也许是我错了,我一直在寻找。寻找那个能让我走近的


纸·黄金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42 | 浏览 :26

阿成忒激动了。英国一家银行的ATM机出现故障,取款时按照输入的款额双倍吐钞,民众排队取款,秩序井然,让人不得不佩服英国人的绅士风度,这种时刻还想着利益均沾,不能厚己薄彼,直到取光了机器内部的所有钞票。银行发现问题后,宣布:民众的操作没有错误,银行的机器出了问题,多取的钱归取款者,银行的损失由银行自行承担。激动完了,阿成就无语了。英国太远,如此好事这枚屁民是赶不上趟了。 阿成有一个不算很大的项目设计公司。其实,更令阿成激动的,是以色列一枚少年维特,攻击了国防部网站,被国家以特殊人才招揽入伍,成了黑客部队的骨干成员,坊间传为佳话。前段时间,某国垂涎我南海岛屿,阿成义愤填


初恋情人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7 | 浏览 :14

发表于2010年百花3期下 麦克商务公司实际上是一家私人侦探社。孔媛千方百计打听明白这件事是因为,她必须和私人侦探打交道。而她必须和私人侦探打交道的原因则是,她已经有了身孕,且就要和同居男友结婚了。 事情的起因是孔媛偶然在男友志伟的衬衣口袋里,发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孔媛试着打过去,电话那头说,他们很愿意为客户寻找到初恋情人。 也许是自己疑神疑鬼了。孔媛想。孔媛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高级职员。容貌娇好,气质高雅。很会生活且在生活中充满自信。她从心底不愿相信,深爱自己的男友会在婚前背着自己去寻找什么初恋情人。可细想想却又有些拿捏不准。这样的感情游戏如今很流行,天知道志伟


迷路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0 | 浏览 :16

迷路 (一)前言 他是一个近乎弱智的男孩,众人鄙视,亲人遗弃。 但是,他乐天面对一切。 他从来不觉得他和别人不一样。 他也拥有家人、朋友、甚至爱情。 直到有一天,我们忽然发现他不再开心。 因为,童话般的梦,终于还是碎了…… (二)幸福的三口之家 “诶,知道不?楼上新搬来的要生娃了!” “啥?这才结婚个把月,咋就生了?” “哟,你懂什么,现在这可不稀奇,没结婚都生娃,结婚了的这算生的晚呢!” “咳咳,别说了,来了来了!” 几个家庭主妇的议论被女人的高跟鞋声打断,5厘米红色漆皮高跟鞋踏在被岁月打磨到光滑的石板路上异常抢眼,修长的腿、细软的腰肢还有白皙的脸蛋,她身上的每一


小镇上的黄昏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8 | 浏览 :1

Part One 广播台开始播放一首听起来起来有些沉重的曲子,在钟楼的喇叭,年久失修,带着点电磁,把下面的小男孩吓了一跳,他抬头望着这个米色墙壁上不起眼的物什,瞅瞅四边没人,就脱下沉甸甸的靴子,砸了过去。 喇叭不响了,与靴子一起做直线下落运动。啵的一声,没在雪丛中。 小男孩捡了靴子,穿上,鬼似的一溜烟跑了。他忘了来这里是等哥哥的,留下一串歪歪斜斜的脚印铃铛般地笑着。 雪花在空中相互招手,几分俏冷,几分融洽。 他正在实验室面对一堆仪器,烧杯,试管,试管架,金属架,导管,酒精,稀硫酸,他知道名字但搞不清楚怎么是那个样子的一堆红色的砂末,清水……面包屑,啊,这是刚吃落在上


思念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4 | 浏览 :18

放下电话,她伫立在桌旁.心在那一刻失落到极点,她真的好想大哭一场. 今天是她的六十岁生日,六十年一甲子.这是每个老人都非常重视的.因为她们辛苦了一辈子了,吃过苦受了累终于熬到了儿女成群的地步,和他们在一起过这个特殊的生日是父母最欣慰的. 她早早的吃过早饭以后就去了菜市场,儿子爱吃的儿媳爱吃的还有小孙子爱吃的,她都买了.她知道儿子儿媳忙,抽不出时间来陪她.她不怪他们,儿子整天在公司里已经好久没有吃她做的饭菜了.她还记得儿子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他吃不惯食堂里的饭菜常常跑回家来,吃一顿她做的饭菜.为这,他父亲没少骂了他,她站在旁边心疼的掉眼泪.等儿子走后她就跟他哭闹,直到闹


张好,你不要再害怕了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58 | 浏览 :14

文/莫寒 坐在窗户前的台阶上,张好显然已经习惯了医院的氛围,对来来往往的护士、医师也不看一眼,这些过往的行人中想必一定有张好认识的。 张好来了整整半年了。他的眼睛看起来深邃有神,而渐渐昏暗下来的阳光慵懒的正打在他那张生硬的脸上。 今天天气真不错,张好似乎在自言自语。我准备去吃晚饭,经过这里时无意中听到他在说话,他始终保持向着远方观望的姿势,有如一棵根植大地的树。 是啊,天气真不错。我说,可这夕阳没有人停下来欣赏。 他仿佛没听见我说话,缓缓的从衣服的领口探下去,摸出一包已经很皱折的香烟。 张好没有转过头,,他无声的递了一支烟给我。在烟雾弥漫的氛围下,在他做了几次反复吞


圆 圈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14 | 浏览 :27

人物:记者、**、大排档老板、城管队长 地点:小吃摊 [记者在大排档喝酒。老板走了过来] 记者:你看天上流淌的云多像吃麻辣烫女人的唇彩!   老板:是的,热乎乎抹在将夜未夜的天上。   记者:两排大雁缓缓飞过,像牙缝里冒出来的海带丝。   老板:是的,油汪汪缠在半张半合的嘴上。   记者:你说那边喝酒的小娘们是不是良家妇女?   老板:经验告诉我,她是个**,良家妇女不会在严打的时候愁容满面。(边说边走过去)   记者:入肉三分的分析! [大排档老板气势汹汹走到**面前。]     老板:你怎么又来了?你欠了3天酒钱了!   **:最近严打,我还没开张。要不,做你的


轮回-终绝无双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4 | 浏览 :20

他走了,他自己也没想到就这样走了,和她。 这是一个未知名的国度,战火漫天,民不了生,还有邪恶的巫灵师,需要生存就得金戈铁马,也许晚霞是迷人的,但它颜色犹如血染,刀光马嘶,一将成名,万古皆枯! 他,似乎天生就是一段传奇,他带着他的兄弟四处拼杀,在这个乱舞春秋的年代争得一番天下,最后,他做到了,有了属于他的城池,敌人对他畏惧,兄弟为他自豪。于是他有了一个响彻天下的名字—绝双! 人们都称呼他为绝双城主,他身上的一颗灵珠成了镇城之宝。 绝双的战剑,在阳光下闪烁着傲视天下的锋利光芒,散发着一种不可战胜的魔力!他,站于城门与兄弟举酒共饮,豪迈的歌喉唱给了不自量力的敌人,邪恶的巫


儿女坡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51:27 | 浏览 :71

刀子一样锐利的风从窗户的缝隙间吹进来,撩拨着他的头发,摩挲着他的脸。他闻到了风的味道,潮湿,阴冷,掺杂着老鸦河的腥味。该下雪了吧?他想。于是,在黎明的黑暗里,他咂着嘴,又陷入沉沉的睡眠,并做了一个有关风和童年的梦。 人一上岁数就喜欢回忆。回忆中的童年在风中沉睡,在风中成长,风改变了一切的模样,包括人的思想。这些年,村子里的许多人去上海、深圳打工,去西安、新疆做生意。许多人发财了,在城里买了楼房,举家搬迁,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而农村还是老样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黄土地上生长着一茬茬小麦玉米,黄土下埋着一茬茬庄户人。 以前穷,条件落后,牛曾经是这里唯一的风景,风是牛的


无人驾驶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5 | 浏览 :22

无人驾驶 0 醒来,依旧是梦。 六点四十五分,我的胃依然空空如也。MSN上小宇约我去FOX ,我拒绝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了隐身。**上,MSN上,统统隐着。总觉得有双眼睛盯着我,让我不得不把自己藏起来。可能我比较喜欢纵观全局的感觉,就是你在暗处,窥视着别人,而不被人所知。有点病态,小宇这么说我。 七点二十一分,吃了几颗糖,牙齿突然疼起来。 屏幕右下角一个陌生的头像不合时宜地闪烁,一只老鼠。 老鼠:你好。 我:嗯。 老鼠:在干吗? …… 因为这种俗不可耐的开场白,聊天中断。 晚上要采访一个沉寂已久的乐手,我忍着胃痛出门拦了一辆出租。 西一树,32岁,吉它


年华绝唱离歌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2:54 | 浏览 :16

1 晚风叙叙的吹着,S县的夜景不是那么好。只有几家歌厅放着早已过时的DJ曲。五颜六色的灯光在闪烁。划开了这座寂寞的城市。 夏晓多将自己包裹的很严实,像极了一只一堆脂肪的北极熊。她戴着手套,口罩,耳包。完全不再乎什么线条,美感。她就像一个倔强的孩子,放学之后总想着如何去玩耍。她喜欢夜景,虽说她以16岁了,S县的夜景也不是如此的好。 S县晚上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这里就像是一座坟墓埋葬着儿时的梦想。唯一可以散心的地方,那便是S公园和S初中了。可S公园往往是情侣们最佳选择。夏晓多选择不去打扰他们。于是,只好走向S初中。 来S初中的人不少,不过全是一些老年人。他们在这里锻炼身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