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原则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2 | 浏览 :13

周校长擦了擦头上的汗,皱起眉头:“简直无法无天了,无法无天!” 自从刘主任被撤职,学校大大小小倒霉事儿不断,不是有老师**就是起纷争,简直置自己的面子于不顾。 刘主任一路上哼着小调,到了办公室门前,支稳跟随自己多年的小电动车,抬头看到校长在办公室里,撇了一眼,随手拔掉车钥匙挂在腰间,一本正经地理了理脑门一侧被风刮乱的三撮头发,径直朝班里走去。 张会计笑着说:“哎呀刘主任呐,你可真是会算计,每天踩着点儿到…” 刘主任强硬地答道:“我又没迟到,他谁也没什么好说的吧。” 听得这样说张会计心里微微有些不自在,心想:若不是我在背后劝着不定出什么乱子呢,说不准你姓刘的早被开了,


画皮·叁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4 | 浏览 :21

从拔步床的雕花看来,我,身属大清。屋内,恍恍惚惚。灯有些亮了,晃着,似两颗烛芯,暗黄。 我在床边,圆桌前,怎么,我坐着吗?迷糊睁眼,父亲,似两个父亲,一实一虚地走来,点罢灯,放下。画面缓慢,还是我的意识还未聚焦,他的身影越发模糊,摇晃。 “刚才,刚才说到哪了?”父亲已坐在我的对面,促膝。 深夜未眠。 我看到自己娓娓道来。“我感到身为人的一种难以排解的苦楚。就是,穷尽一个人的智慧和思考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没有两全,就是人生。” 妥协和叛道没有两全。我翌日将与门当户对的人成婚,心上故人,还在等。等不到,已过往。从此循规蹈矩,告诉自己不孤独。婚宴上那一点寂寞的红,人人相


青春攻略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1:11:23 | 浏览 :46

青春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一种奢侈。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高三的夏天了。 县里有两所高校,我就读的县立男子高校,和旁边的私立女子高校。虽然是男女分校,但其实两所高校距离非常近,只是隔着中间一条斜坡道。由于女校都是寄读,所以斜坡道上每天只有男校的学生经过。 故事开始那天是因为光借走了我的自行车,所以我只好步行去上学。明明还只是初夏的早晨,蝉却鸣得很厉害。抬头时,无意中望见了对面女校教学楼窗户旁的一张清秀的脸。我习惯性地向她挥手,然后笑笑。她看见了我,也向我挥手,但是并没有笑。不知为什么,那一瞬间我的心仿佛被什么揪了一下,对于她没有笑容的事总有点耿耿于怀。 第二天在同样的时间


油坊营子的喜事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51:26 | 浏览 :93

一 太阳暖暖的正午,邹耀宗正站在自家油坊的门口扫院子,有人敲院门,他开门一看,是村政府打更的老陈。他喊,邹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来了!邹耀宗忙问,是哪个大学?老陈说,我不识字,还是你自己看吧。邹耀宗拿过来一看,是清华大学。他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甚至连一句谢老陈的话都忘说了,就往正房跑。儿子考取了清华大学,在油坊营子村乃至整个长山乡的历史上都是没有的,这比他自己考上大学还要高兴。 邹耀宗小时候就爱学习,成绩在整个邹家油坊都首屈一指。可是他初中毕业那年正赶上了“文化大革命”,那时已取消了考大学,上高中和上大学都需要靠推荐和保送。 邹耀宗家是地主成分,上大学,上高中自然没有他


你是个啥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5 | 浏览 :29

你是个啥 丰满脚板在小诺转了几圈以后照例象柔和的风缓缓地绕过。 丰满脚板在百米外的小诺单位大门口跳舞。十几个三十四十岁的妇女,跳《爱情买卖》、《南泥湾》、《爱情惹的祸》,大概中年妇女到了这把岁数都渴望有一场爱情艳遇。 小诺在这边兰心花园大酒店门口打太极拳。孩子上学去了,老婆在睡懒觉,这个大痞子,总爱盯着这个妇女的穿着黑色带袢舞鞋的光光的胖脚看,就心里暗暗地称呼她丰满脚板。看一会儿,甚至可以想到老婆穿睡衣的样子。慵懒惺忪。丰满脚板在清凉的晨光里看不到附近有比小诺更“英俊”的男人,经过小诺身边的次数多了,神情象似开非开的秋菊,有些不自然。 丰满脚板的舞姿媚人。一扭腰,一


樱花殇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8 | 浏览 :2

午后的的阳光慵懒的躺在那大片大片的梧桐叶上,而后再像贵妇人般漫不经心的把自己的影子投在那爬满了爬山虎的墙壁上。这座颇有历史的图书馆,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的墙,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目,爬山虎没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让它进一步伸展的空隙。 小可坐在中文阅览室的二层,靠窗,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蓝球场上的一切。每天这个时间,基本上她都会在这儿。但这不是说小可喜欢图书馆,或者是喜欢看书。事实上她讨厌这座有些阴冷沉闷散发着腐朽气息的建筑,她觉得呆在里面久了,人会疯掉的。小可桌面上的书每天都是同一本,一直都翻在第一页。 等到爬山虎的颜色渐渐变得黯淡,成了灰绿色,篮球场上的人也就都散去了。小可同


献给十八岁的成人礼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9 | 浏览 :24

Part1生于90 60年代出生的伯伯阿姨,从穿着上进行革命。70年代出的叔叔婶婶,从音乐上进行革命。80年代出生的哥哥姐姐,从思想上进行革命。而90年代出生的我们,从骨子里进行革命。——出自某人 我正赶上90的末班车不然我也成为80后的一员了。我不知道我属不属于典型的90代。但是那些‘垮掉’、‘挥霍’也只是别人给予的代名词。 今天在我自己的群聊天,抛了个关于他们怎么看待90的问题。绝大多数不属于90的人给予的答案是消极的。拽、早熟、高傲以及比80更不如的词语频频出现,我试着诱导想让他们说些优点,但结果也只给了类似贬义的褒义词:自尊极强。这些多少让我们有点无奈,虽然


《桑生传》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8:18:37 | 浏览 :406

简介:玄幻聊斋风。 桑山有采桑养蚕者,不知姓名,人呼“桑生”。其小侍母以蚕,深谙其道。每酉时隐于雾林之中,游乎草露之间。至下山时,人方荷锄晨作,然生已覆篓也。 日近于兰,桑生如往。四望竟山迷雾,飞禽徘徊,草虫低鸣,弗敢入之。而生毅然挺近。方入,遂觉以为入鼻,身飘然欲腾,已而颓然倒地,不知时日。 及生寐,身覆一帐褥,四望皆暗晦。红绸交接于楹柱,白兰横立于户台。亮烛如白日之光,非见庭暮而知夜。忽闻女笑,闭目以待。 俄而,门起无声,生觉一软臂触脸,清如冰,香如兰。张目望之贽然。女不盈二八,纤腰丽服,已臻大女也。肤若冰雪,绰约如仙,生久痴未语。 久而以问府邸,答以桑山地宫。


超级家庭大冒险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2 | 浏览 :23

第二章 神秘的朋友 午夜时分,凯蒂一家背着大包小包来到青石码头。不一会儿,船来了,船不是在海中航行,而是在雾里航行。水手把一个大锚扔了下来,“噗“的一声,这个大家伙立刻钻进了雾里。 船门开了,带着大包小包的乘客纷纷涌进船舱。凯蒂一家也随着人流往前挤,但凯蒂被挤了出来,与她的爸爸妈妈分开了。凯蒂心急如焚,想再挤上船,可在这时船门关上了,船慢慢驶离了码头,很快就消失在雾中。凯蒂绝望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忽然,她感到有人在她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她一回头,只见后面站着个漂亮的一个小女孩,女孩歪着头问道:“你会魔法吗?”凯蒂吃了一惊,她开始打晾起女孩:女孩瞳孔中微微泛着紫光,头发


回不去的从前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6 | 浏览 :26

遥依坐在藤椅上品着茶,身体轻微地摇动着。 这时,椅旁的小桌上手机响起来,漫不经心抬眼看是久未联系的杨锦。 接通还没缓缓说出“你好”两个字,杨锦的声音迫不及待地飘进来:“是依依吗?我是杨锦。” “知道,手机有显示的。最近好吗?”并不常联系的人,突然打电话决不是话家常,总会有些什么事,只是,猜破脑袋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与自己有关。 “后天有空么?我们公司要举行个剪彩仪式,可以请你这个大作家去吗?” “你知道我从来不太喜欢这些商业活动,不习惯抛头露脸的,不要去。” “拜托啦,不知道谁说我认识你,经理亲自要我请你,你不能让我下不了台呀!而且这是为将动工的豪宅区剪彩,老总说了


买臣还乡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1 | 浏览 :27

离码头还有段距离,就远远地望见会稽郡的大旗,朱买臣的心豁然开朗。 离开长安,回乡赴任,朱买臣一直是期待着,渴望着,焦虑着,忐忑着。船行江淮,正值连绵春雨,他的心情变得阴郁起来。 狭窄的船舱里,朱买臣一会儿蜷住身体,一会儿又翻来覆去,反复玩味着年轻皇帝的那番话语。 “朱买臣,朕这就让你回会稽老家,楚人嘛,富贵了,就该衣锦还乡的——呵呵,当年,庄助不也是跟朕要了个会稽太守吗?” 朱买臣一阵感激,知我者圣上也!一别家乡十一年,含辛茹苦也好,卧薪尝胆也罢,为的就是这一天。 他忘不了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忘不了父母坟茔,忘不了往日的恩恩怨怨,他要倾诉,他要回报,他要荣耀一番


未曾消失的夏天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1:35:33 | 浏览 :70

你说,这个夏天和别的夏天一样,闷热,烦躁;你说,这个夏天和所有夏天不一样,因为注定的分离和远行。——写给蚊子 “是不是所有年轻的梦想总是会被轻易搁浅,是不是那些年少的感情注定是要以失败而终结。”收到蚊子的信息是在晚上两点多,毕业都一个多月了,这习性她还是没有丝毫改变。我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床头摸到厚厚的眼镜戴上,看着手机屏幕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一分钟后,我还是把自己说得最多也最没用的三个字发了:怎么了?有时连自己都厌倦了这种直接而无聊的问句,就像蚊子说的那样,“人家家里起火了,你就知道在墙外边喊‘着火了吗?” “我明天回来。”她发给我这条信息之后,就再也没有开机了。 从


清风镇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3 | 浏览 :36

“美人白如玉,英雄醉清风”。交通险绝,物产贫瘠的清风能成为方圆百里江湖的头号大镇,实在是与白如玉的美人脱不了关系。 那年,大贾显贵,乘车渡船,慕名而来,络绎不绝。但从未有谁睹过白氏美人真容。占地十亩的白家大院通宵不闭户熄灯,守门的也只是两个豆蔻年龄的少女,不美不俊,提着夜灯在黑色中打闹,别有一番天然纯真。对门英雄楼上的各路英雄,虽是时刻瞩目着白家院里的情况,但平日舞刀弄枪的威风在此都变成了细斟慢酌的谦谦君子风。百里第一富胡耀金脸上跳动的肥肉,似乎也暗合了宫商角徵羽的音韵,优雅无比。 天上的半月,和黑夜的眼睛似地,虽是睁着,但谁都看得见其中的浓浓睡意。 黎明如期冀地提


乱世枭雄奴隶王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43:17 | 浏览 :103

羯人匐勒 大漠,漫天遍野的黄沙,吹过山丘,吹过白骨,吹过历史。 一小队身着匈奴服饰的壮丁妇孺缓慢地在这片荒漠上留下足迹,身体风化僵硬,眼神却桀骜不惧,深深的眼眶里满是沙子,也满是渴望。一位头头脑似的人物不住地吆喝着,用冰冷的马鞭催打着马匹,和着善歌的少女们祈祷歌唱,在不安的空气里摇曳飘荡,在风沙的罅隙里充塞回肠。 东汉时期,这样迁徙的足迹在塞外随处可见。随着中原政策日益有利和居住环境的逐渐恶劣,胡人羌人们不舍地远离了他们繁衍生息的家乡,去往可能关系到民族命运的陌生土地。其中就有深目高鼻的羯人。羯本是塞外匈奴的一支,随着本部的实力增强,随着民族差异化越来越明显,矛盾突


一曲相思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3 | 浏览 :19

昏黄的灯光映着她那张依旧年轻灵秀的面庞,坐在钢琴旁的她心里泛起了涟漪,不觉中竟划破了昔日的平静,一点一点荡漾开来的是什么呢?她将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放在琴键上,熟悉的旋律从指缝间流出来,微微仰着头,一种单纯却又让人参不透的面容,并不看眼前已经泛黄的五线谱,竟也奇怪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夜色阑珊时只弹这一首曲子。 不知不觉秋已悄然而至,天高云淡,没有夏天的浮躁喧腾,烂漫多姿,更觉舒爽惬意。工作闲暇之余,她还时常去那个几年来不曾有太多改变的校外的树林里散步,只是单纯的散步。如果今天不是意外遇见了他,她大概不会这样心神不宁吧。他变了好多啊,成熟了好多,没有了以前那种坏坏的却又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