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一只猫和一只狗的生活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24 | 浏览 :28

一只猫和一只狗的生活 冬 那年的冬天我躺在家里的沙发上读他的来信。信里说他刚去的那座南方城市有种难以言喻的味道,有一种让人既爱又恨的魅力。“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每天早上我一起床就觉得兴奋,似乎有人推着你前行。你不是说过你向往那种急切盼望早晨醒来的生活吗?我们不是还有相聚在这座城市的约定吗?” 没错,那确实是我不经世时的想法。但时过境迁,想到那时的懵懂,恍若隔世。阳光透过窗棂洒向屋内,屋内温暖如春,窗外却是寒风凛冽,一扇薄薄的窗户隔断出两个迥异的世界。大黄懒洋洋地躺着我的腿上,肚皮朝上,四肢伸开,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 大黄来我家也不过两天而已。说是大黄,其实只是一只两


拯救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01 | 浏览 :13

拯救 小 艾 行至西山,旅游大巴在一座寺庙前停下,这就是漂亮的导游小姐所谓免费赠送的景点,游客在导游小姐的指引下亦步亦趋、战战兢兢,他们烧香、祭拜,乞求神灵护佑,在这虔诚的氛围中,只有她,无动于衷,始终是一个冷冷的旁观者。她随人流经过一尊佛像前,人们纷纷将纸币投入“功德箱”,她却问一旁的僧人,不放钱可以吗?僧人说可以呀,但神灵会怪罪,这对你不好。她没有放钱,昂然而去,心中冷笑,那就怪罪好了,又能不好到哪里去呢?年幼的僧人目送她远去,心中暗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主儿! 前面是一座窄桥,一座没有护栏的窄桥,河水湍急,深不可测,游客纷纷下车,一虎背熊腰壮汉窜得比谁都快,嘴里


品瓷大师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54 | 浏览 :31

品瓷大师 一:瞽目名家 满清政府垮台后,各路的军阀在老北京城展开了权利争夺的拉锯战,先是洪宪皇帝袁世凯被推翻,接着黎元洪又当上了民国的大总统。 这个黎大总统上任后,倒行逆施,只搞得一个偌大的北京城每日枪声不断,老百姓连三合面的饼子都吃不上了。老百姓的命贱,挨冻受饿倒还罢了,最苦的就是那些前清的遗老遗少们,这些爷们没有了昔日的皇粮薪俸,他们只得变卖一些收藏的古玩,聊以度日。 谈起古玩的买卖,自然首推德宝斋,德宝斋的老板名叫柳衫,被行里的人敬称为柳三爷。柳三爷出手阔绰——是凡他相上的东西,他一定不惜钱财,绝对要得到手里。 德宝斋一掷千金,自然成了老北京城里假古玩贩子疯狂


驼背女孩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41 | 浏览 :21

他又看见了她,那个约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还是坐在离大教堂不远的转角处花坛边,穿一件脏兮兮的发黄的白色连衣裙,金色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肩上,脖子上戴着四叶草吊坠,静静的望着来去匆匆的人们…… 他正要去大教堂,那儿马上举行慈善募捐活动,许多大人物都会来到这里,他作为公司的代表也要一同前往。 他想起来第一次看见她也是在他去教堂的时候。当时他正在街边散步,在转角的花坛处看见了她,穿着同一件脏兮兮的泛黄的白色的连衣裙,低着头……他本是一个不爱管闲事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车水马龙的街边,孤坐着的小女孩让他觉得心里莫名的疼。他向她走了过去,笑着打招呼“嘿!小可爱,怎么一个人在这儿,爸


集体荣誉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47 | 浏览 :14

集 体 荣 誉 作者:第一闲人 走出明亮喧闹的酒楼,外面已是灯光灿烂,一股冷风迎面扑来,高大结实的吴小宁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人也清爽了许多。 吴小宁,一个当了二十年兵的湖南汉子,离开部队四年了,习惯了这种酒店饭馆就是自家餐厅的生活。此刻他的心情很好,站在酒店门口,望着店前川流不息明亮闪烁的车河,却一下子没有了去处。 刚才吃饭喝酒的朋友在饭桌上就商量好了去歌厅唱歌喝啤酒。吴小宁什么都习惯了,不能喝酒,对唱歌不感兴趣,常说自己一进歌厅就闷得慌,喘不过气来,如同得了心脏病。因此朋友们也从不邀他去歌厅。本来约好和同桌吃饭的好友兰青一起喝茶的,因为公司,刚才也急匆匆地先走了,


百花妙手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58 | 浏览 :29

百花妙手 文/袁孟梁 翠苑阁在边城的几家青楼中生意最差,但最近居然一跃成为翘楚。其他几家青楼一打听,原来翠苑阁新买来一个姑娘。这姑娘名唤丹儿,生得娇柔婀娜,容貌俊俏,一颦一笑,无不勾人心魄,尤其她的一双玉手,雪白粉嫩,十根手指纤柔细长,略一展动,宛若鲜花绽放般美丽动人,细细一闻,她的手指尖上竟然真的能闻到一股花香,更为奇妙的是,这股花香有时似乎桃花般浓烈香醇,有时似兰花般淡雅悠长,有时又恰似梅花般清冽怡人,仿佛世间百花都一古脑儿藏在她那双纤手之中。翠苑阁的鸨母由衷赞叹:这真是一双百花妙手啊! 翠苑阁的丹儿姑娘有一双神奇的百花妙手,这一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没半天工夫,


为那个人唱完那些歌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3 | 浏览 :17

那一年我竟爱上了唱歌,肆意的放声高歌。 (壹) “我陪你走到最后,能不能不要回头……”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我爱上了周杰伦的这首《白色风车》,每次唱完他都会问我:“小昕,我陪你走到最后,能不能不要回头?”我说好,回答得那么干脆,没有半点犹豫。那时我们都笑了,在昏暗的包房里,我们笑得那么没心没肺。 那一个月里,我们依旧在唱,唱那些我们所爱的歌,一天又一天。 一个月的时间有多久?30天?还是25920秒? 一个月的时间是太短了?还是太过漫长? 那一个月里,他狠心的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我依然记得,我们一起唱歌、喝酒,在唱完无数遍《说好的幸福呢》之后,才发现原来我


古庙的夜半丽影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52 | 浏览 :14

一 桑树坪的男女将村前的白云庵简称为庵堂。庵堂本是尼姑念经诵佛的地方,解放后,尼姑们不尼姑了,庵堂摇身一变就成了学堂。 自然的,终日飘荡在庵堂上空的阿弥陀佛声,就被山里娃娃“第一课,毛主席万岁,第二课,中国**万岁……”的朗朗读书声取而代之了。春去秋来,寒来暑去,当日子哐当一声滚进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这年暑假放完快开学的前一天,村里的庵堂学堂分来了一位新老师。 新老师叫杨妩娟,刚毕业的师范生。妩娟是城里人,进得这深山老林的桑树坪,颇感新鲜。但见远山如黛,近水清丽,鸟语花香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中。 她将行李寄在祠堂边村民家,提了个包,只身往村前山脚下的学堂报到。此时


现在,我们分手吗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19 | 浏览 :24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开始,因为答案还远。 认识你是个开心的过程。你是那么的平凡,没有出众的外在,没有优越的背景,没有高雅的修养……我为什么喜欢你?因为我看到了你的闪亮:篮球场上,你挥洒自我,场面在你的舞动中随着你的跳跃而精彩;英语课上,你让我刮目相看,或许你不是最棒的,但却是最自信最自在的。你幽默、你直率、你简单。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喜欢你了。 我们在一起了,可是,我们发生了车祸。 我有时想如果那次车祸上帝带走了我,那你将如何面对我们的过去,面对我的家人。我头部受了重伤,你是轻伤。所以,我的母亲很恨你,是你让我备受呵护的人生路有了一段缺口,差一点断开的缺口。还好


打草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2 | 浏览 :11

打草 我们在上学的时候,家境都不太好。家中只好喂只小羊、小鸡、小兔什么的。等长大后卖掉换成钱。或让它繁殖小的卖钱。我记得当时一只成年山羊才买十块钱。一对小兔子才卖五毛钱。就这十元钱就够得上一个家庭花上一阵子。我们一年上学的费用也就有了。 放学后,我们从来不在学校玩。赶紧回家,放好书包,背上粪筐要给小羊打草去了。 我们都是自己背上筐,边走边叫别人一起去。在路上我们谈天说地,有些话虽然是漫无边际。却是说得认真听得仔细。相信的多反驳的少。我们的脚步是轻盈的。有时还跑上一小段路。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田野。我们分散开各自干活去了。 那时候,地里种的麦子并不像现在这样普遍。总会有


罗瑟琳的悲剧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4:00 | 浏览 :79

楔子 罗密欧与表兄弟班伏里奥在得知朱丽叶家要举行家庭宴会后的对话。 班:在凯普莱特家里照旧举行的宴会中,你所热恋的美人罗瑟琳也要跟着维洛那城里所有的绝色名媛一同去。你也到那儿去吧,用着不带成见的眼光,把她的容貌跟别人比较比较,你就可以知道你的天鹅不过是一只乌鸦罢了。 罗:要是我的虔敬的眼睛会相信这种谬误的幻象,那么让眼泪变成火焰,把这一双罪状昭著的异教徒烧成灰烬吧!比我的爱人还美!烛照万物的太阳,自有天地以来也不曾看见过一个可以和她媲美的人。 班:你看见她的时候,因为没有别人在旁,你的眼里只有她一个,所以你认为她是美丽的;可是在你那水晶的天秤里,要是把你的恋人跟另外


项虞绝恋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2:24 | 浏览 :12

项虞绝恋 兵困垓下,四面楚歌。 她看着他 昔日意气风发的西楚霸王,今朝竟是如此不堪。只有眼中那份不屈的怒火,让她觉得他从没有变过。仍旧是多年前他们初见时那个桀骜的少年。 他拥着她 举杯狂饮,悲凉自嘲。楚汉相争,他失了天下。大势已去,可她却依然如此恋着他。 她爱他 从初见那一刻起,她便记住的这个名籍的少年。她记得她说过的每一句话,记得他的好恶,记得他的志向。她如此恋着他,因为在这个男人的眼中,他能找到自己。在他的身边,永远不会迷茫。 他爱她 世人皆道:西楚霸王 嗜血如命 冷酷无情 这乱世,又有谁能理解他在血与光的征途中任然固执保留的赤子之心?可偏偏她懂他,懂他的温柔,


油菜花田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3:55 | 浏览 :31

春天的脚步已经迈近,那些各色的花儿都竞相开放,梨花、桃花、杏花啊,唯独她在这个热闹的时候没有绽放。差不多是暮春时节,清明前后,她绽放了,黄色的小花堆满枝头,一簇簇地矗立在笔直的杆上,在春风中摇曳着枝头,洒落一片片花瓣于田间。她便是油菜花。在油菜开花的时候,也有些野草是相傍她们而生长的,这些野草和她们长得一样长,只为吮吸被她们遮蔽的阳光。而如此肥美的野草,正是供猪吃的饲料。这些草被那些农村人冠以“猪吃巴chuǒ”(那村是这么叫的,只是后面的那个字不知道写,只好用拼音了)。 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了一上午后,那些乌黑的瓦宇冒出了一阵阵的白烟,有的是从烟囱笔直地升起的一团团白烟


信仰爱情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30 | 浏览 :17

你可能没太注意,在这个初夏时节,晚上九点钟的风,醉人得要命。 在坚持锻炼身体这件事情上,苏秦不得不把信任只留给吴子和一个人,因为只有他能够一直坚持,并督催苏秦一并坚持着。 看着苏秦陶醉在对吴子和迷恋状态中,李度无奈的摇着头:“又让你逮着漏儿了。”其实,姐妹几个也不太明白,为什么锻炼身体的事情就那么难以坚持。又或者,坚持一件事情本身就是极难的,无论这件事情是什么。然而,明明还是有人可以做到的,比如吴子和、比如最近的苏秦。 “对对,吴大工程师在督促您锻炼身体的事情上,除了动机不纯、居心叵测之外,简直就是个完美的人!”唐夏又再开始炮轰吴子和,他们简直就像是冤家。 吴子和,


漂流者(一)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50 | 浏览 :24

我愿漂于东海,聆听寂寞怒涛啸长空。 我欲穿行大漠,看那千年胡杨阻北风。 我想身处南极,孤身傲立冰天雪地中。 我独不愿回**,怕听夜雨诉尽人间沧桑。 我更不敢归故里,物是人非岁月空添惆怅。 我也不忍观洞庭,千古烟波依旧人在何方。 这是2003年夏天,21岁的我在山东写下的,后来一直放在**签名里面。我无法定义它的体裁,但是蓓蓓非要说这是一首歌,并为之谱曲。后来她问我要题目,我说叫《漂流者》。 2003年的春天,在北上的列车上,我和陈刚面对面坐着。那一趟车上乘客异常稀少,我们两人占据了一节车厢,肆无忌惮地趴在座位上写作。他写道:“家,对我来说只是一处驿站,我已经习惯了漂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