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清风镇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3 | 浏览 :36

“美人白如玉,英雄醉清风”。交通险绝,物产贫瘠的清风能成为方圆百里江湖的头号大镇,实在是与白如玉的美人脱不了关系。 那年,大贾显贵,乘车渡船,慕名而来,络绎不绝。但从未有谁睹过白氏美人真容。占地十亩的白家大院通宵不闭户熄灯,守门的也只是两个豆蔻年龄的少女,不美不俊,提着夜灯在黑色中打闹,别有一番天然纯真。对门英雄楼上的各路英雄,虽是时刻瞩目着白家院里的情况,但平日舞刀弄枪的威风在此都变成了细斟慢酌的谦谦君子风。百里第一富胡耀金脸上跳动的肥肉,似乎也暗合了宫商角徵羽的音韵,优雅无比。 天上的半月,和黑夜的眼睛似地,虽是睁着,但谁都看得见其中的浓浓睡意。 黎明如期冀地提


虎头海雕之死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54 | 浏览 :72

那时,我特别迷恋钓鱼,和师傅老李在卧牛河下了两竿懒钩,每天早晚划船过去遛两次。 卧牛河是黑龙江下游的一条小支流,河里的鱼很多,哪天都能钓到几十斤鲶鱼、嘎牙子或牛尾巴,有时候还能钓到鲤鱼,大白鱼、鳌花。不过,多数都是无鳞鱼。 一天早晨,我正蹲在船头遛钩,忽然听见从天空中传来了一阵鹰哨声。抬头望去,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只大鹰,只见它伸展翅膀,在河的上空翱翔。从下面看上去,它那白色的翼缘,白色的尾羽与黑色的下体的形成强烈的对比。它一边在空中不停地盘旋,一边得意地鸣着鹰哨。听见那深沉而略微带有嘶哑的鸣叫声,立刻会使人联想起猛虎或狮子在丛林里发出的狂啸,给人一种霸气,君临天下的感


乱世枭雄奴隶王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43:17 | 浏览 :103

羯人匐勒 大漠,漫天遍野的黄沙,吹过山丘,吹过白骨,吹过历史。 一小队身着匈奴服饰的壮丁妇孺缓慢地在这片荒漠上留下足迹,身体风化僵硬,眼神却桀骜不惧,深深的眼眶里满是沙子,也满是渴望。一位头头脑似的人物不住地吆喝着,用冰冷的马鞭催打着马匹,和着善歌的少女们祈祷歌唱,在不安的空气里摇曳飘荡,在风沙的罅隙里充塞回肠。 东汉时期,这样迁徙的足迹在塞外随处可见。随着中原政策日益有利和居住环境的逐渐恶劣,胡人羌人们不舍地远离了他们繁衍生息的家乡,去往可能关系到民族命运的陌生土地。其中就有深目高鼻的羯人。羯本是塞外匈奴的一支,随着本部的实力增强,随着民族差异化越来越明显,矛盾突


一曲相思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3 | 浏览 :19

昏黄的灯光映着她那张依旧年轻灵秀的面庞,坐在钢琴旁的她心里泛起了涟漪,不觉中竟划破了昔日的平静,一点一点荡漾开来的是什么呢?她将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放在琴键上,熟悉的旋律从指缝间流出来,微微仰着头,一种单纯却又让人参不透的面容,并不看眼前已经泛黄的五线谱,竟也奇怪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夜色阑珊时只弹这一首曲子。 不知不觉秋已悄然而至,天高云淡,没有夏天的浮躁喧腾,烂漫多姿,更觉舒爽惬意。工作闲暇之余,她还时常去那个几年来不曾有太多改变的校外的树林里散步,只是单纯的散步。如果今天不是意外遇见了他,她大概不会这样心神不宁吧。他变了好多啊,成熟了好多,没有了以前那种坏坏的却又


职的门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2 | 浏览 :91

老板金锦听说杨雅筱非常能喝酒,就劝她当吧女,说凭她的个人条件,当吧女收入会比当服务生高得多。但杨雅筱坚持宁可收入低一些也不去当吧女。 杨雅筱不当吧女的态度让栗满坡很欣赏。他开始主动接近杨雅筱。 “我想把杨雅筱认成表妹。” 一天夜里,栗满坡睡觉前对金锦说。 “认人家当表妹干什么?”金锦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你别想歪了。我是想把她介绍给我们的刘总编辑,认成表妹好说话哩。”栗满坡解释说。 “你平时拿酒吧里的女孩子贿赂人的次数还少吗?”金锦说。 “这次我想改变一下方式,希望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栗满坡信心十足地说。 “那你看着办吧。”金锦转过身去,背对栗满坡,很快就进入了梦


落落的爱情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8 | 浏览 :25

落落爱桌球 这几天陆仰心情有些沉闷,尤其是看见落的时候,刷一下就绷了脸。也不太管凰城的事了,虽然以前也没见他上过心。 落坐在沙发上喝奶茶,腿上放了本漫画。看见有搞笑的就哧哧笑的倒在一边,然后继续。觉得腿坐的麻了就站起来看陆仰打球。 奥沙利文是陆仰非常喜欢的一名选手。 落伸长脖子看桌球的台面。剩几颗散球了,而且是陆仰的对手在打。陆仰拎着球杆,站在一边,一脸他招牌的淡漠神情。 落跑过去:你输了还这样漫不经心的,看人家打的多好。 像是回应落的称赞似的,只听清脆的几声。桌面已经清空。 你今天状态不好?瘦高个的男人走上来和陆仰握手,笑着说道:我也没想到我会赢,再来一局?听说这


我许你一世祝福、请你一定要幸福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1:32 | 浏览 :31

【写在前面的话】岁月悠然,我们在这一世的生死轮回途中不断跋涉,将以各自不同的姿态划出自己的人生轨迹。孤独并非生命的本质,纵然彷徨失措,但请不要让惊慌扰乱了你的脚步。请循着真正属于你的那道光芒,如同时间般安然前行,去谱写你此生的传奇。 (一)原来、我的十七岁,唯有遇见你是我生命中一道半是尴尬半是明媚的幸运。 在我即将23岁的这个冬夜,无论我是怎样的搔首跺足,最终也无法记起最初你的样子。可是这真的不是时间流失的过错,只是我对最初的你原本就不曾有过印象。隔着六年的尘烟岁月,我再次回过头去看,依旧还是只能望见那个你站在讲台上谈及你大学梦想略微羞涩的模样。高二那次班会课上就在


再见,亲爱的外婆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9 | 浏览 :11

小莫从小生活在外婆家,外婆就像一把大伞,永远都在为她遮风挡雨。仿佛只有在外婆的保护下她才可以安逸的生活。小莫上小学的时候,因为她们从小说的是满语,遇到了很多的困难,同学们都嘲笑她,她哭了,哭得很伤心,仿佛这是她从小到大的第一次哭泣,外婆看了很心疼,为她找了当时学校的一位教汉语的老师,小莫学的很认真,为了学好汉语,她甚至连做梦都在嘟囔。或许有付出就会有回报吧,小莫的汉语说的越来越流利,甚至还在考试中得了第一名,外婆欣慰的笑了。 小莫的记忆里外婆笑的次数很少,但外婆笑起来很好看。小莫依偎这外婆说“外婆是天下最美的”。外婆微笑着拍着小莫的头,小莫明白外婆是她的一切,她也是


问剑——笛剑尘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7 | 浏览 :32

问剑——笛剑尘 不敢当绝字,不敢当极字,何以角逐戏?本人笛剑尘,新来的,敬请指教。 山河风起,中华剑出。本故事通过自我既定述言的形式描写现代行365天里笛剑尘受师父之命下山山河试剑的小人物的情爱故事。 因子:轮回山村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村,多少年朝夕又浮尘,今古一算又甲午年。 人人都有幸福,而我的,太少太少;人人都有痛苦,而我的,太多太多。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人人都有痛苦,而我的,太少太少;人人都有幸福,而我的,太多太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仗剑天涯,拿起剑。 茫茫人海,坛坛众生,相伴一程情不计数。相逢是缘,驻足流连,是景,谢谢你让我认识你,是情。 峄和城者 山


魔蕈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7 | 浏览 :21

楔子 白昼之门终于沉重的关上,黑夜铺开一张无边的网,吞噬了天边最后一丝亮色。 乌云在铅黑的苍穹间奇异地翻涌着,隐约的闪电如锯齿般呲出森森白牙。 双龙山悬崖边一块凹进的大岩石边上,有一团红黄色的火苗在青灰色的夜霭里,摇摆不定。 忽明忽暗的火光映照着六张疲惫忧惧和年轻的脸,他们姿势各异蜷坐在火堆边,在他们的膝盖以下的裤角全被黄泥所污,脚上的登山鞋更是被糊成了一个泥壳相似。 昨天清晨一场突然而至的泥石流从峡谷间呼啸而下,咆哮的泥流只一瞬间便吞噬了他们所处的凹地。侥幸逃到高处的六个人目睹了泥浆里翻起又沉下的身影,高高升起求救的糊满了泥的手,都失色痛哭起来,十多分钟后,当泥浆


镇魂曲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2:51 | 浏览 :34

镇魂曲(三) 黑暗之门后8年——暴风前夜 时间洪流在每个人类身边匆匆划过,在每个人习惯每天平淡琐碎的日常生活背后,一股黑暗的力量悄然酝酿,等到黑暗走到历史台前时,人们才发现所谓的平淡原来是为死亡所唱的颂歌。 莱恩科.普罗米修斯、凯特.莱尔、贝尔蒂娜.绿茵是土生土长的丧钟镇人,这里距离洛伦丹主城骑马只有半天的路程,距离北边耳语海岸徒步三个小时路程,西靠索利丹群山,四周农场环绕。莱恩科是镇长莱克佐的长子,他有一个妹妹,莱恩科是镇里民兵武装总指挥,曾跟随父亲远征狼人泛滥后的吉尔尼斯,救回了凯特.莱尔一家,从那时起凯特就发誓一生追随莱恩科左右。 镇里的酒馆和修道院是莱恩科最


花外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6 | 浏览 :13

花外 我藏身花丛,没有再勉强自己,听冷酷的真实。我看见大片繁茂的花,遮住我去的方向。我只是侥幸看见她,栖息花外,生生不息。 我叫她花外。当她已经代表一切理想。当她终于浮光掠影,逼近她沉甸甸的历史。 她说,她也曾腻香红玉,婀娜娉婷。她也曾梦见频繁明灭的火光里肆无忌惮地迁徙。 她也喜欢花,足够喜欢。她只是栖身花外,吸引春暖和花开的人。 她是花外,花外是我的奶奶。 现在她已经成熟且老去。她的模样,散去了一切浮华与聒噪。她的山茶已经黯淡,绽放我的无所不在。 年轻的时候,她的心思是细腻而有企图的。她愿意匍匐在生活里,与他一同伺机壮大。然而,他突然离她而去,夏末的一天。为了救她


蝴蝶飞不过沧海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03 | 浏览 :17

她在幼虫时和他在这个海岛上相聚,那时她还是一只丑陋的小黑虫,而他却已经是一只线条美力、双翅有力的成蝶。 “你不嫌我丑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不会,你的美是别人看不到的,你不仅漂亮,还可以更漂亮”黑蝴蝶用自己的长须轻轻触摸她的头,逗得她咯咯的笑个不停。 他一直在她身边看守,生怕她会遭受到蚂蚁、甲虫等天敌的来袭,因为她实在是太弱了,在没在蛹之前,她对这些毫无抵御这力。 终于他看着她化成蝶蛹等待成长…… 在黑暗的束缚中,她用力的向外伸展,阳光从蛹外乍现,她用冲天一挣,破壳而出,双翅的疼楚,不足以抵挡她快乐的成长…… “为什么,我的双翅打不开?为什么我飞不起来?为什么我依


豹影迷踪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58 | 浏览 :14

第一次进山 这天,县林业局的周局长正在办公室处理一份文件,只听得一阵敲门响,然后急匆匆地冲进一个人。周局长抬眼一看,是云雾山的护林员老胡。老胡的神色很慌张,喘了一口气:“周局长,我们云雾山出现了金钱豹。” 周局长听的一愣,云雾山坐落在县东郊,是一片方圆几十里的大山。据《县志》的记载,解放前这里倒的确有过金钱豹的踪迹,后来由于耕地少,当地村民扩展耕地,害怕金钱豹下山吃牲畜,曾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围猎行动,把金钱豹猎杀光了。解放后省里成立过一支科研组进驻云雾山,一个月下来,科研组得出的结论是,云雾山的金钱豹已经绝迹,可现在金钱豹怎么会突然出现?周局长不敢大意,认真地问:“


囚笼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00 | 浏览 :17

1991年,我的娘千里迢迢地从一个城市去和我的父亲结婚.据推算,那时我应该是负二岁,负二岁的我潜伏在我娘的体内,同她怀着忐忑与喜悦的心情一道坐了很久的长途汽车来到我父亲的城市里,虽然我看不见当时的情况,但后来我从她们的照片也至少猜出了那么一点——他们结婚、亲吻、洞房花烛。 于是在1992年的时候,我找准了时机以一颗胚胎的形状,安静地出现在我娘的肚子里,据推算那时我应该是负一岁,负一岁的我保持着一种玄妙的境界在我娘的体内胎息生长,周围很黑暗很安静却又很温暖,漫长的沉睡至使本人忘记了身在何处。 有时候我也会感受到一些轻微的抚摸,震荡或者来自我娘的情绪,情绪总是难以言喻的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