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我们的小秘密》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8 | 浏览 :2

我叫许诺,一个极其普通的名字,可是我很喜欢,真的,因为这是可爱的小允给我取的,所以我喜欢,上帝先生可以为我作证,我并没有说慌。 如果,你问我:“你和小允是什么关系啊?”我很希望是一对恩爱的恋爱情侣。可是,可是,我们并不是。在这个不着边际的愿望里它并没有成真!小允爱的一直不是我,而是晓雅。他一直都不知道,我爱着他,偷偷地爱着他,爱了整整十年。或许,又一个十年后,他还是不知道,到了第2,3,4……个十年后,他还是不知道,那一年泛着甜甜酸酸的夏天,当他搏倒最后一个的坏人的时候,那个躲在一旁的小女孩早已埋下了爱他的种子…… 叶溪,这个死丫头,她知道我的所有的事,却从来不为我


一个活在城市里的孩子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50 | 浏览 :24

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我踢到了一个纸卷。我自然而然地把它捡了起来丢进我的麻袋中。这便是我的生活。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岁了。我的父亲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弃我而去。我也记不清是他们抛弃了我还是死神强行把他们带离了我。那个时候的我还那么小,小得连在街边捡纸都还不会,我只能哭泣着四处走。那个时候我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好人,他们会收留我,让我吃一碗饭,甚至给我一套宽大的衣服,让我在公园里面看星星的时候不致着凉。但后来他们发现我不洗澡,又喜欢到垃圾桶里面找东西吃的时候,就不再收留我,给我饭吃,给我衣穿。我从垃圾桶里拿出第一块被老鼠啃了一半的面包来填充我不见底的肚皮时,就注定我有这样


牛奶糖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5 | 浏览 :21

? 小薇:那是好久的从前,他满手的沙子拿着牛奶糖在说:快!快! 再不拿可就没了。 好久的从前 ,天空的云总是大朵大朵的白,我喜欢那样的天空. 在我的小时候齐哲就住在我家的附近,他的家就象是童话故事里的城堡一样豪华.很安静,屋子里的冷气开得足,窗帘拉得很严,没有阳光,没有生气~ 齐哲不喜欢在他的家里呆着,他总是喜欢独自到附近的小公园的草地上睡觉,每次有小孩子在沙地里垒沙堡的时候就过去一拳打碎,然后男孩子撕打在一块 。最后谁都是满伤伤痕! 有一个夏天的午后,我独自在沙地里垒沙堡,齐哲慢慢地向着我走来,然后一拳打碎了我的沙堡,他没有说什么,我却歇斯底里得哭了,用尽全身的力


网络鬼说鬼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4 | 浏览 :21

"老步"是我大学时的室友,因为他的外号叫"步枪",所以当年的哥们几乎全忽略了他的本名,只是叫他老步. 说起老步的这个外号,也真的很是贴切.首先,老步这个家伙的话很少,经常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出蹦,就象老掉牙的步枪,不拉一下,勾一下就没个声音.可是话虽少,偏偏却又总是那么的有杀伤力,总能切中要害,常常令被说的人张口结舌,用同一寝室的老三的话说,那叫穿透力十足.再有就是戴着两个象瓶子底一样厚厚的近视镜的老步,看东西总是眯着眼睛,怎么看都象在瞄准的样子,管是谁呢,被他这么瞄上一会,没什么事也会觉得心虚.这家粗看起来似乎糊里糊涂象是没睡醒,其实精明着呢,而且身上有股狙击手一样


《桑生传》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8:18:37 | 浏览 :418

简介:玄幻聊斋风。 桑山有采桑养蚕者,不知姓名,人呼“桑生”。其小侍母以蚕,深谙其道。每酉时隐于雾林之中,游乎草露之间。至下山时,人方荷锄晨作,然生已覆篓也。 日近于兰,桑生如往。四望竟山迷雾,飞禽徘徊,草虫低鸣,弗敢入之。而生毅然挺近。方入,遂觉以为入鼻,身飘然欲腾,已而颓然倒地,不知时日。 及生寐,身覆一帐褥,四望皆暗晦。红绸交接于楹柱,白兰横立于户台。亮烛如白日之光,非见庭暮而知夜。忽闻女笑,闭目以待。 俄而,门起无声,生觉一软臂触脸,清如冰,香如兰。张目望之贽然。女不盈二八,纤腰丽服,已臻大女也。肤若冰雪,绰约如仙,生久痴未语。 久而以问府邸,答以桑山地宫。


羽爱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00 | 浏览 :2

一 她是飘在空中的一只羽毛。 很多时候她想让自己坠落,落在一个男人的手心里,他温暖的微笑蒸发在夏日潮湿的空气里,摩擦着她的心,一遍又一遍,她听到沙沙的声音,于是她的心开始慢慢变硬,结痂,这日渐疼痛的心脏宛若锋利的刺,使她动弹不得,她感觉很热。像是在烈日下暴晒一般,越来越热,她得让自己凉快一些。她想。她拔掉身上所有的毛,一根一根,她感觉他的手心开始慢慢变凉。血从他的指缝间滴下。 她不再热了,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轻盈,也许她又能飞了。 像往日那样飘在湖面上,随着水流的方向一路奔跑,水是流动的精灵,温柔的抚摸她柔软的面颊。她披着柔和的雨后阳光与它们嬉戏,她告诉它们她是一只羽毛


清风镇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3 | 浏览 :39

“美人白如玉,英雄醉清风”。交通险绝,物产贫瘠的清风能成为方圆百里江湖的头号大镇,实在是与白如玉的美人脱不了关系。 那年,大贾显贵,乘车渡船,慕名而来,络绎不绝。但从未有谁睹过白氏美人真容。占地十亩的白家大院通宵不闭户熄灯,守门的也只是两个豆蔻年龄的少女,不美不俊,提着夜灯在黑色中打闹,别有一番天然纯真。对门英雄楼上的各路英雄,虽是时刻瞩目着白家院里的情况,但平日舞刀弄枪的威风在此都变成了细斟慢酌的谦谦君子风。百里第一富胡耀金脸上跳动的肥肉,似乎也暗合了宫商角徵羽的音韵,优雅无比。 天上的半月,和黑夜的眼睛似地,虽是睁着,但谁都看得见其中的浓浓睡意。 黎明如期冀地提


往事如酒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55 | 浏览 :7

往事如酒 文/苏三皮 王家堡的王二麻子和李家庄的李大脚交上了朋友。朋友这东西,得讲缘分。缘分看不见摸不着,却可神了。 王二麻子做的是串庄的生意,别看他人愣愣的,做起生意来,竟也有模有样。王二麻子将一辆拖拉机改装成了流动的杂货铺,装满了油盐酱醋,锅碗瓢盆。每天天空刚露出鱼肚白色,王二麻子的流动杂货铺就轰轰隆隆地开出了王家堡。王家堡被吵醒了的人就会揉着惺忪的睡眼痛骂王二麻子,“这个死王二麻子,恁早!” 王二麻子的流动杂货铺串完这庄串那庄,一天下来少说也能赚个一百几十块,日子过得可滋润呢。 这天王二麻子刚到李家庄,天公不作美竟下起了大雨。豆子般大小的雨粒急迫地落在地面上,


贪心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1:35:33 | 浏览 :82

贪心 李明聪刚刚做完智力测试,测试结果显示他的智商高达160。与我们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比肩。 看着电脑上的结果,李明聪心里说不出的郁闷,明明高智商的自己,为什么就读不懂女朋友的心思呢,以至于现在闹到了分手的地步。 李明聪重重的合上笔记本。拿出一支烟,点燃吸了起来。烟还未吸到一半,困意来袭,上下眼皮激烈地打起架。 李明聪躺在床上睡着了,睡的很沉。昨晚一躺下就又折腾他起来的分手场景,没有再出现在他的梦中,取而代之的是结婚的幸福场面。 “嘭,嗙,嘭,嗙。” 一阵鞭炮声响起,幸福的礼花洒满了整片天空,也吵醒了熟睡中的李明聪。 “操,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被吵醒的李明聪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8:24:36 | 浏览 :68

一 风在刮着。 风从前方笔直地刮过来,然后笔直地刮在雪香的身上。 雪香用力地朝前走着。风贴着她的腿她的身体,风贴着她的脸她的呼吸。风紧密地不容分说地贴着她,仿佛在推却在抵抗在拒绝着她。 风在拒绝她。 雪香眯起眼,可是风还是落了进去。风落进了她的眼睛里,风落进眼睛里的时候就破碎了,碎成了一片一片的小冰渣。那些小冰渣都带着尖尖的角,薄薄的,凉凉的,而且还在轻轻地摇荡。 雪香垂下脸去。 路面很光滑,就像是被水洗过了一样。风像水一样洗着路,在夜里,一遍又一遍地洗着。于是路上便什么也没有了。 路上什么也没有,除了昏暗的灯光。 雪香缓慢地走在昏暗的灯光里,有时候她觉得她并没有动


我在远方,思君如常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2 | 浏览 :125

? 那是一段风轻云淡的日子,一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我说,只要荡秋千荡的最高,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于是,你每次荡秋千的时候都那么不顾一切的冲的最高,我问你许的是什么愿望!你在我耳边小声的告诉我说,你希望我永远都幸福! 我说,我真的好希望去看看碧波万顷的海,听听浪花欢笑的声音。可是家住中原的我注定完不成这个梦想。然而当你把你托朋友在青岛照的照片,录的声音拿给我,不好意思的说,你只能做这些的时候,我的心就柔软的疼了一下,下决心,这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 我说,在长临街上有一家好吃的小笼包,只是,要很早很早去排队,才买得到!第二天,寒冷的清晨里,你出现在我家门口的时候,手里


缓冲地带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8 | 浏览 :3

粘稠而浓郁的夜色像水一样淹没了整个世界。 Joe靠在墙角沉默着低头抽烟。红色的墙壁被时间抚摸的颓废不堪,凛冽的风从北面刺过来,穿透每寸肌肤,直刺进心脏。厚重的乌云挤满了整片天空,有潮湿细碎的水珠落在脸上。 Joe的鞋边堆满了烟蒂,我看着他猛烈的抽烟的样子心隐忍的痛起来。 Joe从来不抽烟的,而且憎恨抽烟,憎恨那些柔软的飘渺的烟丝的味道,他看见那些抽烟的人会觉得很恶心。 Joe猛烈的深吸一口,突出长长的烟雾,然后将烟蒂用力的扔在地上,一脚踩灭。 Joe说,走。 我说,去哪? Joe撅起嘴吹动了额前的发丝,还能去哪!? 空荡荡的街道上有呼啸而过的风声,寂寞的如同无依无靠


车家五姐妹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29 | 浏览 :75

幼年 我是家里的老六。感谢爸爸的英明:一定要生一个儿子,车家不能没有传人!妈妈的决心和爸爸的一样,不过目的不是一样,她希望像隔壁凤英一样生一个男孩,希望自己争气,不能让那些没有文化的成分却那么好的婆娘们嗤笑。 当好心的许翠告诉她又是一个丫头时,就是我,妈妈哭了,伤心的哭了。 "不要哭!哎呀不能哭的!月窝里是不能哭的,小英!以后眼睛要瞎!"许翠好心的劝妈妈,一边给她搽泪水。 "我怎么这么命哭啊!"瘦弱的妈妈生出大力拉着许翠妈妈的手,一下昏厥了过去。 "车二!快!你妈妈昏了,快过来!"一边掐人中一边大叫的许翠,"快去拿毛巾,要热的。" "妈妈怎么?"一直在外屋等待的车四


魔蕈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7 | 浏览 :24

楔子 白昼之门终于沉重的关上,黑夜铺开一张无边的网,吞噬了天边最后一丝亮色。 乌云在铅黑的苍穹间奇异地翻涌着,隐约的闪电如锯齿般呲出森森白牙。 双龙山悬崖边一块凹进的大岩石边上,有一团红黄色的火苗在青灰色的夜霭里,摇摆不定。 忽明忽暗的火光映照着六张疲惫忧惧和年轻的脸,他们姿势各异蜷坐在火堆边,在他们的膝盖以下的裤角全被黄泥所污,脚上的登山鞋更是被糊成了一个泥壳相似。 昨天清晨一场突然而至的泥石流从峡谷间呼啸而下,咆哮的泥流只一瞬间便吞噬了他们所处的凹地。侥幸逃到高处的六个人目睹了泥浆里翻起又沉下的身影,高高升起求救的糊满了泥的手,都失色痛哭起来,十多分钟后,当泥浆


错爱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7 | 浏览 :3

水依婷到大学报道的第一天认识的第一个男生就是沈石。 她的行李堆放在宿舍楼下,沈石大马金刀地走过,他瞄了一眼纤弱伶丁的水依婷,又瞄了一眼地下大包的行李,大大咧咧地说:几楼,我帮你整上去。 陪水依婷一起来的父亲去了校长室,马上就会过来帮她,她犹犹豫豫地刚想摆手,但沈石说完却自顾拎起地下沉甸甸的行李背包往楼上走,水依婷有些不知所措追在身后,说出了宿舍号。 学校的楼梯沈石一步就能跨两级,几个包行李在沈石手里轻松地晃悠着,如同提着几只玩具熊一样。当水依婷喘息着跟上楼时,沈石已经把东西放在了寝室。 水依婷连谢字也没有能说出,沈石就大叉叉地转了身,她看到他很阔的背影从走廊一直消失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