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第一人称(下)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1:31 | 浏览 :1

Gale,Storm,Tornado and the Messed Room:Peggy 有一个人在摧毁着她的生活,她想。 佩吉斜靠着墙壁,两手瘫倒在地面,冷冷笑了一声,自己竟然还没有消失。 手枪里还有两发子弹,明明都都准备好消失不见的。 她不能够让那个女人消失,尽管知道那是谁,可是她就是什么都做不了。 摆脱L独自工作也有两年多了,身边的设备也由接收器,变为了一个便携式的时空坐标定位装置,现在作为愤怒的发泄的代价而零落在地面,散作一团,她现在真的是哪里也去不了了。即使要逃离也逃不掉,可是需要逃离吗?自己所做的又能改变什么? 自己的行为算什么呢?自杀未遂?她不太清楚这


新白娘子传奇之水漫金山【九分钟电影直投剧本】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2 | 浏览 :82

编剧:雷腾 人 物 许仙、白素贞、小青、法海、十天(法海徒弟)、观音菩萨、许娇容(许仙之姐)、李公甫(许仙姐夫) 地 点 金山寺 时 间 白天 事 件 法海强掳许仙出家 白蛇水漫金山救夫 第一幕 (金山寺内,法海已挟持许仙数日,强迫其念经颂佛以断绝尘念,拆散其与白素贞姻缘。) 许 仙:(愤怒而迫切地)法海,快放了我!你挟持我在这破庙里念什么破经,我警告你,我可以告你绑架罪。现在放了我还来得及,哥宽宏大量,可以保留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法 海:(语重心长地)许施主,老衲看你颇具慧心,与佛有缘,只是不幸与妖结下孽缘,特意挽救你,你不但不领情,还要告我,令老衲很是寒心! 许


公主与王子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7:57:13 | 浏览 :4

扑克王国红心镇有一座雄伟的白色城堡,城堡里面住着金国王,白王后和他们的四个女儿。大公主的名字叫艾德琳,二公主叫贝亚特,三公主叫布兰妮,小公主叫凯瑟琳。四个公主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就好像每一年有四个季节,艾德琳公主喜欢蓝色,贝亚特公主喜欢绿色,布兰妮公主则喜欢红色,而凯瑟琳公主却独爱白色。 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四位公主对来自于红色火焰国的多格拉王子都有爱慕之心,并希望有一天,多格拉王子会娶自己为妻。可是多拉格王子却只对凯瑟琳公主情有独钟。凯瑟琳公主的三位姐姐对这件事一直怀恨在心。 眼看凯瑟琳公主十八岁的生日快到了,金国王便下令要为凯瑟琳公主举行庆祝舞会,并邀请了远在红色


当青春已成往事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30 | 浏览 :18

我是一名学生,确切的说是一名高三学生。 我的生活和所有的同学一样,两点一线,学校和家构成了一副永不改变的画面。我时常觉得这个牢笼把我囚禁的喘不过气。我也知道这也是我不能改变的。 十一月的寒风呼呼的灌进我的袖口,昏黄的路灯,盘旋的梧桐树叶。今晚是周五,按照惯例,老班是不会来查夜的。我走向离学校最近的一家网吧,心中隐约有丝兴奋,有些害怕,我知道我喜欢这种感觉抑或我寻找的就是这种感觉,我想给我的生活加点刺激来调制,不想它变成一杯白开水,被我匆忙中喝下,却连被品味的资格都没有。 推门,网吧老板和我很熟了,他知道我是第三中学的学生,没个周五晚上都会来的。没等我开口,网吧老板说


《桑生传》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8:18:37 | 浏览 :459

简介:玄幻聊斋风。 桑山有采桑养蚕者,不知姓名,人呼“桑生”。其小侍母以蚕,深谙其道。每酉时隐于雾林之中,游乎草露之间。至下山时,人方荷锄晨作,然生已覆篓也。 日近于兰,桑生如往。四望竟山迷雾,飞禽徘徊,草虫低鸣,弗敢入之。而生毅然挺近。方入,遂觉以为入鼻,身飘然欲腾,已而颓然倒地,不知时日。 及生寐,身覆一帐褥,四望皆暗晦。红绸交接于楹柱,白兰横立于户台。亮烛如白日之光,非见庭暮而知夜。忽闻女笑,闭目以待。 俄而,门起无声,生觉一软臂触脸,清如冰,香如兰。张目望之贽然。女不盈二八,纤腰丽服,已臻大女也。肤若冰雪,绰约如仙,生久痴未语。 久而以问府邸,答以桑山地宫。


狗娃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1:32 | 浏览 :3

狗娃本来不叫狗娃。他爱狗胜过爱自已。他的那只叫“黑熊”的狗在千鹤岭是无人不知的。小时候,狗娃可以整天不吃饭,逗着黑熊跑遍千鹤岭,别人见了就叫一声“狗娃”。 狗娃九岁才进学堂,还是他爹用黄荆棒逼着去的。那时,黑熊才半岁,狗娃抱着它不想放开,痛痛地哭了一场。他爹在后面挥着棒,狗娃在前面捂着屁股跑,黑熊远远地跟着哼哼地叫。从此,黑熊每天送狗娃去上学。到了岭子上那棵大黄角树下的时候,狗娃用脸亲了亲黑熊,黑熊就伸出红舌头舔狗娃的黑黑的脚丫子。狗娃向学校走去,黑熊便站在黄角树下一直盯着狗娃的背影。 农家养狗就图个防盗,但要是得了狂犬病就不是闹着玩的。尤其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得病率最


职的门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2 | 浏览 :3

第二天,杨雅筱就当上了领班。 栗满坡给杨雅筱的权力很大。她可以代表老板处理一切突发事件,调解客人和酒吧服务人员之间的矛盾。 杨雅筱果然身手不凡,不久就因恰当地调解了一个大有来头的客人和酒吧小姐的纠纷而受到栗满坡的进一步器重。 一天晚上,酒吧里来了一位高个子的光头男子,跟着两个胸前和胳膊上分别刺着老虎、青龙图案的青年男人。三人一进包间就喊吧妹陪酒。三个吧女说喝啤酒胀肚,喝白酒烧胃,只有喝红酒才有气氛。光头男人于是要了6瓶法国路易之星特级干邑X.O.。三个男人和三个吧女分别猜拳喝酒,男人赢了就要求与吧女亲嘴,吧女们推搡着躲避着,尖声地大叫,趁乱故意把杯子推倒,干邑洒了一


猫儿.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2:42 | 浏览 :3

我走得很彻底,不从留恋这城市带来的安静。­ 不怀念过当初,那些疯狂,那些童真。我像是变了,是变了。可能是真的变了。­ 有人说,你很冷漠,像似风让人捉摸不透。不知道你从哪里来而从哪里去。­ 总习惯夜带来的黑暗。像一只流浪的猫,穿过迷宫似的胡同。高傲而迷乱着双眼。是否让人感到害怕,是否让人感到我就只是一只孤独的猫,是的。我就是一只猫。人们总是惊悚着对我吼叫。­ “你这可恶的猫,走、快点给我走…”他们总恨不得将我杀死。大呼小叫的舞弄手中的棍子。­ 我轻藐着他们,轻描一声‘瞄……’。我的眼迷上得只剩一条缝。“你们很害怕我吗?可怜的人们。”­ 或许是的,你们恨不得将我杀死…­


深度沦陷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48 | 浏览 :3

他穿着掐脚的墨绿色高跟鞋蹩脚地走在街上,路人神色怪异地看他。他好像看不见其他,直直撞了好几个人,穿过打着红灯的人行道,和两辆车贴衣擦过。他看见头顶飞着大群飞鸟,从小变大再变小,突然全部砸落下来,在身边的荒野留下一摊摊血泥,羽毛都不剩下。天色有点暗,红色太阳恹恹无光。­ 他坐在吧台前的无靠转椅上,低着头皱眉不知道该把脚放在哪里。他撑着脑袋盯着眼前,调酒师正为他配一杯血腥玛丽。好像等了很久,他快要睡着。他觉得调酒师手里飞快转动的调酒壶会让眼睛瞎掉。他感到烦躁不安,突然愤怒地跳进吧台后面一拳打倒调酒师,满地血红。­ 他从吧台上醒过来,调酒师已经把一杯血腥玛丽放在眼前,有些


2004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31 | 浏览 :4

2004年四月,我在海南。 小敏说,她喜欢第一句话就把时间地点人物交代的清清爽爽的作者。于是花子的手指在键盘上慢慢的一字一句如是敲道:这一年,离我喜欢的演员去世已有三年零二十一天,这一年,功夫的海报铺天盖地的招摇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这一年,郑秀文尚未过气,而哈林和伊能静依旧相敬如宾。这一年,离我喜欢的人出现,还有三个月零十天。我是陈楚慈,2004,居于海南。 奶油的香气在暖洋洋的蛋糕店里飘着,花子把手指从电脑键盘上挪开,眼光在门前袅袅婷婷走过的女孩子身上打个转,透明的玻璃落地窗丝毫没有阻挡视线。小敏已先一步得出结论:太艳了,不好看。 花子笑。小敏总是能比自己还先一步


鸡葬。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33:08 | 浏览 :8

伍月大姑紧抱一只已经被束了脚的大公鸡,泪水在皱褶的脸上汇成了小溪,沟沟壑壑地往下流。 “爹地啊,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呀……” 刚出堂门口,伍月大姑就一手桃木棍一手鸡的趔趄着走,晃一步摇两下,还用右手桃木棍打一把那鸡,那挨打的鸡缩缩着,受惊的拍拍翅膀,扇的伍月大姑一脸灰土鸡毛,那灰土遇上黏糊糊的泪水,沟壑里流的更加污浊,唧唧歪歪的留不下来,脸,愈发憔悴了。 “哦,爹地呀,我咋见你以后哩呀……” 跨出门槛,后头紧跟着伍月的六个姑姑,一个个孝布头巾的裹着,呜呜地哭着,那孝布连成一片,白得晃眼。 伍月没哭。 院里院外,墙上窗上贴满了白白的孝布,天空是白惨惨的日光,没有温


【读书日】苦金莲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2:52 | 浏览 :3

众所周知,《水浒传》里的潘金莲水性扬花,和西门大官人勾勾搭搭,还将武大残忍地杀害了。 其实金莲不愿意这样做,她有她的苦衷。 这天,她哭哭啼啼地来到王婆内堂,王婆把店门一合,急忙跑过来问:“莲子,恁这是怎的了?” 金莲用手绢抹了抹泪,哽咽着说:“都是我们家那死鬼,他宁可对着那团白面,也不愿意动我一下,呜呜……” 王婆纳闷,心里不禁感慨,眼前这姑娘水灵灵的,细胳膊长腿,那身姿,该凸的保证不凹,该凹地肯定不翘!这小脸蛋,白里透着红,再看看那小嘴,活脱就是一枚鲜樱桃! 这么美的姑娘,他武大还嫌弃什么?? 王婆将自己的不满道了出来,不料金莲又掩着嘴,说:“王姨,恁是真不明了呀


谁留下的回忆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5:28 | 浏览 :3

第一章 “merry christmas! ” “你是?” “我是圣诞老人。” 艾璨,刚刚从一所职业高中毕业,班主任老师给她介绍了一个文员的工作,因为在学校的时候就学的是文秘,后来艾璨就到了**公司做了一文员,迈出了踏向社会的第一步。 “叮叮——阿璨,起床啦,太阳都晒屁股了!”听听,这就是小丫头弄的铃声,还是自编,自录的。 艾璨猛的从床上弹起来,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慌慌忙忙换了衣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洗手间洗漱。连早餐都没有吃,“噔”的跳上她那辆“两轮”宝马,飞快的冲出去了…… 今天是她去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千万不能迟到啊! 这种上班的日子过久了,艾璨就开始抱怨了


二十四时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51 | 浏览 :3

7:00 昏暗的台灯光在房间里亮着,窗户被窗帘遮住,透不进一丝阳光。顾喜坐在书桌前,靠在椅背上静静地看着眼前只有个大致轮廓的画稿,然后从放在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烟点上。她打开身旁的笔记本电脑,那是她用自己一年的工资买的,纯白色的MacBook。她衷情于任何纯色,因为那让她感觉到它们是具有强烈生命力的。 吸了口烟,看着邮箱里一封封的垃圾邮件,顾喜突然想起前段时间有一个在英国的朋友发**来说她结婚了。她们曾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她去了英国,而她自己还待在原地。她们也曾在分开的无数个夜晚里给对方打越洋电话,顾喜记得那时的自己很爱哭,只要有任何事想不通都


被遗忘的果子

分类 :传奇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2:44:05 | 浏览 :4

一 我走出大山的那一天,场面十分感人。来送我的亲戚朋友几乎堵住了那整条泥泞不堪的环山小路,他们说,我是第一个走出山的大学生。虽然我所考上的大学并不是什么名牌,但已经足以让这个小村庄兴奋地敲锣打鼓。我的家人收到了来自村里各个角落的祝福。来祝福的人里,有要高价买我的复习笔记本的,也有偷偷打听我家祖坟的风水布局的。我都没放在心上。 临走时,我傻兮兮地看着父母。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当然也有着浓浓的伤感。奶奶孤单地拄着拐,伫立在风中,笑着望着我,那从未干涸的双眼后面,我看到了深深的牵挂。那是以个长辈对时间的恐惧,我知道她老了。我忍住了强烈的情感不让场面过于悲伤,直到我看见


侧栏导航