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磨刀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4 | 浏览 :18

傍晚时分,又起风了,风吹得地上的落叶沙沙响,一棵棵光秃秃的白杨树倔强地挺立在关东瑟瑟 的秋风中。杨树林中一间茅草屋頂冒出缕缕炊烟,给寒冷的深秋增添了一分暖意。草屋里炉火正 旺,灶膛里不时传出白杨树枝的崩裂声。铁锅里的水已经开了,热气透过锅盖冒了出来,夹杂着 菜香。一个汉子掀开锅盖拿起一把铁勺从锅里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尝了尝,又往锅里加了一把盐和 一把葱花,回头向里屋喊了一句:“老婆,翡翠白玉汤好了,开饭了。”说完,汉子打开窗,让热 气散出去。一阵风吹进来,吹动后墙上挂着的大片刀磕打着墙壁,发出嗡嗡声。 里屋的门帘掀起来了,一个蹙着额头的少妇缓缓走了出来,朝锅里看了一眼幽


孟姜女的前世今生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51 | 浏览 :48

黄昏,我爬上主教楼顶楼。暮色的竹林里响彻着鸟的合唱。有个声音非常独特,初听是:虞美人儿!虞美人儿!久了,你会感觉,那像是一个女子在呼唤某个人的名字,在我的故乡,那个人被认为是“范祁良”。­ 范祈良是个男人,一个古代的男人。成了家,未立业,无子。他原本是被派去修长城,但我更愿意他是去征战,因为我在故事新编。 在文章开头,我们让范祈良死去。你会问我,作为故事的主角怎么能这么快就死呢?问的好,他是主角的话当然不能死得这么快。­ 那他就不是主角。­­现在我们的主角出场。其实她开始就出场了,只是羞羞答答躲在丈夫的身后。她就是范夫人,一个丈夫长年征战在外,性压抑非常严重,十七八


爱来爱去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47 | 浏览 :91

我是康晓晓,二十四岁。 曾经有个家。或者说曾经和我的爸爸妈妈一起有个家,还有康了了。在家的时候,我不说话。康了了正好相反。她本是个寡言的人,回到家却开始打开闸门,罗里罗索讲她朋友的一些糗事。爸妈会笑,我懒得听。 他们都当我是傻瓜,可我什么都知道。我还见过爸爸的女朋友和妈妈的情人。他们不知道康了了知道,康了了不知道我也知道。 这就是我的家。 有一天,吃晚饭,她又讲什么公牛母牛,我打断她:康了了,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你的口才也不好,你不知道吗? 我们在沉寂中吃完饭。康了了陪妈妈去刷碗。我和爸爸各回各房间。 我和康了了一个房间。我们睡一张床。我喜欢同她待在一起,头挨着头,


九曲子母结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54 | 浏览 :19

• 九曲子母结 张老海是红螺山底下有名的民间绳结王,经他打出的九曲子母结任谁也解不开。他当过村主任,上过电视,在辽西北地区那可是鼎鼎有名!可是他也有烦心的事,他儿子张小海不学好,跟富云钼矿的刘大头走私钼精,两人都被判了三年徒刑,前些日子才从大狱中被放出来。 那刘大头真是手眼通天,刑满释放刚一个月,就把红螺山脚下最大的富云钼矿承包到手。张小海也被刘大头安排到钼厂仓库当了保管员。 张老海一听儿子又回到刘大头身边,气得直拍桌子。 五年前,刘大头伙同外地不法商贩走私钼精,后来蹲了大狱就是被张老海举报的。刘大头恨死了张老海,第一个就把张小海咬了出来,张小海就这样也成了囚犯。


最平凡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2 | 浏览 :18

一 我想写些什么来释怀,站在某个陌生的点上时,想起鱼儿。 第一次握住她的手,她说,哈哈,像我弟弟。 黄河浮桥上,离水一米,我们距离二十公分。我盯着她看,鱼儿,鱼儿,她用自由的手指着河里喊。 鱼儿,看着我! 不看! 鱼儿,我想吻你! 哈哈,滚! 我距离她两层衣服,抱紧她,在她左耳边说,我是水,爱着鱼儿! 她不动,我感觉到她的平静,仿佛她是一面镜子,我所有的波澜都会映回来。 我顺她脸颊慢慢吻下来,她鱼儿眼睛鱼儿一样睁着,我闭着眼睛,她仿佛看到我内里。 吻上她的唇,舌头无论如何也无法顶开她的牙齿。 渺小和伟大是因为角度的不同哦。我像贪婪的食人兽试图从她的口腔里摘走她鲜红的


桑菊抹茶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03 | 浏览 :29

炎热的夏季,教室里的风扇“呼呼”的转着,初三的生活乏味到了极点,每个学生都像是被线牵着的木偶,麻木的任老师左右。 夏桑颖“啪”的把笔拍到桌子上,不顾值日班长的叫喊,大步迈出了教室,直奔操场旁边树荫,那里有三株很高的树,刚好围出一个不大不小的三角形空地,这里很少会有其他人发现,所以空余时间,夏桑颖都喜欢到这里来呆着,带上一本小说。但是今天她没有,她只是闷闷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喂,现在是自习课的时间,你在这里干什么?” 夏桑颖感觉到一个很干净的声音从她的上方传来。她惊讶的抬头,是何其,他的脸微微泛红,手里捧着一个篮球,应该是刚打完篮球回来。夏桑颖只是愣愣的看了他


重庆,这一片热土(中篇连载二)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47 | 浏览 :90

时间很快到了国庆节过后。这天刘长礼到镇上开完镇村社三级干部会,显得格外高兴,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似乎对本村的发展已经胸有成竹。返村途中,便与大专毕业、年轻有为的村主任王志国等村两委同志商议召开村社干部扩大会的事。他说:“看来我村的发展有盼头了。建议吸收全体党员都参加这次会,以便商讨我村今后的发展大计。”王志国等几位同志觉得,会开得越早越好。当即就决定了开会的事。年纪不过三十来岁、平时总是一脸笑的女文书陶开菊笑着说:“刘书记经常都在焦修村公路的事。才不到五十岁,头发都焦白了。按照直辖后的优惠政策,这次看来有希望了。”众人一边议论,一边说说笑笑回到了村子。 原来,在这次


两个和尚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1 | 浏览 :22

我和我兄弟都是大力士,这个毋庸置疑,就算是举起几倍于我体重的东西都是像玩儿一样,要是换我们兄弟齐心合力的话……咳咳,好吧,我说实话。我们两个就是起早贪黑的苦力。由于发型的原因,我叫他秃子,他叫我光头,谁也不服谁。俗话说“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与其让我们携手揽腕……还是各干各的吧。 可最近我们慵懒了,工也不早早去做,当然,这可不是我们分工不均闹了矛盾。至于原因嘛……我们迷上了门口的早点摊…… 这理由真是难以启齿,可谁能想到每天牙关紧咬的硬汉,大清早就变了馋鬼,盯着糖皮,甜粥不错眼珠。同伴们都去上工,我们兄弟俩也倒是走得快——不过是相反方向,香味牵着我们,不


“何村长”梦游酒家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8:24:36 | 浏览 :66

何村长一路上跌跌撞撞,闯进家门不顾妻子的搀扶倒头睡。 朦胧中,他来到一条街上,街道正在铺设,坎坷、障碍,但很宽阔。筑路的人们忙忙碌碌,人流缠着车流,车流摧着人流。 太阳已近中天,灼灼地照耀,街旁酒旗高悬,参差错落,红艳艳的在轻风中摇来晃去,酒旗的背景绿柳依依。装修豪华的店门被横斜的柳枝剪得斑斑驳驳,象醉了酒,在柔影里不停地摇荡。 胜境中,何村长酒兴勃发,他想寻个清静的酒店轻酌慢饮,放松一下神经,可是,连个孰人的影都不见,自已掏腰包太亏了,不掏,酒兴难尽,唉!还是忍痛破费点吧。 进进出出,十几个酒店都满客,何村长依旧耐着性子踱着方步继续寻找理想的去处,突然,街的尽头响


车流滚滚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14:25:20 | 浏览 :18

大家知道,最近那个小姑娘,就是那个大家注目的那个小悦悦,她死了,对吧——那个那个——但她不是我干的! 那天在路上我看见她时,她已经躺在车轮后边一动不动了,她把整张脸都蒙了起来,把美妙的纯真童年浓缩成一摊血迹;瞧,她在发亮,她的头,仰望苍天,好像栩栩如生的女菩萨后脑勺飘渺着的神秘光环;她一直闭着眼睛,她显然不愿意再看见我们,看看这个离奇的世界!凌乱的发丝抖擞出野茉莉白茫茫的香气,不是玫瑰,虽然她现在红的发紫,发青——哦,不是,不是零落的玫瑰她那么小,远未达到香如故的境界,她也没有被当场碾作尘,我在现场,我能确定!我赶时间去进一批货物,忽然就看见一堵人墙困住地面一团什么


一出剧-------赌场与情场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58 | 浏览 :13

他 拎着满满一口袋,他兴冲冲的奔上楼,马靴蹭着楼梯阶,踢踏作响,一股气跑到五楼半,最后半截楼梯前,他停了下来,喘着粗气,想给她一个惊喜! 慢慢的向上走去,离门越来越近了,他清楚的听到了屋子里面除了她还有另一个人的声音,有另一个人在屋子里面,而且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俩一定躺在他的床上,那个男人一定在抱着她,或许也在吻着她,或许。。。。。。 他把口袋放到门边,静静的坐在了下来,打开口袋,望着里面一打一打的钱。刚刚在赌场,他的手气出奇的好,自从来到了这个城市,他每晚都去赌场赌到很晚,输的也很多,于是他俩的积蓄也越来越少,为此前几天她狠狠的和他吵了一架。半个月前她违背了自


我们一起看海去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5 | 浏览 :16

我们一起看海去 把海边的房子卖到北京,这在房地产行当里不算什么稀罕事,大炮就是专干这个的。大炮是滨海人,是滨海市海王房地产公司驻京售楼部的副经理,主要任务就是销售海景房。 不过海边买房不像超市购物那么简单,很多人都怕上当,怕被地产商忽悠。为打消客户的顾虑,给他们吃颗定心丸,海王公司推出了一项服务:海边看房,先看后买。每到周末,售楼部便会发一个看房团,乘坐夕发朝至的大巴,浩浩荡荡地奔赴滨海市。还别说,自从推出这项服务以来,海景房销售量日增。 这个周末,又凑齐了一车看房客,由大炮亲自带队去海边。这车人里,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情况都差不多:房子给了儿子媳妇住,自己


浮生记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1:35:33 | 浏览 :78

浮生记 生活不过是一扇虚掩着的门。年轻人啊!请不要被门口的荒草和荆棘蒙蔽,去勇敢地推开它,那里有你想要的成长。——题记 一 徐工再次睁眼已是第二日十点多。 青岛的蚊虫果然名不虚传,一个个穷凶极恶的精灵,会集在这狭小而闷热的夜晚里不知疲乏地叫唤个不停。住惯了空调宿舍的徐工自然没有见识过这样的阵势,一整夜都没能睡个安稳,身上的疙瘩密密麻麻的,看得瘆人。 徐工迷迷糊糊地翻开手机,只看见东来发来信息说,他和文远等六个人已经坐上了离开山东的火车。徐工不禁有些失落和懊恼,想起他们一行八个年轻人满怀期望的来到此地谋求自立,却因为是暑假工的缘故而几遭婉拒,而今只剩下他和李歌两人仍然


飞花逐月,君不见。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03 | 浏览 :16

故乡桃红,漫山野;飞花逐月,君不见。 我叫逐月,这是他送给我的名字, 他说我们第一次遇见是在月下,我很美,月光所及之处,都有我的影子。 那次旅途,他在夜下的荒野,救起了满身是伤的我, 背着我走了三天三夜,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山峦,醒来后我便忘记了自己是谁, 可我记得,这个背我的男人,有一个温暖的胸膛。 我曾问过他,重山过后还是重山,万难过后还有万难, 你能背我多久,又能翻过多少人世间的不堪? 他笑着说,只要我还活着,我会一直背下去。 我知道这只是随口说出的一句戏言,却让我感动了很久, 有时候,一个女子便是如此自欺,明知道是谎言,也宁愿去相信。 他喜欢喝酒,而且喝很烈的酒


换一种方法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00 | 浏览 :26

换一种方法 雪中盼月 去年,我从偏僻的乡村小学调到镇中心学校上课,这对于我来说,真像进了天堂。我带着八岁的女儿在学校旁边找了一间小房子。我们对房子很满意,买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和生活用品摆在屋子里,打算带着女儿好好享受生活。 在卧室的北面,有一个大大的窗子,离窗子半米远的地方耸立着另外一幢房子,那幢房子有一个窗子和我们的窗子面对面。听房东说,以前这两道窗子是两道相通的门,房东自己居住时,他们在我们住的房子里睡觉,在对面的房间里做饭吃,现在对面的房子租给了几个读初中的男孩。 我们搬到房子里后的第一天,最头疼的是如何遮蔽窗子。我们想在窗子两边的墙壁上钉上铁钉,把布挂在铁钉上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